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 反全球化, 獨媒

323行政院驅離 公庫記者現場觀察

按:公庫記者陳家豐、楊鵑如、鄭宇融昨晚在行政院採訪,目睹了整個鎮暴過程,我們將會陸整理記者的現場觀察,和大家分享。

文/陳家豐

只能說記者在這場鎮暴行動裡,先行就在大廳裡頭的記者,全數被警方從旁廁門進入後,直接將所有電子/平面媒體往外隔離到行政院大門口(場內行政院大廳則有不願離開約50位上下的靜坐學生),此刻內外頭的學生高喊:讓記者進入,接著再對裡頭的學生強制驅離。

行政院外頭忠孝東路側門,層層持著盾牌的鎮暴警持續以盾牌和警棍揮打群眾,並強勢以拖拉方式強行驅離,不久強力水柱開始第五六、七波的驅離,將學 生噴濕後打散人群,再以一組兩三位的警力V.S一位學生(群眾)的人力做驅離,當然衝到前頭(第一線,隔在學生與警察中間)的記者則被前方的警察推、拉, 甚至電子媒體連線攝影機的線長長夠不夠,會不會危險當然不會在警方的考慮範圍內。

1064041_10152283064396880_1042137664_o

劉書凱攝

 

文/楊鵑如

3/23晚十點多進行政院,拒馬被推開,通道順暢。大約了解了行政院佔領靜坐情形後,我一開始就鎮守在北平東路側門內部,那裏的人數僅百人靜坐,與場內其他民眾沒有連接起來。

3/24凌晨一點多,已聽聞行政院外民眾率先遭驅離。透過窗戶,在場內辦公室的電視上看到盾牌警推警等混亂場面。還沒兩點,鎮暴水車開進行政院內,鎮暴警察全副武裝佈署。佈署的時候現場靜坐民眾草木皆兵,聽從主持人指令緊靠在一起,人與人手勾手在背後,雙手扣緊。我也是第一次接觸、親眼目睹大批鎮暴警察將鎮壓現場手無寸鐵的民眾,整個人非常的緊繃焦慮,不由自主的發抖。主持人不斷的告訴民眾不要與警方發生衝突,被抬離時全身放軟,以及後續的應變方式,有些群眾無法面臨這麼緊繃的態勢,衡量自己承受的狀況而起身離開。

頭戴安全帽配帶警棍的警察率先將成排在一旁的所有記者都驅離,記者群是第一批在北平東路側門最先被驅離出門的,引發現場群眾呼喊:給記者拍!國家要做出現不得人的事所以要驅離記者!只有些許記者未被驅離,我則是一直在靜坐群眾旁,一些靜坐群眾看我一個人拿著DV在旁都叫我等下要小心,注意自己的安全。

不到凌晨兩點,警方在向群眾喊話之後,倒數五秒,警方下令,大批鎮暴警察像蝗蟲過境一樣將三位主持人洪申翰、農陣小八、影片工作者許文烽給強行帶走,大約是20警對付三人的狀態。洪事後在臉書說明被抓住頭髮暴力帶離。接著群眾們即開始被鎮暴警察一個一個的「像抓兔子」(獨媒記者朋友一同聲援坐在群眾中)一樣的被驅離。衝突開始,不管坐著站著的人都往前推擠,我盡力抓著我的攝影機對準警方拍攝,我自己的視線無法對焦在警方的動作上,只能盡力的紀錄。

當警方驅離了五六排群眾後,接著就是把我們慢慢往出口疏散,我高拿著記者證要求不要拉扯我,警方強勢將我隔離在門口後,我在出口拍攝一個一個走出來的群眾,數位聲援者臉上掛彩,也有眼睛被警方毆打,腫成一塊。流血的民眾經過記者群高喊警方毫不留情的痛毆他們。外表沒有受傷的民眾很多都摀著胸口臉色難看的自行離開。穿著律師袍的人幫忙將傷者扶出,也有人急著向警方要求救護車,出口的警方一副沒他的事的感覺。

1969128_10152283064456880_1184346869_n在出口旁拍攝的還有很多電子媒體,只聽到某三台之一的攝影大哥不耐煩的向群眾回話,例如聲援者大喊捍衛民主時,攝影則說:好了啦!趕快回家。文字記者在後面要他不要這樣。還有一位哭著走出來的女孩子,對著鏡頭大喊說你們有看過服貿條例嗎?為什麼要這樣對付我們?這位攝影輕佻的說:有看過,趕快走啦!讓一旁的我感到非常的不快。

