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報導

【2015華人另類媒體連結計劃】之四、台灣最大土地徵收案 桃園航空城即將起飛?

文/公庫記者張心華

揮別苗栗大埔的參訪行程後(報導連結),香港獨立媒體與公民行動影音紀錄資料庫一行人繼續往北走,來到台灣有史以來最大的都市計畫開發案──「桃園航空城」所在地、桃園市北部。預算高達5700億元的桃園航空城計畫範圍4,687公頃,預計區段徵收多達3,155公頃,其中農地就2,500多公頃,引起當地不少居民反彈、展開抗爭。然而,該計畫仍在2014年7月29日闖關通過內政部都市計畫委員會審議,將進入區段徵收程序。

為了進一步了解桃園航空城計畫的現況,眾人前往立法委員獨立參選人王寶萱的服務處。王寶萱原是台灣人權促進會副秘書長,在2013年投入桃園航空城反迫遷運動、協助居民抗爭,後來因看不慣社會的不公不義與居民的強力支持下,王寶萱決心以無黨籍身分參選立法委員,繼續為反迫遷運動努力。

15

桃園航空城區段徵收範圍,交通部為蛋黃區,桃市府為蛋白區。圖片來源/桃園市政府

王寶萱一邊在航空城地圖上比劃,一邊解釋如此龐大的計畫究竟是怎麼來的,並點出不合理之處。在桃園航空城計畫中,由交通部負責辦理的範圍稱為「蛋黃區」,包含桃園機場第三跑道擴建區,桃園市政府負責的則是「蛋白區」。整個計畫範圍裡的多數農田之後要轉成建地,「黃色是住宅區、紅色是商業區,咖啡色區塊是產業區」王寶萱細數各區域未來用途,她說,關於產業區要引進什麼產業也改了很多次,從原本的航太相關到現在無所不包,例如文創、醫美等等。王寶萱提及,鄰近的遠雄自貿港佔地約45公頃、分三期開發,目前第二期只做一半,在這樣的情況下,遠雄自由貿易港區將藉由桃園航空城計畫擴展三倍大。

「光這邊就有五所中、小學要被廢校」王寶萱指著第三跑道擴建區說明,原本只是要擴建一條跑道,卻變成了這樣大型的都市計畫,共有20個村落受到影響。王寶萱說,在航空城計畫範圍裡有一塊廢棄空地(位在桃園機場東南方),是海軍的航空基地,基地裡已有一條相當完整的跑道,本來是計畫將這條既有的跑道加長加寬來使用,但目前改將第三跑道往海邊移,而緊鄰第三跑道擴建區旁邊就是一座約50公頃大的沙崙油庫,因此必須考量沿海地質、候鳥和油庫等問題,「所以我們一直問說這樣的跑道選址是否是好的主意。」

桃園航空城反迫遷運動歷經兩年多抗爭,目前成功爭取到部分土地不再面臨徵收之苦,「油管路以東約50幾公頃的土地不用被徵收」王寶萱說,這是大家的抗爭成果,至少這裡不用被徵收。因為這裡的農民比較團結、想法一致,同時位在計畫範圍邊緣。王寶萱表示,「我們從一開始就說,就算需要跑道,到底有沒有必要弄那麼大,而且已有一條現成的跑道,為什麼不用?」王寶萱強調,一直以來的運動目標,就是期望政府說清楚徵收這麼多土地的必要性,不合理的徵收就不要徵收,讓整個航空城面積縮小,盡量減少對人民的干擾。

對桃園航空城計畫有了初步的理解後,王寶萱帶著香港獨媒與公庫團隊實地走訪。小巴士沿路行經農田、工廠和住宅,其中最醒目的,就是那襯著藍天、一幅幅高掛、五顏六色的土地仲介廣告,面露微笑、脣紅齒白的仲介們所轉手的土地,是為了利益、發展,還是白白將居民對土地深厚的情感,換得泡影呢?

 

神明降神旨 拒絕遷建

12029146_10153594409984598_564315592_n

12041909_10153594409974598_1790000067_n

小巴士右轉進巷子,一座雄偉的廟宇映入眼簾,還沒來得及回過神,車子已停妥在擁有161年歷史的桃園竹圍福海宮前,福海宮是當地的信仰中心,供奉輔信王公,廟裡的飛輦轎、過金火習俗更在2013年列入文化資產。福海宮位在第三跑道擴建區,是該區唯一不被徵收的土地。宮務住持陳建忠說,當時為了是否遷廟請示神明,神明降神旨表示,如果要遷,祂就回大陸,要不就拒絕遷建。信徒們因此透過乩童讓輔信王公直接與桃園縣政府、交通部官員溝通多次,輔信王公始終拒絕遷址。憑著堅定不移的神旨與眾信徒的積極爭取,福海宮終被保留下來,未來在第三跑道末端,飛機都將越過福海宮起降,自此「定位為航空城的守護神」陳建忠說。

16

桃園航空城計畫範圍。飛機圖示為桃園機場,上方緊鄰沙崙油庫,桃機範圍內左上方有塊小小的四方形,就是第三跑道擴建區唯一保留的福海宮。圖片來源/桃園市政府

 

離開福海宮後,小巴士開在第三跑道擴建區範圍裡,眼見高矮不一的建築隨著車程前進消逝在後照鏡裡,很難想像光是這塊區域就有超過500公頃的土地將被徵收,僅剩一座宮廟守望著。其實在航空城計畫範圍裡,也不只福海宮一座宮廟,有些規模小的,神旨再怎麼表達不願搬遷,依舊逃不過被徵收的命運。桃園航空城被譽為是繼十大建設後最重要的公共建設,約有一萬多戶人家被迫搬遷,影響甚鉅,而居民面對政府的浮濫徵收,又是如何替自己找出路呢?

