稅改

【工人鬥政黨】年金政策訴求架設基礎年金 基金管理刺激討論

文/公庫記者楊鵑如

由社運、工運等團體集結的「2016工鬥」在11月初舉辦「工鬥國是會議」,共舉辦五場。第一場針對「年金政策」邀集各政黨回應看法。九個政黨中僅有人民民主陣線、綠黨社會民主黨聯盟及樹黨派人參與,國、民、親、民國、台聯及時代力量黨無人參與。最後會議結束後綠社盟、樹黨簽署工鬥訴求,時代力量託人簽署同意;民陣則是帶回內部討論後,11/26再回應。主持人陳素香說:「工人訴求在這次選舉中被淹沒掉,因此工鬥集結社運、工運等團體,希望在大選戰中突圍,提出勞工之聲。」

151103 (2)

人民民主陣線代表周佳君提出民陣內部初步討論的年金改革方向:類似「工人主權基金」

工鬥代表盧其宏首先提出目前台灣「職業年金」系統遇到的問題以及工鬥的訴求方向。目前年金制度的提撥給付都依照「職業別」進行,而個別職業中薪資高低也拉出了大差異,普遍造成薪水高者投保薪資高、薪水低者相反,導致目前年金出現「保障不足」、「分配不均」、「保費不夠」的三不問題。
151103
盧其宏說:「按照職業年金制度,如果平均沒保障,低薪的人、所得越少的人本來應該獲得更多保障,在現今制度反而變得更少。」相同職業中薪資不均,低薪者不足保障,高薪者則超越保障,甚至給高薪者的更多補助。「保障不足」而言,盧其宏提出2009年內政部的老人狀況調查報告,老年人每個月至少要13041元才大致夠用。而長期失業的人,若只能請領國民年金,投保30年後每月也只能領7000多元。
151103-2
盧其宏分析,年金制度中「職業別不均」的狀況,勞保給付率1.55%雖然看似比軍公教保給付率0.75%-1.3%要好得多,但卻在「勞退新制」與「退撫」遠遠拉開差距,勞退新制提撥6%,並採用個人帳戶制,形同「強迫儲蓄」,而非「確定給付制」;軍公教人員則是確保老年固定給付金額。
151103-3
「保費不夠不是潛藏負債問題,問題在入不敷出。」民眾大多非常恐慌於老年領無退休金,卻不了解為何領無。「我們的年金是流量的概念,現在進來(收取保費),現在出去(給付保費)。並不是存量的概念:所謂帳戶存一大筆錢再來給付退休,不是這樣的。」而少子化、低薪化、高齡化都是入不敷出原因。「人口結構失衡使得年金財務結構開始失衡,但這個失衡不是潛藏負債的問題,而是導致流量不平衡的問題。」
151103-4
151103-5
工鬥提出的訴求與解決方法為「在職業年金制度下架設基礎年金。不是用保費做財務來源,更要擴大財團及富人稅收架設基礎年金。」因此不管高低薪、職業別都要有相同給付,明確化政府責任,確保基本生活保障、降低差異。盧其宏說:「不是像總統候選人蔡英文說:年金計算太複雜,我們來簡化;也不是像宋楚瑜所說:我們都可以領基礎年金。應該要先架構保障,了解原來不公平的問題在哪。」
151103-6
人民民主陣線代表周佳君提出民陣內部初步討論的年金改革方向:類似「工人主權基金」。她以民陣抗議保險業為例,由於政府年金保障不足,人民反而花了很多錢買商業保險,好讓自己有穩定的未來,買商業保險比重越來越高於政府保險。她提到2013年一年就有保費2兆從市面上進到保險公司,這筆保險業資本流到房地產市場,讓壽險業大炒房地產。另外,行政院欲通過保險法修法,讓保險公司可以入主長照制度,「看來我們的保費未來讓壽險業者炒地、炒房、炒長照,甚至炒我們的未來生活,讓我們老的很痛苦。」因此民陣初步同意用稅收架設基礎年金,但是:「工人自己管、自己監督,每分每毫錢流向、投資透明、自主決定,要把資本的控制權與主導權拿回來。」周佳君說,民陣所提改革方向與工鬥所提訴求不太一樣,希望引發刺激討論。
151103 (1)
綠黨社會民主黨聯盟候選人陳尚志帶來意見,同意工鬥訴求,期望結合社會力量與政治力量壓迫主流政黨。年金改革關鍵在於高所得受雇者團體要退讓,更需要人民團結向既得利益者施壓。他提到,受雇者的退休金要有上限,不該高過於平均勞工的薪資。提早退休者只能領部分年金,直到65歲才能領全額。「架構基礎年金可能最困難的是在立院怎麼做稅改的問題,改革上有反輟力量,就是現在領取高職業年金的人,將會是很難溝通的過程。」

151103 (3)

綠黨社會民主黨聯盟候選人陳尚志(左)及樹黨代表潘翰疆(右)

樹黨代表潘翰疆認同工鬥訴求,同時也認同「工人主權基金」想法,認為基金要資訊公開、透明參與,讓利害關係人參與監督。潘翰疆提到,政府不當干預造成四大基金虧損,在基金投資問題上政府應建立社會責任投資原則。「政府基金、財團基金等其實都是破壞環境跟社會的元凶。若建立社會責任投資準則,發現企業違反準則,就必須要排除。勞團進入股東會行動也會越來越多,勞工在股東會內外施壓,讓散戶關切議題。」

延伸閱讀:【公庫培力講座】從國道收費員案探討公部門約聘僱制度(六)番外篇:年金怎麼改革

151103-7

標籤:,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