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工

Hydis抗爭第三年 資方告遭解僱工人妨害名譽求償三十億韓圓

文/公庫記者許詩愷

台灣永豐餘集團旗下元太科技公司經營的韓國Hydis電子工廠在2015年初關閉生產線後,被解僱的員工多次來台抗議,希望「撤回關廠、撤回解僱」,卻因此遭限制入境,隨後Hydis工人在首爾街頭、台北駐韓國辦事處等地繼續陳情,雖然目前韓國法院已判定公司方為非法解僱,但不服結果的業主仍繼續上訴,今日(1/12)兩位韓國工會幹部抵達永豐餘總部外,再次向Hydis母企業永豐餘喊話。

韓國司法制度和台灣同屬三級三審,去年6月16日京畿道水源地方法庭宣判Hydis解僱無效,而資方先繳交數十億韓元保證金,中止履行法院判決,接著提起上訴,台灣聲援Hydis工人連線成員許惟棟對此批評,資方寧願付錢繼續訴訟,也不肯遵守判決面對勞工,讓他們得到賠償並復職的作法,就是在惡意打壓勞工。

歷年報導:
批何壽川只顧洗錢 勞團要求永豐餘照顧Hydis勞工(2017.06.23)
韓Hydis工會五度來台抗爭 要求台資停賣設備、重啟協商(2016.11.28)
聲援Hydis工人再遭起訴 勞團批檢警爛訴打壓(2016.03.29)
聲援Hydis工人抗爭遭起訴 陳秀蓮:執法機關宛如保全公司(2015.10.01)
Hydis韓籍抗爭者衝凱道被捕 明日將在何壽川家前絕食(2015.06.03)

許惟棟更說,Hydis工會會長李相穆被公司控告妨害名譽,求償約1200萬台幣,近日即將開庭,多名幹部也因為2015年來台抗議、舉辦晚會、向資方丟鞋等行為,被公司提起3項訴訟,求償金額共達7700萬台幣,目前已向法院聲請假扣押,被告工會成員的帳戶、房產、車輛等皆被凍結。許惟棟認為,永豐餘在2008年取得Hydis經營權,只是為了工廠擁有的相關專利,才在仍有盈餘的情況下關閉生產線,不僅罔顧勞工對工廠的貢獻,當被工會抗爭逼到展開協商時,資方也多次無視工會訴求,背地販售工廠設備,最後竟片面中止協商,

「我本來預期,當我再次抵達台灣時,這件事情已經圓滿落幕了。」因Hydis工會成員70餘人都無法入境,韓國永登浦產業宣教會成員洪允京便代表其發言,去年三月她曾來台參加記者會,而Hydis正好在去年聖誕節屆滿抗爭1000天時,她也是禱告晚會的活動主持人。洪允京表示,現任韓國總統文在寅承諾會妥善解決爭議,但他上任兩個月後,永豐餘依然靠著法律程序打壓工人,逼得他們持續抗爭,今天首爾氣溫只有零下16度,Hydis工人仍靜坐在青瓦台外抗爭,她直言「我抱著遺憾的心情再次來到台灣。」

韓國規模最大,同時也是第一波參與罷免前總統朴槿惠的勞工組織「民主勞總」則派出城西工業區工會代表,替Hydis工會會長李相穆宣讀親筆信,李相穆在信中提到,他們在2015年6月來台陳情,靜坐在永豐餘集團總裁何壽川的住宅下,卻被警方違法拘禁、驅逐,待今年管制期結束後,Hydis工人將再次回到台灣,繼續向永豐餘抗爭,李相穆十分感謝台灣支持者的長期支持,帶給他們勇氣。

此外,本週來台聲援反《勞基法》修惡抗爭的印尼、香港勞團也前往現場發言,其中印尼人民運動總工會成員Sastro透露,他曾在當地的台灣電子工廠擔任六年作業員,但資本家對勞工的剝削已是跨國現象,近日替Nike、Adidas等知名品牌代工球鞋,在印尼設廠僱用約6萬5千人的寶成集團便大量解僱勞工,光陽機車則在2012年前後惡意關閉印尼廠。另一名代表Simon來自以廠工、建築工為主,且成員近十萬人的印尼工會議會總聯盟,他呼籲「Hydis工人的處境不是他們自己的問題,各國勞工應相挺對抗財團剝削。」

「資本家的資本無國界,勞資爭議當然也是無國界。」香港職工會聯盟鄧建華、左翼21成員周諾恆等人同樣譴責台灣政府無視Hydis工人困境,甚至將他們驅逐、限制入境,已是違反人權的作法,他們更指出,永豐餘集團也有香港分公司,台灣政府應妥善面對Hydis爭議,避免類似情況再度發生。而記者會結束,洪允京和台灣國際勞工協會等組織成員持續在路邊舉牌,並放置「巨額賠償追殺工人,解僱無效立即復職」布條,近一小時後才離開。

專題報導:
陳信行談Hydis爭議(一):高科技工程師像是「用完就丟的衛生紙」
陳信行談Hydis爭議(二):愛迪生跟賈伯斯都很可怕
陳信行談Hydis爭議(三):工人共管關廠是可能的

標籤:,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