我在北平東側門離開之後就往忠孝東路大門再進去行政院內,約凌晨兩點。正門口及廣場的群眾零散,數千人聲援群眾被分散在各個門口,靜坐也坐不滿。行政院腹地廣大,警力佈署較有空間容納。我認為反服貿群眾人數比警方多,但警方盾牌棍棒齊全,無任何武器的民眾只有被驅離的份。這次大批的聲援群眾,有很多是年輕氣盛的年輕人,也許有覺得經歷難得的一次經驗而感到興奮。但他們大部分時間都如同路人一樣在旁觀看。這些人是社運生面孔,我看到警方在推擠抬人的時候,很多年輕人大聲的(本能的)與警方起口角,爆粗口,朝警方丟擲礦泉水瓶等等,要求警方不得對靜坐學生動粗。對於裝備齊全的警方來說,很多警方仗著盾牌護身,同時也向群眾發火,怒目相向的要求群眾閉嘴,殺紅了眼的說「你說什麼?」、退後、離開。

北平東路側一整排靜坐名眾遭驅離,耗時到將近四點。由於靜坐民眾處境只是在等待驅離,正門的總指揮魏揚一度要求北平東側的民眾棄守,回到正門廣場前集結。但北平東側的民眾不願意,仍拖延了警方驅離的時間。

在北平東側驅離的同時,中山南側門警方開始進攻,水車開進。許多人就地躺在地上,警方則兩人拉一人的方式抬離,中山南側門聲援群眾人數太少,現場一度混亂。還有多位攝影記者與群眾在盾牌警當中遭盾牌推擠,引發強烈衝突。水車開始向廣中中央的群眾噴水,我在過程中被警方強勢推離大門口,我高舉記者證也沒用,警方拉著我的手腕往外推,我持續拍攝,我的伴侶在我後方保護我不要跌倒,與警方發生口角,使得警方用手蓋住、推我的攝影機鏡頭,拉我記者證的帶子,更強力的抓我的手,推往其他警方再把我拉出門口。

我再度由草叢繞入行政院廣場內。北平東與中山南兩邊夾擊,正門靜坐民眾也不保,建築物內的警方由中正一局長方仰寧在指揮中央,將建築物內四十幾名群眾驅散。水車數度朝靜坐民眾噴射水柱,民眾背對水柱。佔領行政院群眾與指揮見大勢已去,已經紛紛向剩餘幾百名的群眾要求撤退,往青島東路立院集結。盾牌警不斷的整隊,齊喊「一、二、三、四」敲盾牌往民眾逼近。許多年輕人哭著、怒著向警方喊話,表示要警察「想一想」,這麼多人在場為的是對抗政府的不義政策,她說她也是在替警方們爭取台灣的未來。帶著安全帽、拉下面罩的警方表情漠然,眼睛看別方,我也不知道他們在想什麼。

五點時已陸續將民眾清出場外。

我的身體累,心裡充塞很多情緒與負面能量。耗時四五小時的國家暴力機器在你面前上演,我們的行政院。佔領行政院群眾在忠孝東路上門口外逗留,早晨曙光漸現,這多荒謬,千人迎接的台北陽光照射不到行政院內部的黑暗嗎?李明璁與指揮學生短暫向逗留名眾喊話,大家以微弱的身體朝向行政院。今天星期一,是Dark Monday。

1966313_10152283064386880_1736831136_o

劉書凱攝

 

文/鄭宇融

3/23 晚間7:40聽聞鷹派即將攻佔行政院的消息,立即拿起相機衝往現場,行政院外聚集五百名群眾,要求駐衛警開門,要用和平理性的方式佔領行政院,得不到回應後,民眾陸續攀爬進入院區,十分鐘後大門被打開了,從立院來的民眾不斷湧入行政院內廣場靜坐,由於行政院內警力不到五十人,很快就被民眾佔領行政院四周。現場指揮官一再呼籲民眾要克制自己行為,以理性和平的方式佔領,希望民眾不要與警方發生衝突。

