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點電視, 性別

同志遊行中的性暴力倖存者:我們也是同運的一份子

文/吳馨恩
本文由合作夥伴G點電視提供

今年遊行的主題是「澀澀性平打開開 多元教慾跟上來」,主張落實多元性別平等教育。而立定《性別平等教育法》的起源,大家都耳熟能詳在廁所過世的玫瑰少年——葉永鋕同學,就是校園性暴力(遭同學強行脫褲)的倖存者;且早在第一屆同志遊行舉行之前,1996年女權運動先烈——彭婉如慘遭強暴謀殺,為了紀念祂婦女團體舉行了「女權火照夜路大遊行」,呼籲社會重視婦女人身安全,同志團體共300人也參與了其中,也因此行政院才研擬了它的前身《兩性平等教育法》。同志遊行、性平教育跟反性暴力的歷史相當深遠。

其他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給順性別女權/同志運動者的一封信
合意性交中的強制性交-「惡意拔套」是性侵害
在「YES」 和 「No」 之外 — 強姦「受害者」的混亂與矛盾

我的遊行夥伴

身為跨性別女性(出生性別為男性的女性)的我,今年原本不打算參加遊行,因為我也是一名性侵倖存者,我害怕在遊行中遇到性侵我的人(一名活躍於社會運動的異性戀男性),以及在我因創傷崩潰後傷害的諸多故友,害怕遊行會使我看似癒合的傷口裂開,但在諸多朋友的鼓勵與支持下,我依舊選擇參加了這次的遊行。

鼓勵我、陪伴我走完遊行的,是親子共學的小熊媽媽,她是個致力於性平教育的家長,她告訴我是我鼓舞了她加入性平運動的行列,並且在主舞台上演講時提到了我;另一位則是名同為性侵倖存者的雙性戀女性朋友,她主動邀請我一同參與遊行,她曾陪伴我走過許多傷痛;還有一位同為跨性別女性的朋友,她希望跟我一起在遊行中為跨性別族群發聲。若沒有她們,也許我就不會參加遊行了。

這樣由媽媽、小女孩、雙性戀女性、跨性別女性與性侵倖存者的組合,跟遊行的主流成員(男同性戀者)差異甚大,不過也因此,我認為我們的現身相當重要,象徵多元的遊行本來就不能只有一種樣貌(健康、性歡愉的成年男性)。

我的裝扮與訴求

我不單單只是要參加遊行,更要用自己的經驗做些什麼,於是我遊行前一天製作了「若落實性/別教育 他會知道我不要 我也不會被強暴」的標語,希望性教育與性別平權教育可以更加落實普及,尤其是勵馨基金會倡議的「不要就是不要」與現代婦女基金會倡議的「只有說要才是要」,以及「非典型性侵也是性侵」(惡意拔套、喊停不停、答應口交強制性交)的觀念能根植於人們心中,這麼我所經歷的憾事也不會再度在其他人身上發生。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