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工

韓Hydis工會五度來台抗爭 要求台資停賣設備、重啟協商

影片為Hydis工會昨(27)日在秋鬥舞台上跳的戰鬥舞。

文/公庫記者楊鵑如

台資永豐餘旗下的元太科技,在2008年買下南韓顯示面板廠Hydis公司數年後,於去年(2015)1月決定關廠,Hydis工會也在去年四度來台爭取工作權,抗議總天數194天,要求永豐餘資方「撤回關廠、撤回解雇」。

Hydis工會抗爭後,今年元太科技派兩名代表前往韓國與Hydis工會協商,但是歷經10次協商都沒有達成共識,Hydis工會質疑資方此舉是在拖延解決問題,甚至是藉故拋售廠內設備。另外,資方同時對工會成員提起民、刑事告訴,提出近台幣7400萬的損害賠償,讓抗爭時沒有收入來源的工人們陷入經濟困難以及極大的心理壓力。

今(28)天Hydis工會五度遠征團再度來台展開抗爭行動,要求永豐餘及元太科技資方不要拖延,好好協商,訴求停止工廠設備移轉、重啟雇傭協商,轉移新買家要繼承雇用。

15216012_10211491132658934_1554207346_o

圖/張榮隆攝

不要錢、要工作權 Hydis工會將持續抗爭到復職

「去年抗爭後拖了一年多,韓國工人最卑微的要求沒有獲得解決,資方也沒有誠信協商。」Hydis工會代表吳成鎰表示,2014年時公司還賺了23億元台幣,2015年又有30億元的盈餘,資方卻在2015年1月決定關廠,3月集體解雇370位勞工。

解雇勞工至今已經一年9個月,Hydis工會在首爾露宿台北駐韓國辦事處前靜坐,所有要求都是為了要重回工廠工作。對於去年抗爭後、勞動部斡旋下,元太科技為何突然改變態度派人到韓國跟工會進行10次協商,工會感到質疑。吳成鎰說:「時間一拖延,懷疑這只是資方迴避台灣公眾媒體壓力,假裝與工會交涉罷了。」他認為,資方也正在將廠內設備移出、拋售設備,屆時即便恢復工作權也無法回到廠內工作。對於只抱著勞工心血成果的專利技術、大賺專利費的元太科技永豐餘,Hydis工會將抗爭到底,直到復職。

吳成鎰提到,今年八月,韓國中央勞動委員會針對Hydis公司第二波解雇員工進行「不當解雇」的判決,第一批解雇的70幾名勞工也正在進行民事「解雇無效」的訴訟。「可是資方無視判決,繼續不當阻止工會會員進入廠內辦公室行使正當的權利。」

15216198_10211491135819013_678113420_o

圖/張榮隆攝

不分國籍、勞工串連 抵擋國家聯合資本的壓力

Hydis工會之所以五度來台抗爭,台灣工會的協助串連不遺餘力。全國關廠工人連線成員許惟棟表示,Hydis工會2015第一次來台時,全關連即全力協助。由於過去協助台灣關廠老工人的狀況,就是台灣資本家為了尋求更廉價人力,關掉台灣工廠、再到東南亞開工廠找便宜人力,不顧付出一輩子青春的老工人。同樣的是台灣資本家到了韓國買工廠後,只要專利,把工廠關掉、設備賣掉,把工人踐踏在腳底下。「關廠事件這幾年越來越多,像復興航空一直到關廠前,員工看到新聞才知道?不要以為元太關廠只有韓國人受害,今天台灣資本家未來也有可能用同樣方式關台灣工廠。」

許惟棟細數,Hydis工會第一次來台抗爭在永豐餘門口三步一跪、第二次落髮,第三次歷經工會幹部裴宰炯自殺,工會前往永豐餘董事長何壽川門口靜坐絕食,警方利用《廢棄物清理法》趕走絕食工人,再用蛇籠包圍何壽川家附近,隔天就將工人遣返出境,「國家與警方聯手對付跨國抗議的工人!」他說,工人用身體跟生命抗爭,政府與資本家欺壓勞工以為這樣可以讓工人退縮,不管來台幾次,全關連將一同戰鬥到底。

貿易正義聯盟成員徐任遠認為,跨國資本可以在國跟國之間流動,在現今倡導全球化、各種區域整合及自由貿易協定的時代,跨國企業在各國間流竄,尋找更好資源、便宜勞動力或環境法規更差的國家,讓他們賺取更大的利益,讓各國勞工被採在腳底下。「為了Hydis公司的專利,資方大量拋棄解雇勞工;中國富士康工廠出現許多自殺員工,難到因為他們是台灣企業所以沒關係?其他國家的勞工不是勞工嗎?」

徐任遠說,跨國流動的資本誰來管束?哪個政府可以幫助勞工?他認為在這個時代資本橫行,沒有一個國家政府會站在勞工這邊,只有透過跨國勞工串連,才稍微能做一些抵抗翻轉。

台北市產業總工會總幹事陳淑綸則說,資本家要流動資本很容易,拋棄工人也很容易。近日南韓民眾致力「倒朴」示威,除了特權干政外,韓國勞團很早就呼籲朴瑾惠下台,因為政府要讓勞動法令修惡,讓資本家可以更彈性解雇工人。

161128-3-1

Hydis工會將在捷運站附近發放傳單。圖攝/呂晏慈

「資方訴訟追殺毫不手軟,解決問題毫無誠意」

參與抗爭,面臨資方提告民、刑事損害賠償訴訟的Hydis工會高賢碩表示:「去年5/1勞動節我到首爾參加遊行,被公司以主導缺勤不上工的主謀者提告,可是5/1都是國家保障勞工合法休假權利。」他被民事提告求償1300萬多韓幣金額(約台幣35萬)。其餘曾來台抗爭的李相穆、禹富基等人,加起來的天價求償費用約台幣7400萬。

起訴人皆受到身心巨大煎熬,面臨繳不起小孩上學費用,甚至離婚,對家庭產生巨大影響。「資方訴訟追殺毫不手軟,解決問題毫無誠意」他呼籲呼籲永豐餘及元太科技盡速解決,不要用錢解決問題,而是恢復工人工作權。工會訴求,元太科技不管要繼續經營或找新買家,要求承諾新買家要繼承雇用勞工。

中華電信工會張麗芬、非典勞動工作坊林子文及台北市產總鄭雅慧皆表示堅持相挺,將給與Hydis工會最大協助。Hydis工會五度來台將持續在街頭發傳單,要求資方永豐餘對話,舉辦後續行動等。

161128-3-2

Hydis工會將在捷運站附近發放傳單。圖攝/呂晏慈

15231615_1380533781986833_1253583877_o

標籤:,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