現場指揮人員要求冷靜坐下,警察不動我們就不動。一開始算是和平,過不久行政院後門停車場突然湧入大批手持盾牌的警察進入戒備,警方利用盾牌欲驅散民眾,雙方發生兩波衝突。但因警方人數薄弱,只能暫回防守位置,大批民眾也以靜坐方式與警方對峙,同時呼喊退回服貿的口號。

短短半小時內,警方因兩度關閉院內照明設備,昏暗讓現場瀰漫詭異不安的氣氛,現場民眾要求警方開燈,不要造成雙方不必要的傷害,過不久電力供應恢復正常。同時,小部分群眾開始攀爬窗口進入行政院大樓內,警方則由四面八方陸續增派警力進入戒備,其中一名警察以雙手阻擋窗口並不斷吹哨警告民眾勿再進入內部,並哭喊著警察也是人,少部分民眾不斷爬進窗內,但沒人對吹哨員警動手動腳,其他在場警方也一起吹哨起來。由於聲音相當刺耳,不安情緒越來越明顯,現場不斷有人高喊理性和平,只要我們不傷害警察,他們就不會傷害我們,大部分民眾皆選擇靜坐在廣場內。

從廣場往窗內看進去,民眾、媒體與員警擠在一塊,爆發口角和肢體衝突,過不久就傳出雙方皆有人受傷,現場立即要求警方和靜坐民眾讓出醫療通道並緊急調派醫護人員和擔架進駐,不到半小時,院區內外警笛聲與救護聲未間斷過,兩台救護車順利開進行政院正廣場將數十位民眾緊急送醫急救。

1980234_10152282650561880_1249964981_o

數千名眾持續湧入行政院內以靜坐方式表達抗議訴求。不久就看到警方頭戴鋼盔手持木棍將行政院外團團圍住,外場近三千群眾要求進入院區,警民發生零星衝突,但只要快要發生衝突,民眾就自然舉高雙手,要求警察後退,讓衝突減到最低。此時,行政院外已有大批醫護人員成立臨時救護站。

半夜警方數波驅離行動後,現場已耳聞民眾頭破血流情況慘烈,行政院正門外場氣氛異常凝重。凌晨二點,外場民眾與警方共同維繫醫療通道讓民眾和傷患只出不進,現場停靠救護車隨時待命。有些民眾想衝進場內幫忙,卻被現場指揮官當場制止,要求民眾要再三冷靜,以靜坐支持內場民眾,並不與警方發生衝突才能讓內場的傷患能順利送進救護車。並且告知院內外群眾如身心無法負荷請盡速離開。

大批民眾因受不了高壓環境,選擇自行走出在場外席地靜坐,指揮官向民眾保證只要場內有驅離行動會立即通知,讓民眾有足夠時間判斷是否離開現場,如果有民眾呼喊要往前衝,也不要理會,因為只剩下這個路口還守住,更是不斷呼籲理性和平,場外糾察隊也呼籲立院民眾,行政院發生嚴重衝突不要再前往了,趕緊回守立院,外場民眾可說是個個沉默不語,氣氛相當凝重與哀傷。

清晨四時,噴水車開進院內廣場驅散內場民眾,外場無推擠衝突,只聽到謾罵、哭泣聲,圍牆周遭的警方也都低頭不敢面對民眾。隨後,中山南路突然來了兩台鎮暴水車要協助驅散內場民眾。外場民眾突然情緒爆發,認為警方手法太過份也太強硬,大批民眾圍堵水車,丟擲寶特瓶並猛搖水車,鎮暴水車噴出讓現場民眾猛咳和呼吸困難的氣體,隨後在數百名民眾圍攻下,逼退鎮暴水車,場面又再度平靜。當聽聞內場民眾遭全數驅散後,外場民眾滿臉哀愁與眼淚的靜坐在門口,同聲譴責警方使用暴力手段驅離民眾。

台北的天空漸漸亮了,行政院外卻持續黑暗,清晨六時,站在忠孝西路天橋上,目睹警方以優示警力和強力水車要驅散行政院周遭群眾,大批鎮暴警察爬上天橋兩側包夾,要求民眾和媒體離開橋上與忠孝西路與中山南路的路口,其他警方也手持盾牌與警棍擋住忠孝西路路口,利用鎮暴車的強力水柱,將民眾一步步逼退到立法院,完成驅離動作。

標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