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境, 社運發電機

【新聞稿】1117千手牽手護藻礁

文/搶救大潭藻礁行動聯盟

觀塘三接開發案環評雖然通過,但黑手伸入、獨裁浮現令人擔憂;犧牲了國寶級地景及其生態系尤其讓關心環境生態的志士感到憤怒。為了喚起國人對藻礁更深度的關懷,以有利於未來行政訴訟翻轉桃園藻礁的命運,搶救大潭藻礁行動聯盟持續辦理活動,凸顯藻礁的價值與行政的顢頇,希望藻礁早日逃離劫難。今日雖然風雨交加,仍聚集了超過150人到大潭藻礁現場為藻礁發聲,完成千手牽手護觀音的活動!

活動在在大潭藻礁G2區的沙灘上,依照聖經規格裁製的十字架豎立在沙灘上一棵被沙埋得非常穩固、形狀特異的枯木邊,前方就是遼闊的藻礁區;陰沉的天候下,畫面顯得異常悲壯肅穆。

活動的發想者彰化環保聯盟蔡嘉陽理事長首先登上十字架,接著是學者、律師輪番體驗受難的感受,市長候選人陳學聖親自到場,簡短的發表他對藻礁的關懷,也宣示如果他當選桃園市長,必將遏阻這項不當的開發,也會立即宣布指定桃園藻礁為「暫定自然地景」。其他市長候選人楊麗環、朱梅雪都派代表到場聲援本活動。聯盟召集人潘忠政也站上十字架持續約30分鐘,以懺悔之情向藻礁表達心意。

原本由彰化環保聯盟蔡嘉陽理事長帶領的數十架空拍機要以分列式巡航向藻礁致敬,但因為天候不佳、風速太大無法成行,殊為可惜。

彰化環保聯盟蔡嘉陽理事長表示:

2011年我們社會經過反國光石化的洗禮,我本以為政府都已經學到教訓學會更謙卑、更珍惜台灣的生態環境,沒想到今天居然發生比國光石化毀滅白海豚更令人痛恨且野蠻的活埋國寶級的藻礁生態系。

十字架代表的是為人類所做的罪惡而犧牲、懺悔的高度情操,今天我們把自己綁在十字架上,就是要為這個野蠻政府在破壞藻礁所造的罪孽贖罪。

同時我們要讓全台人民知道,這個曾經以愛台灣、環境保護的核心價值取得人民信任而獲得政權的民進黨政府,只用了兩年的時間就比以前我們所唾棄的國民黨還惡質,我們可以換掉國民黨,現在當然也可以換掉這個令人厭惡的民進黨,這就是民主制度。我們呼籲人民用選票來救藻礁,投票給承諾願意保護藻礁的候選人。展現人民的力量讓政府謙卑,人民最大,藻礁永存。

東海大學生命科學系林惠真研發長表示:

藻礁是台灣的寶,珍貴不下於大堡礁,人家的大堡礁是寶,我們的藻礁是草?這裡的頂級掠食性動物裸胸鯙,依照我的團隊調查推估,超過1200隻,種類至少有6種,這是生態非常豐富才可能出現的數字。

深澳換大潭,七千年藻礁換七年天然氣,這是哪門子的經濟學?一級保育類可以移地復育嗎?紅肉ㄚ髻鮫可以轉彎入港產子嗎?是誰在扮演上帝的角色?是誰在摧毀環評制度?

三接被黑手環評通過,這是我們的政府眼光短淺,讓我們感到心痛。無法對大自然謙卑的政府,怎麼可能對人民謙卑?今天在這裡,我要向這個珍貴的地景和生態系表達我的懺悔,我們學者太晚來認識他,導致她現在蒙受苦難。

中央研究院生物多樣性研究中心陳昭倫研究員表示

藻礁是7600年的歲月累積而成,今天這樣的天候也正是他們最喜歡的天候之一,因為他們有刻苦耐勞的基因,如同站在這裡的你我一般;這樣的環境不是嬌生慣養的珊瑚可以順利存活的,當然,一級保育類的柴山多杯孔珊瑚除外。

藻礁的保育,見證了我們國家機器的粗暴與顢頇,凸顯了當今的執政黨

中央研究院生物多樣性研究中心主任趙淑妙博士表示

從國際基因體計畫來看大潭藻礁,2013年歐盟發表生物經濟價值,人類不能再靠石化度日,要向生物學習,所以有了仿生學,就像人工關節、AI等也都是向生物學習的。

我們向大潭藻礁學到了什麼?這裡有多少生物我們不認識?這個寶庫,我們決定要做藻礁基因體計畫,讓我們來向藻礁好好的學習。他們可以在這麼惡劣的環境裡生存7000多年,繼續造礁,守護我們的海岸。

感謝大家今天來到這裡,跟著藻礁一起享受,人生吃苦就像吃補,大家加油!

義務律師陳憲政表示:

藻礁對不起!

