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工, 投稿

【投書】全聯總裁徐重仁發言惹議 真正的「幸福國度」在何方?

圖/Christian

文/林恆旭

在看到徐重仁先生的發言後,讓我覺得這些話反映出上一代對於年輕人的誤解,因此我想要解釋一下:

壓力與隱忍之不同

每個職業,大部分都是有壓力的。

舉個例子:高中老師、高中補習班老師、高中家教老師。對於高中家教老師,家長大多是希望成績進步才會請來家教老師,於是如果學生不念書、或是教不好,導致成績沒有進步很多,這個家教老師就可能丟掉這個CASE,這是高中家教老師的壓力。同理,大家也都是因為希望成績進步而去補習班,於是如果補習班沒有亮眼的榜單、補習班老師沒有口碑,學生自然就少,補習班老師錢就賺得少、或是會被老闆Fire,這是高中補習班老師的壓力。相較起來,學校的高中老師壓力顯然就小了許多(只是我自己的經驗),學生考差的時候可以在課堂中抱怨一代不如一代、或是抱怨學生不認真念書就好,不用擔心自己的飯碗不保。所以在這個例子中,這三種老師的工作都有壓力,不僅是為了生存保工作、也為了尊嚴與成就感。然而到底是學生不認真、還是老師不認真,我覺得這是兩個永遠都會存在的問題,有學生真的不認真,也有老師真的不認真,但也有認真的學生、和認真的老師。

因此,各行各業都會有因應而生的壓力。但「現在年輕人都沒有抗壓力」這句話我是不服氣的,也許他看到的是有想法的年輕人、而不是乖乖牌的年輕人,也許他看到的是會為了自己權益發聲、不希望超時工作、加班的年輕人,而不是隱忍的年輕人;坦白講,就是現在的年輕人愈來愈不乖,愈來愈難剝削,所以講出來的話是「年輕人不願意吃苦」、「年輕人沒有抗壓力」等等;要你吃苦和剝削你根本是一體兩面,端看我們選擇哪樣的名詞來說出來而已。

以我工作的經驗,老一輩真的有那種「年輕人就應該吃苦(被剝削)阿」的這種想法,通常遇到這樣的雇主主要就是薪水不合理(而且他明知不合理)、要求很多、嘴巴跟你談理想、永不加薪、不會尊重員工(或合作對象)的人,讓我深深感到這樣的意識形態讓這些人將自己剝削行為合理化。因此,不合理的待遇,隨意亂罵年輕人,超時工作,不尊重員工,這些不是考驗我們的抗壓力,而是要我們隱忍!因此,你說我們這一代我沒有抗壓力,我不服;你說我們這一代不願意隱忍被雇主剝削,我服!這是權利意識大開的年代,這種封建思想、不尊重人權的思想的時代已經過了!

當然徐先生說的「一開始不要計較薪水,努力工作,老闆總會看到你的」這句話,有時候是對的,的確會有這樣子的情況,但天下老闆千千萬萬種,如果老闆總是「視而不見」,那還說這不是剝削嗎?

企業家、恐懼與權力

藍玉春老師曾在「現代國際政治史」課堂上說過,在過去,宗教是權威;在上個時代,政治是權威;在我們這一代,企業家是權威。

徐重仁先生符合社會主流價值、成功的企業家、一手打造台灣7-11王國、光鮮亮麗,然而在吳偉立先生改編自其碩士論文的書《血汗超商》中,揭露企業如何控制媒體負面報導,如何讓加盟主簽下馬關條約、讓加盟主有自己是老闆的錯覺、讓加盟主彼此間相互競爭、無法合作,讓加盟主賣命地為統一企業工作,最後作收漁翁之利;也提到7-11二十四小時開店的制度,讓加盟主自行吸收開店、人事營運成本,方便了民眾、便宜了統一企業、賠了加盟主的健康。我承認,我對於這樣聰明(狡猾)的資本巨獸,其實是有一些偏見的。

很難想像「年輕人就是怎樣怎樣」這樣的一句話是從一個「成功的企業家」嘴巴中講出來,我們要批評一個世代很簡單、要了解一個世代卻很困難,這種把一個世代的族群貼標籤,反映出發話者自己不願意去深入了解這個世代的困境、也反映出他自己對於年輕人偏見的意識形態,就很像我們可以說「外勞都會逃跑」這樣的話嗎?那對於認真工作的新移民呢?以我的工作經驗,我可以說「上一代不知道什麼是團隊合作、聽不進去年輕一輩的意見、一整天只知道罵罵罵,不知道什麼是好好講話與溝通、對於年輕人有歧視」嗎?不行!因為我明明也遇過尊重年輕人的人,不能這樣將一個族群貼標籤!

