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工, 燦爛時光會客室

《燦爛時光會客室》第185集:高球場裁員改外包? 美麗華工會罷工捍衛生計

曹詠涵 / 整理

新版本的勞基法才在日前不久修法,政府將勞工權益的保障交給「勞資協商」、「勞資會議」。在一月十日修法後,美麗華高爾夫球場便無預警開除18名員工,其中有15名是工會成員。究竟這場罷工是怎麼開始的?美麗華高爾夫球場的勞工訴求又是如何?這場罷工又要進行到何時,政府與美麗華高爾夫球場才會重視這群人的抗議?

本周燦爛時光會客室邀請美麗華罷工小組成員、宜蘭產葉總工會秘書長陳姳臻來談談「高球場裁員改外包?美麗華工會罷工捍衛生計」。

管中祥首先請陳姳臻分享美麗華工會罷工的前因後果、以及自1/19日罷工開始又經歷了哪些事情?

「美麗華球場的罷工是從今年元月11號開始,」陳姳臻解釋來龍去脈,成立一年多的工會在11日接到公司通知,無預警解雇18名場務人員,工會成員就佔了15位,也是這次罷工的主要人員,包含理監事、幹部等人,「我們有聽說40名場務人員會在過年前分三批被解雇。」也因此,工會幹部緊急召開臨時理事會,並隔天至勞動部陳情。

「這其實很諷刺。」陳姳臻說,在10號通過新版勞基法時各界就有許多辯論,例如勞工是否有自行議價的能力?「我們非常多次的表達,現在台灣社會勞工議價的能力是遠遠低於資方的。」也因此,勞基法修惡的結果,會讓資方鑽漏洞壓榨勞工,至於去勞動部前抗議、開記者會便是要表明「就算美麗華成立了工會,資方還是可以做他們想做的。」

因為成效不彰,所以美麗華工會也送了調解,除了反對資方任意解雇員工外,也涵蓋了反外包、反派遣的訴求。除此之外,陳姳臻表示美麗華公司因為了打壓工會而取消年終獎金,「所以我們也要求要1.5個月的年終,以及調整場務人員的薪水提高3%。」

而談到罷工時間,陳姳臻說則是因為高爾夫球場在冬天開幕時間是凌晨五點至下午三點,所以要在這之前拉起罷工封鎖線阻止員工上班,「場務顧名思義就是要整理現場,高爾夫球場腹地非常大,他們要去修剪草皮、處理尺碼問題、磨砂,非常複雜,所以會比一般會館接待人員還早上班。」為了阻擋這第一波的工作人潮,才會在凌晨四點發動罷工。

管中祥對場務人員現在的上班狀況提出疑問,「可以介紹一下場務人員的薪資以及上班時間嗎?以及場務人員是外包或派遣的型態嗎?」

「並不是,他們是直接受雇於美麗華。」陳姳臻回答,然而從2017年年底開始,就陸續傳出要將場務人員全部外包的消息。陳姳臻也不諱言的表示,合理懷疑美麗華公司是因為場務人員於105年開始籌組工會爭取權益而有所不滿,目前工會也都是場務人員在運作,「他們說:『你們再吵就要把你們外包掉!』」本以為只是嚇唬,誰知道在今日快要成真,陳姳臻也說,撇除成本考量,美麗華公司似乎是想將工會消滅掉。

而若真的往外包的方向走,這些高球場的場務人員處境會變得如何?公司為何想要將其外包?

陳姳臻解釋公司想將場務人員變成外包業務的理由有兩個,「外包第一手省的就是勞健保。」而除了金錢考量外,也將持續爭取加班費、特休假、釐清到職日、調解排班以及變形工時問題的美麗華工會視為眼中釘,想在這個新興卻非常活絡的工會壯大之前將其剷除,「我認為這次的解雇行動非常大的動機在這邊。」陳姳臻無奈地說。

管中祥接著回到一開始的問題,「那場務人員的薪資情況是如何?在淡旺季的工時又是如何?」

「基本上他們的底薪就是29000到30000的範圍,加上一些津貼或加班費可能到33000、34000。」陳姳臻也說更資淺的員工薪水會更低。而場務人員的淡旺季是很特殊的,像是冬天就是淡季,因為草長得較慢無須修剪太多,但這也竟然成為公司解僱員工的理由,「他們用勞基法十二條『業務緊縮』為由來解僱,但這不是業務緊縮,這是季節性的常態。」而旺季主要是球客多時的週末,過年、連假、春假亦然,除了球場會員外也有很多散客前來。特別忙碌的時候則需要用到變形工時,如舉辦大型賽事,也因為舉辦大型賽事可以提升球場聲望、球證價值也隨之提高,因此老闆非常重視,「員工幾乎都需要停休,有任何狀況都要待命。」陳姳臻表示。

管中祥問陳姳臻,之前工會與公司是否有什麼過節或摩擦,造成了現在的「秋後算帳」?

