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福, 醫療

菸捐撐長照? 呂欣潔:穩定稅收才能健全服務

施維長 / 整理

長照議題是老人議題嗎?其實不分年紀,它與你我都切身相關。完善的長照制度不僅為受照顧者所需、也會減輕照顧者的負擔。需要長照的也不只老人,年輕人亦可能因意外或先天疾病需要協助。台灣邁入高齡社會,照護壓力落在年輕人身上,長照甚至可說是牽涉世代正義的議題。性別與政治工作者、現今亦是社會民主黨發言人呂欣潔,自幼陪伴患有先天多重心臟疾病的妹妹成長,體認社會結構對家庭與個人的莫大影響,而長期投入長照議題。她將在本集《燦爛時光會客室》中,談論對長照政策的看法。

身為先天疾病患者的家屬,呂欣潔提到現今長照2.0制度主要覆蓋年老族群,年輕的身心障礙者很難申請相關服務,家庭要獨力面對相關問題,對於經濟或知識水平較低的家庭來說,其實相當辛苦。雖有民間團體協助,「但政府的角色在哪裡?」呂欣潔認為,政府規劃政策時應全盤思考,長照服務是否該把失能程度納入考量,而非僅依年齡區分。「更邊緣少數的族群,譬如身障者可能只佔1~2%,你沒把它納進來,那他們就永遠被排除在外。」

14681054_10208031378045844_1124803421827504613_o

對於現今長照制度,呂欣潔表示,發放津貼是消費型的福利,「發完就沒了,不會留下實質的東西。」她認為應建立完善的照護機制,例如日托、日照中心,也解決申請不到喘息服務的問題。呂欣潔以柯文哲敬老金政策為例,表示排富條款讓市府節省七億左右的開支,這筆錢能用在各區建立日照中心,進行共食共餐、保健課程等服務,長遠看來比只發錢更為有益。然而政策推動時遭受極大反彈,許多老人也不知道停發的津貼,可拿去做哪些對自己有益的用途。呂欣潔認為,政府在推動政策時,必須加強與民眾溝通;她表示這個挑戰也會在制訂長照財源政策時出現。

呂欣潔指出,目前依衛福部規劃,一年要一千億經費才能把服務建立起來。但現今預算僅約一百多億,即使未來通過菸捐和遺贈稅預估可達220億,仍與千億相差甚遠。此外,長照需要穩健發展,但菸捐和遺贈稅屬於機會型稅收,並非穩定財源。而較穩定的營業稅和營業所得稅之中,營業稅較缺乏所得重分配的分配正義概念,因此她主張從有賺才有抽的營業所得稅著手,尤其營所稅在多年前調降後就未再調回。不過,呂欣潔也坦言,加稅考驗政府決心,台灣的資方比勞方強大很多,慣老闆心態影響很多層面,政府必須下更多工夫與企業主溝通,「要如何說明它是對全民都有益的政策,是蔡政府最大的挑戰」。

150409-1

壽險業對長照一直相當感興趣,呂欣潔的看法是長照機制應分層建構,從最基礎、所有人都能享有的服務開始,建立起來後才考慮資本市場,讓各家庭依其資源與財力自行選配。她表示並不反對市場化,但在台灣現今基礎照護缺乏的情況下就讓財團進入,將形成規格化與大幅佔領的市場,社區型與中小資本的長照服務將迅速消失。「如果第一層都還沒建立就讓壽險業者或財團進入的話,等於這一層馬上會被市場取代,就排除更中下階層、較缺乏資源的人民,變成有錢人還是獲得更多照顧,沒錢的人還在社會底層掙扎殘喘。」

也由於台灣缺乏基礎的照護體系,外籍看護是現今承擔照護責任的重要勞動力。呂欣潔指出,過度依賴移工也有風險。一來移工輸出國不一定會持續輸出勞工,例如印尼因發展需要大量勞動力而縮減輸出;再者台灣勞動條件不佳,移工並不一定想來台灣,他們其實還有日本、香港等地可選;如果又有什麼國際因素讓移工無法來台,許多仰賴外籍看護的家庭將陷入窘境。此外,目前政策又讓家庭一旦聘請外籍看護後,就無法申請政府照護,造成看護若要休假、喘息服務卻無法進入,移工權益與照護需求衝突,成為弱弱相殘的局面。呂欣潔表示,目前這部分政策有在調整,但服務資源仍然不夠,長照體系的建立,也是牽涉移工勞動條件改善的議題。

【延伸閱讀】
只見財團笑,不見老人哭─普照盟反對壽險業經營長照
三黨長照政策市場化 血汗外籍看護工無對策
濫用看護移工 長照團體:勞動部勿降低申請門檻
民團點四缺點 籲長照政策社區化
「反血汗 要長照」移工大遊行 不分本外勞 立法保障家務工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