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稿, 投稿, 政治

【論壇】長老教會祝賀蔡英文當選的失格文告

文 / Josephine Hsu  藝術行政、性別運動倡議者

今天在教會公報看到這篇非常不舒服的文告,由總會議長和總幹事署名發的。長老教會過去為台灣人權奮鬥的格調,都不知道被丟到哪裡去了,坐高位者,有沒有努力面前我是不知道啦,倒是都很會「忘記背後」,不要說白色恐佈時期的歷史了,不過2000年扁政府上台後,長老教會某些涉入政治到荒腔走板的言行,也就這麼快被拋在腦後了。選前在150週年紀念禮拜帶頭大喊「凍蒜」飽受批評,那個道歉聲明的油墨都還沒乾咧!這麼快就急著抱新政府大腿,還好意思批評人家信望盟?

過去,長老教會基於堅實的神學主張,積極參與政治,並以信仰告白,誓言與土地上所有的受苦者站在一起,不分台籍、外籍宣教士與牧者,在台灣民主進程上所犧牲、所盡的力,值得台灣人民紀念感恩。但如今這個150年的招牌,卻再次露出腐朽荒謬。

與受苦的人民站在一起,此時怎麼會是發個牧函聲明去「肯定」一個根本還沒上台的總統?怎麼會在文中,只在意台灣在TPP等經貿協定談判中的國家主權意義,卻不在意這類經貿協定對台灣勞工和產業的負面影響?這類協定從來只有利於教會的金主級會友,卻會深深傷害你誓言要與其同苦的底層人民。

與受苦者站在一起,怎麼不是藉公開信提醒新總統,在競選政見中偏向資本財團而非勞工的政見,需要本於公義、良心好好重思?與受苦者站在一起,怎麼不是為移工、新住民、LGBT這些弱勢呼籲,要求新政府提出具體的保障法案?

最讓我噁心的一點,是文末引新約聖經羅馬書十三章開頭的經文「當政者的權力是從上帝來的」,根本昨是今非,讓人覺得你們眼裡只有顏色,沒有是非。這一向是信望盟一掛的教會催眠信徒的說詞,他們被稱為國語教會、政治立場一直偏藍,不是沒原因的。正因為中文和合本翻譯的不準確,護家系統教會一向以此教信徒「必須順服掌權者」。

然而,這段經文在保羅整個神學,與整本羅馬書的脈絡裡,談的是每一個基督徒「對政府、對政治的責任」,這責任是本於公義和基督徒的良心,讓這個結構成為一個符合公義治理的單位,潛台詞是:「如果這個政府不是如此,那基督徒們該做什麼,就知道了吧」!哪裡是無條件順服?

如果百姓要順服執政掌權的,因為權力是從上帝來的,長老教會當年幹嘛要提人權宣言,主張台灣是個新而獨立的國家?當年為什麼不順服蔣政府,還為那麼多人權鬥士盡心奔走、協助其逃往海外避難?

你說不一樣,蔡英文是站在公義這邊的,ㄟ,憑什麼這樣講,都還沒有就任,還沒有政蹟,倒是有一堆根據耶穌的教導,和改革宗信仰該批評、該敦促她改善的地方。這些你都不提,除了用慶賀二字輸誠,就只用台灣的國家主權尊嚴裝飾了一下。我不是說這個不重要,但如果只有「台獨解決一切」,你還配做一個教會、配做一個宗教組織、配宣稱自己與受苦的人民站在一起嗎?

說穿了,這只是拉「教會」為少數人搶位置、搞影響力背書抬轎而已阿!

PS:基督徒到底可不可以參與政治?當然可以,那是憲法所保障的權利,甚至基督徒或教會組成政黨,也不是不行的,只要在「政教分離」的制衡原則下(不以教義強迫危害他者人權),稟持對社會議題全面性的人道關懷。歐洲不少國家都有教會政黨,台灣最近很愛提的梅克爾就是代表教會政黨贏得選舉,而成為德國總理的;信望盟之所以飽受批評,是因為他們的政治參與,終極的目的是限縮某些少數族群的人權,且一心要跨過政教分離那條界線,並不是因為其以宗教信念參與政治之故。

謝謝 鄭超睿 進一步補充說明如下:

歐洲的「基督教民主黨」(其實還滿世俗化的,也不會太去強調基督教元素),不能說是「教會政黨」。”其組織與運作皆仰賴專業人士、平信徒,以及非基督徒;政黨關切的是當代自由、民主、經濟、永續發展、社福等議題,並非聚焦在某單一議題上,也不見得特別強調政黨自身的基督教成分。這些基督教民主黨在政黨政治所扮演的角色,和英國的保守黨、美國的共和黨等並無不同。” 基督徒政黨,跟基督教政黨,或教會有組織的推動組黨,其實差別甚大。全文請見:https://www.fhl.net/main/netopics/netopics1021792.html

標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