在鳴人堂的一篇文章《李明哲案,勾起的是人心最深處的恐懼》講到我心裡的痛處,在過去台灣的二二八事件、白色恐怖、警察入校逮捕台大師大學生的四六事件等,造成台灣人民心裡的傷害,那種對於權威者的恐懼,只要一不乖就會被抓走、會被虐待、會死掉,我們只要服從權威就會沒事,這樣的歷史傷痕混雜著對於企業家名與利的想像、資方與資方之間黑名單流傳的恐懼、華人傳統文化維持表面的和諧、資源有限、和別人比較的競爭文化,讓勞方與勞方對立且很難合作,讓很多勞方站在資方的立場回嗆那些「愛抱怨」的勞方、且深信站在權威的那一邊即是真理,資方愉悅的作收漁翁之利、作夢都會偷笑:「真是如此乖順的子民阿!」在徐重仁事件後,網路上居然流傳一個「面對現實」的粉絲專業,要年輕人應該充實自己才對,讓我見識到勞方捍衛資方權力之積極!然應該要努力充實自己是問題B,但原來的問題A還是存在,在風傳媒《一名六年級生給徐重仁的信:年輕人沒有比較不努力,他們最大的錯誤就是生錯時代》揭露了作者上一代、作者那一代、以及作者下一代的薪資、房價、物價水平。平心而論,我們這一代所面臨的問題與壓力,會比較少嗎?

原來我們總是不習慣解決問題、而是習慣解決提出問題的人啊!

幸福國度

在法國大革命中,喊的是自由、平等、博愛;在《正義,一場思辨之旅》這本書中,作者提到幸福的三大要素:自由、福祉、美德。

我們不應該給下一代貼標籤、認為下一代就是廢物,如果真是這樣一代不如一代,按照這個邏輯的話,那台灣社會應該會愈來愈衰退,終至倒退毀滅。然我看到的是,蘇建和案帶來的司法改革、同性婚姻合法化、政治解嚴、社會運動等人權的重大進步,在聯合航空亞裔被拖走事件中看見路人皆記者,在李明哲事件中看見對於恐懼權力的反撲,這一代不只是活下去、活得好,還要活得如我所願,我認為,社會是一直在進步的。

中正大學傳播系管中祥老師曾在臉書上感嘆:
「有時候,明明對手/敵人的論述漏洞百出或不堪一擊,為什麼卻總是能站在上風?或者,難以撼動?因為,他們往往是決策體系的權力者,或者符合了社會主流價值的期待。但,這並不表示這些主張就是對的。」

我在臉書追蹤的朋友C表示,法國員工可以和雇主鬧翻,然後離職,底下留言台灣文化的「資方黑名單」真是讓我難過,想想不久前學校的教授Q提到學校的學生出去面試時,公司會打電話給他「探聽」,然後Q教授的結論便是「你錄取與否,在很久之前的你就已經決定了」。我在心中感嘆,原來我們可以憑自己的主觀感覺來判斷一個人的價值,甚至影響別人對他的看法,正面看法或負面看法,如果是自己做錯了呢?有任何人敢保證,我們自己的主觀想法就是實相嗎?

朋友C在臉書提出這樣的想法:「最近發生的各種時事,教育的,薪水的,都讓我越來越確定,人文價值的思想運動,必須發生。」我想這指的就是文藝復興吧!

剪接師D也在臉書上感嘆:「或許這一波低薪風暴會讓我們這一世代的人徹底討厭工作,然後教導孩子快樂生活比什麼都重要。」

我們這一代要活下去、要活的好、還要活得有尊嚴。不是我們不站在資方的角度替他們著想,而是我們更應該站在權力、經濟弱勢的一方,使他們活得更有尊嚴、使他們的權利不被侵害;當我們擁有權力時,我們應該要去幫助那些權力弱勢的人、保護他們,而不是剝削他們、讓他們辛苦工作成就我們的利益!

我對於台灣社會是很樂觀的,我也遇過很多很好的工作夥伴、以及為台灣社會不斷努力的人們;如果我們富有同理心、能時時刻刻為其他人著想,那麼我們將會發現,當我們一起團結努力、一起好、一起均富時,才是真正的美好。

參考資料:
1.《血汗超商》 吳偉立
2.《無彩青春》 張娟芬
3.《正義 一場思辨之旅》 麥可 桑德爾
4.風傳媒:一名六年級生給徐重仁的信:年輕人沒有比較不努力,他們最大的錯誤就是生錯時代 
5.鳴人堂:李明哲案,勾起的是人心最深處的恐懼
6.關鍵評論網:從李明哲事件中,窺見台灣社會向「非典型受害者」興師問罪的亂象
7.關鍵評論網:嗆「年輕人太愛花錢」引眾怒,全聯總裁道歉「我失言了」
8.關鍵評論網:來到雪梨,我知道什麼是Chill——「周末是不應該在工作的」
9.風傳媒:政大疑傳清潔員日薪700元掃260人垃圾、吃臭酸冷便當果腹,一封學生投訴書揭辛酸
10.徐重仁:維基百科
11.管中祥FB
12.朋友CFB
13.剪接師DFB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