御用學者告訴我們大潭藻礁生態不好,沙埋嚴重,但是我們的專家卻告訴我們,這裡的頂級獵食者體長50cm以上的裸胸鯙不下1200隻,兇猛酋婦蟹更超過58 萬隻,這裡同時也是二級保育類動物小燕鷗的繁殖地,更不用說有發現一級保育類動物柴山多杯孔珊瑚,以及國際保育物種紅肉ㄚ髻鮫。到底是誰在說謊?

藻礁對不起!

中油告訴我們,觀塘是三接最好的選擇,其他都要重辦環評,時程來不及,但是眾多學者,甚至是環評委員都講明台北港更適合。而中油最後提出的替代方案,卻只是花幾百億蓋兩座儲槽(原規劃使9座液化天然氣儲槽),真的夠嗎?而另外兩座儲槽甚至也是要重新辦理環評才能蓋,那時程真的來得及嗎?

藻礁對不起!

政府告訴我們,如果觀塘不蓋,天然氣就會不夠,能源就無法轉型。但是從經濟部的資料來看,就算到2025年,我們的天然氣供給還是大於需求,天然氣只是能源轉型的過渡方案,數十年後,這些設備將面臨閒置,我們真的只是要為一些安全儲量,就要破壞7000年的藻礁嗎?

藻礁對不起!

我們承諾,我們會更加努力,永不放棄。也請藻礁不要離我們而去。

環境法律人協會理事長張譽尹律師表示:

十字架,是基督宗教信仰的核心。十字架代表的意義,在耶穌受死之前,原本是處決犯人的刑具,是羞辱。但在耶穌為世人的罪而在十字架上被釘死之後,十字架代表的意義,是犧牲,是愛,是榮耀。

今天,我們在這裡,藉由十字架,我們想要社會大眾傳達的是:藻礁是無罪的,她默默的為我們服務了7600年,提供了我們一代又一代人充份的海洋資源。但賴清德政府卻以違法的環評程序,判她死刑。中油要在她外圍,建造944公頃的工業港,破壞她賴以生存的水文水理環境。

這是不對的。藉由十字架,我們要告訴政府,我們願意為了藻礁犧牲。台灣的環境,大潭藻礁生態系,生存在其中的柴山多杯孔珊瑚、紅肉Y髻鮫幼鯊、兇猛酋婦蟹、裸胸鯙、小丘多彩海蛞蝓等等,都需要我們的珍視與保護。

在這裡的人們,都無私的犧牲了自己的時間、金錢、甚至身體健康,只為了保育藻礁。我們希望,如果你看到今天的行動,你也可以投入保育藻礁的行列。

桃園市長候選人陳學聖表示

藻礁我在2009年擔任桃園文化局長時就曾辦理藻礁的吶喊,之後也始終和潘老師站在一起守護草礁。鄭文燦以觀塘三接換深澳,是明顯的嫌票太多,不在乎桃園人的感受。

桃園這國寶級地景是我們的驕傲,是台灣之光;我當選後一定勒令停工,立刻指定桃園藻礁為暫定自然地景。在這藻礁蒙難的時刻,我也誠懇的呼籲桃園市民一起來搶救藻礁。

蟹類專家靜宜大學劉烘昌博士表示

我是研究蟹類的,也走遍了世界各處的海岸做蟹類研究,可以說當今走過世界海岸研究螃蟹的人沒有幾位比我走過的海岸線長。我早年一直不以為桃園的海岸有什麼值得研究,因為這裡看去黑嬤嬤,汙染又是全國最嚴重;但是去年我被這些搶救藻礁的朋友感動,特地來做研究,才發現這裡的螃蟹豐富度,竟然遠高於墾丁國家公園潮間帶。

搶救大潭藻礁行動聯盟召集人潘忠政表示

雖然努力的七年,但是仍很慚愧地要說一聲:藻礁,我們對不起你!

鄭文燦市長背信忘義、還栽贓環團是移花接木、混淆視聽,在我們到市府前抗議後還是不願劃設暫定自然保留區,更不面對自己背信忘義的事,擺明了要讓惡名和自己常相左右。

未來,我們會每年在10/8環評史上最黑暗的一天前後都舉辦牽手護藻礁活動,永遠提醒鄭文燦、蔡英文他們失信於民,也警告對環評伸出黑手的賴清德,獨裁的進化看起來很有魄力,但若是建立在不當的開發案上,是不可能受到公民的認同與尊敬,若不及藻改懸易轍,公民只有用選票制裁!

約11:30,全體參與的民眾在藻礁前緣的沙灘上,圍著十字架高喊【藻礁永存】、【保育藻礁,永不妥協!】這些當今最顯赫政治人物的諾言。

12點後,風雨仍不停,觀察藻礁生態顯然有困難,搶救大潭藻礁行動聯盟召集人潘忠政宣布取消今天的藻礁導覽,但預約今天所有到場的夥伴們得以在明年的【藻礁生態夜觀】秒殺活動裡取得優先錄取資格,邀請大家在春、夏兩個最適合觀察季節的晚上,來深度認識藻礁的生態系,來探視一級保育類的柴山多杯孔珊瑚。

之後,大家互道珍重再見,彼此相約明年再來牽手護藻礁!

標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