21485847845_5c320f563a_k

21078969289_03dd61d0d6_k

在桃園水尾土生土長的徐土,明年就滿80歲,徐土說,平常下午會找朋友泡茶、聊天,或到菜園裡拔拔雜草,生活相當愜意。白髮斑斑的他,精神奕奕訴說日常生活與抗爭歷程。

「不簡單哪。」徐土1992年就到大陸做生意,2008年才返回台灣,當他得知眼前這群年輕朋友來自香港,便開心說道:「香港的年輕人抬頭了,佔中也是有聲有色,恭喜你們。」這聲恭喜,拉近彼此距離,跨過年齡差距,即便身處兩地,抗爭場景不同,但人民對抗強權的心情,亦能引起共鳴。

航空城居民憶:說明會像戒嚴時代 上面說了算

桃園航空城計畫最初開跑時,政府發信通知村民來開說明會,徐土回憶,當時台上官員講的天花亂墜,舉手發問時,官員不理人,再次舉手也是一樣,官員只會重複說明,不願聆聽民眾的聲音。徐土說,那樣的場景「就像蔣介石的戒嚴時代一樣,什麼都是上面說了算。」

除了參加政府所舉辦機器人式的說明會外,還能怎麼做?香港獨媒特約記者麥梓健問居民用何種抗爭方式向政府表達反對徵收意願。徐土說,多數居民們年紀大,但時間也多,對土地情感較深厚,雖然剛開始沒有門路,後來有賴年輕組織者協助,幫忙了解計畫內容、找方法。王寶萱補充,其實什麼陳情抗爭都試過了,開記者會、立法院的公聽會和協調會也舉辦過很多場。

徐土曾向前桃園航空城公司董事長鄭寶清表達反對徵收的意願,鄭寶清當時回應若不想被徵收就可劃出計畫範圍。這句話看似好意,卻凸顯桃園航空城計畫的荒謬,不僅缺乏完善規劃,更無正當性,如果說不徵收就不徵收,「這個計畫到底要幹什麼?」徐土深感政府講話不負責任,只是討好選民。

17

區段徵收預定進度。圖片來源/桃園市政府

現今桃園航空城計畫即將進入土地區段徵收程序,然而交通部仍僅依據《土地徵收條例》針對第一期開發區內的特定農業區農牧用地之土地所有權人發送預備聽證通知書,讓未能聽證的居民備感憤怒,今年三月更北上抗議,認為交通部曲解法令,要求應回歸《行政程序法》召開全區聽證。(相關報導

期待全區聽證落實民主對等

由於聽證結果將會送進土地徵收審議小組討論,因此居民期望聽證能將反對徵收的心聲確實傳達。在聽證之前則會舉辦預備聽證,為聽證所討論的議題、事項預先準備,10月3日開始將陸續召開24場預備聽證會。徐土說,無論有無「全區聽證」,不管是預備聽證還是聽證,都會去參加。

麥梓健問居民,如果真的被徵收,要怎麼辦?「盡力抗爭,若爭取不來,也無可奈何。」徐土無奈地說,萬一真的要徵收,講好聽是配合政府,講難聽是傻瓜一個。麥梓健繼續問,是否想過要放棄,徐土則說,抗爭到底,不會輕易放棄。

21273907021_c4460099db_k

從協助居民抗爭到參選立法委員,王寶萱背負著當地居民的期待,她認為台灣的政治要好、民主發展要健全,「一個很重要的事情,就是民間社會要崛起。」王寶萱覺得另類媒體很重要,把資訊揭露出來,引起社會關注,「我相信那些力量可以造成政治的改變。」但王寶萱後來發現「人民一定得用激烈的抗爭,這個政府才可能回應一點點,而且非常不如人意,基本上只是在敷衍而已。」

王寶萱進一步說,當公民意識抬頭之後,接下來需要一個好的選擇,「因為民眾最有力的武器是選票。」她表示,從一開始做社會運動,到後來發現就算揭露資訊好像不夠,還要有一個新的、好的、有理念的政治勢力,才有可能期待公民力量的崛起可以跟上這一波政治的改革、做出改變。「我願意當一個先行者,出來拋磚引玉,試試看怎麼樣能夠讓新的政治勢力在地方可以生根/深耕,這可能是很長遠的政治工作,但至少從這裡開始。」

 

22015華人另類媒體連結計劃X走訪台灣系列報導

前言、光影游擊最前線(連結
之一、矗立在地平線上的四百根煙囪(連結
之二、麥寮的孩子 在飄著酸味的六輕旁上學(連結
之三、用包子換地-向開發者傾斜的土地徵收制度(連結
之四、台灣最大土地徵收案  桃園航空城即將起飛?(連結
之五、遭資本掠奪的台港農地—大埔與新界東北(連結
之六、PeoPo公民記者8年路 如何做自己的媒體?(連結
之七、黃益中:政府將輸掉新世代的信任(連結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