陳姳臻先前便提及了工會為了員工權益種種的抗爭活動,就像工會一成立便開始爭取加班費,過程中便可以看出公司的反覆無信,「國定假日的加班費、平常的加班費,公司都沒有給付。」經歷了四次調解後才成功拿到加班費,這也成為公司將工會視為眼中釘的開始;而陸續又有勞健保問題,「有些員工到職日比較早,勞健保卻比較晚才開始生效。」但陳姳臻說這次的調解是不成立的,以及先前提到的班表問題各個因素,種下彼此的心結。

而高爾夫球這項運動屬於上流社會高消費的運動真的會讓美麗華球場處於虧損狀態嗎?「高爾夫球場獲利的模式是什麼?」管中祥問。

「高爾夫球場的獲利很難以一年的收益來看。」陳姳臻解釋,若以單場收益來看當然覺得賺得不多,「但重點中的重點是,美麗華是全台灣象徵尊榮的球場。」陳姳臻舉出美麗華會員的球證為例,「球證很像股票,買了它價值是會漲的。」甚至很多人買了球證以後會轉手賣人賺價差,而一張球證多少錢?「在辦了LGPA聲望炒起來之後,美麗華球證一張九百萬起跳。」陳姳臻笑著說,這也是美麗華高球場重要的收入來源。除此之外,土地價值也是獲利方式之一,隨著名氣越大,土地價值與美麗華的名氣當然也跟著提升,帶動周邊產業如美麗華百貨、美麗華影城都十分賺錢,雖然陳姳臻說,這兩項企業的帳面不在檯面上,無法檢視其財務報表,可無論如何,「美麗華」已是個響亮的招牌,維持著整個家族企業的運作。也因此,陳姳臻明確的表示,「從單一球場來看說虧損要裁員,我覺得不是那麼適切。」

非工會成員不滿罷工影響工作,怒斥工會「搞什麼飛機」,並要求警方「執法」。

回到這次罷工的爭議,管中祥提出美麗華工會因為拉起了罷工封鎖線讓某些想上班的員工不能上班,同為勞工卻彼此有了爭執,對於這樣事情又如何看待?

「罷工封鎖線是在勞資爭議處理法裡就有規定的,只要會員代表大會通過就要拉起罷工封鎖線。」陳姳臻說,罷工的意義就是要停止資方生產,自然也不免會把非工會會員的勞工擋在門外,但是是必要的事情,「我們過去協助的很多場罷工都會堅持這個。」若透過罷工翻轉勞資不平等的局面,自然對勞工往後的處境更有利,因此罷工封鎖線應該是要獲得支持的。

「但有些人會覺得罷工是你們的事,我想上班不行嗎?」管中祥直言。

「那員工應該要求資方快點把問題解決。」陳姳臻回答,若美麗華想外包就外包、想派遣就派遣,那員工的權益豈不是受損得更嚴重?再者,公司若是正常聘顧員工的話,基本上仍然要核發月薪給這些沒參與罷工的員工。

工會以29:3通過設置罷工糾察線。

除了不想罷工的員工外,美麗華球場也有另一群人不支持罷工,那就是桿弟,他們的勞雇關係為何?

「所有高爾夫球場產業的桿弟都是被雇主處理成承攬的關係。」陳姳臻解釋何謂承攬關係,「就是我包一個業務給你,你把它做完,但我沒有聘顧你。」顧名思義桿弟不是公司員工,也沒有勞健保、退休金的保障,而桿弟是以「按件計酬」的模式賺錢,去做才有錢拿,也是他們不支持罷工的原因。「但從去年開始,我們也有幫忙佳福育樂企業工會(幸福球場)裡面的桿弟爭取雇傭關係的確認。」陳姳臻說幸福球場的桿弟上下班都以簽到簽退制打卡,從班表與勞動法的基準來看應屬雇傭關係,若不是雇傭關係,桿弟在退休後將少領一大筆退休金,這也是為什麼台灣過去有很多球場的桿弟在退休之際打官司,希望保障自己的退休權益,而法院也都判了勝訴,「勝訴就表示老闆要付你退休金,那老闆要給你退休金就表示他們是員工。」

回到問題源頭,陳姳臻說:「美麗華球場應該直接聘顧這些桿弟,各個高爾夫球場產業不應該用規避人事成本的方式來聘僱。」

談到工會闖進百樂園陳抗一事,管中祥問陳姳臻這樣的行動是為了什麼?

陳姳臻表示進入百樂園抗議已是罷工的第三天,但董事長黃世杰遲遲未出面,而不管是高爾夫球場、百樂園或影城黃世杰都持有股份,「我們當天去百樂園陳抗就是要『協尋』黃世杰董事長,唯有他才有權力決定這些場務人員有沒有辦法要回工作權。」透過干擾與黃世杰相關的企業,才有讓他出面的可能,實為不得已的決定。

管中祥拋出最後的問題,在經歷了這麼多事情之後,「罷工工會小組接下來怎麼辦?」

除了堅持訴求外,陳姳臻說希望場務人員以及桿弟的聘僱能獲得研討,近年來高爾夫球場產業的死角已慢慢被看到,「所以我們1月27到勞動部前抗議,就是希望勞動部能針對高爾夫球產業的陋習進行勞檢、輔導與改善。」至於美麗華工會,陳姳臻則想說服還未進入工會的員工入會,讓他們了解加入工會是對自己的保障,也以這兩個目標努力著。

「在這些光鮮亮麗的產業背後,其實有很多陰暗的角落。」管中祥總結,「在我們消費的同時,也要回過頭來關心這些勞工的勞動條件是否合理。」

【延伸閱讀】
美麗華工會罷工三天、資方不甩 前往商場找董事長黃世杰受阻
美麗華球場解僱15工會成員 員工到百貨前 要董事長撤銷解僱
控資方惡意打壓 美麗華工會要勞動部保障工作權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