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權

「輪椅長征」輔大-新莊站間 一路障礙 被迫輪向馬路

文/公庫記者楊鵑如

從捷運輔大站出發,用行走方式走一站到新莊站要多久?四肢健全的「直立人」約五到十分鐘,無法行走的「輪椅族」恐怕得花上一小時了!10月19日這天,殘酷兒展異團、台灣同志遊行聯盟、台灣障礙者權益促進會及行無礙資源推廣協會等團體舉辦「輪椅長征行動」,請新北市議員李坤城與馬拉松國手張嘉哲坐上輪椅「輪」一站捷運站的距離,由輪椅族身障朋友教導「直立人」輪椅行進時的技巧,並沿路解說行進中會遇到各式各樣的阻礙與困難。

141019-7

141019-3

馬拉松國手張嘉哲 挑戰輪椅上坡

 

141019-6

新北市議員李坤城:「還有多遠啊?怎麼還沒到新莊站?」

從輔大站出發,前來聲援的學生也坐上輪椅,途中發生不少輪椅卡在上坡、下坡往前衝、被迫逆向與車爭道或是直接「翻輪椅」,最後花了快兩小時抵達捷運新莊站,過程險象環生。最後到達時每個人都非常疲累。主辦單位希望能藉由這樣的行動讓各政府相關局處了解,唯有坐上輪椅「輪」過一次,才會知道如何打造城市中真正的無障礙設施,讓身障朋友更容易出門,參與社會。

141019-12

騎樓進的去不一定出的來?

能夠出門、暢行無阻只是一項基本權利。殘酷兒展異團負責人Vincent是一位身障同志,他說僅僅一站捷運站的距離,就讓身障朋友「比登天還難」,說是用生命冒險出門一點也不誇張。Vincent表示,新北市政府宣稱要打造「幸福城市」,身障者連通行都有困難了,哪來的幸福?他舉例,政府常說身障者要勇敢走出家門,參與社會。但是身障朋友走出家門那一刻,號稱無障礙的「低底盤公車」就有各種狀況,例如司機說公車上座位滿了、輪椅席有人佔據,公車上不去,如何交朋友、約會、聊天、上班上課?

Vincent解釋「輪椅長征行動」的遊戲規則:「當每個人坐在輪椅上的那一刻起,把今天一小時當成你的一生。對我而言,我是終身在輪椅上,輪椅就是我的腳,我不會把我的腳切開。輔具是我們身體的一部分。」話才說完,就有「直立人」不小心想站起來。

141019-10

輪椅上坡,若緩坡不夠易卡住

輪椅長征開始,馬上面臨人行道最常見的輪椅上下坡,Vincent傳授直立人一些輪椅技巧,例如輪上坡不能用衝的,可能會造成身體往前傾摔倒,對於下半身無力的身障朋友,可能一摔就起不來了;輪椅下坡,可用倒退方式,正面下坡可能會煞車不住。只見輪椅族得像坐雲霄飛車一樣,因為上下坡不斷,坡度又不一,感到窒礙難行。Vincent說,之所以會邀請馬拉松選手張嘉哲,是因為運動員有體力又有毅力,「那我們今天來看看,他會不會受不了從輪椅上跳起來。」

141019-9

輪椅下坡,倒退方式行進較安全。

141019-18

破碎地磚

141019-13

輪椅行經破碎不平路面

141019-15

人行道劃停車格,輪椅族被迫輪向馬路

141019-16

輪椅族被迫與車爭道

141019-17

汽機車阻擋輪椅族

141019-20

騎樓空間停滿機車

再來,破碎的水泥、地磚路面,讓輪椅族行經時顛簸難行,狹小的人行道,騎樓裡亂停機車、佔據騎樓空間,輪椅族可能進得去出不來。甚至是人行道被劃停車格,停滿汽機車,身障者被迫輪向馬路上,整個長征過程數度與車爭道,卻是不得不為的選擇。輪椅族為何看不到迎面打招呼的朋友?Vincent說:「輪椅族必須緊盯著路面,隨時得注意路面狀況。我們的世界只是在一般人的腰部。」

坐上輪椅的新北市議員李坤城說:「還有多遠啊?怎麼還沒到新莊站?」李坤城說,前半段路程還試圖盡量用手來推輪椅,但是過一半路程後忍不住要請人幫忙推輪椅。一路上沒什麼力氣的話真的是沒辦法輪過這段路。不僅如此,他深刻體驗到不得不逆向輪行在馬路上,一般用路人也不太友善。他呼籲各首長也要坐輪椅試試看。
141019-23

馬拉松國手張嘉哲坐著輪椅行經停滿機車的騎樓後,第一句心得是:「首先要坦承道歉 我以後不會亂停摩托車了!」張嘉哲是第一位在北韓參賽的臺灣運動員。他在兩年前參與北韓平壤萬景臺馬拉松賽事(Mangyongdae Prize International Marathon)跑出2小時16分06秒佳績獲得第7名。今年年初訓練時身體受傷,正在復健休養。張嘉哲說,受傷開刀期間曾拄拐杖坐輪椅,在台大醫院就診時,台北市的無障礙環境也不是很方便。他明顯感受到使用輔具時會有很多挫折,甚至得遭受他人異樣的眼光:「我覺得我的自尊心有受到傷害,我沒法跟以前跑步的時候一樣有自信。」他表示,體驗之後才會有同理的對待,他為身障者勇敢上街挑戰社會價值觀感到敬佩,同時今天行動過後,希望能透過自己是運動員的影響力,讓大家更了解到,無障礙環境亟需被改善。

141019-8

141019-21

新莊區中正路騎樓地磚

為了這些顯而易見的缺失無障礙設施,身障團體向政府投訴的信件都石沉大海。Vincent認為,身障團體經常呼籲政府改善,政府卻認為身障者要求太多。對於一路上阻礙重重,政府的思維是:你(身障者)幹嘛跟一般人走一樣的路?你可以繞遠一點的路走。Vincent反問,身障者身體已經不方便了,還不能走跟一般人一樣簡潔的路?難道身障者要比一般人多一點考驗,挑戰身體極限?

標籤:,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