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境, 自從六輕來了

讓石化廠的高牆倒下吧!

圖/由作者提供

文/劉欣恆(<自從六輕來了>電子報編輯)

 12月3日,我在FB上收到一則「劉永鈴大哥的願望」的影片,影片的說明上寫到「現在在後勁種田的他,每次講到跨年活動,就想找些年輕人來,一人一支鐵鎚,把中油的圍牆一槌一槌地敲下來。讓大家把敲下來的石頭帶回家做紀念。」因為這支影片,我決定將人生第一次跨年活動獻給後勁鳳屏宮。

還記得1997年時為了瞭解七輕可能造成的污染問題,才在鹿港粘錫麟老師口中,鮮活的聽到後勁反五輕的故事,以及後勁人長達數十年的苦難。可是,我從來沒有來過後勁,更遑論親自參拜鳳屏宮。想像中,五輕與後勁的關係,大概就像六輕與麥寮,有著既接近又遙遠的距離。沒想到,一抵達鳳屏宮,整個感受是遠遠超過文字與口述所能表達的──五輕的燃燒塔,就矗立在鳳屏宮的正後方,夜色中,仍然會隱隱看到已經停止運作的燃燒塔上燈光一閃一閃的發亮;五輕的圍牆,距離民宅居然只有一條小小道路的寬度。

當地的居民告訴我,那座圍牆,圈住了後勁的發展與居民的去路,卻擋不住五輕所帶來的各種污染。直至10月五輕停工之前,空氣中時常瀰漫著惡臭,每天晚上是在伴隨著轟隆的、低頻的機器運轉聲中入眠。雖然點水就會燃燒的「魔術」已獲改善,但是,因不知道地下水污染的範圍到底有多寬,所以,仍然不敢飲用、使用地下水。而他們,就在這樣的環境中度過25年。我很難想像,如果我是住在這裡的居民,怎麼不會發瘋。

25年啊,是多麼漫長的歷程!還記得去年的跨年因為五月天與歌迷同歡,就引起週遭居民強烈的不滿,張惠妹還被禁唱〈三天三夜〉,是誰有這樣的權力,讓這些人在這種環境中度過25年?

鳳屏宮跑馬燈上打上「慶祝後勁中油關廠熄燈環保敬老跨年晚會」

就在這個歡慶苦難即將結束的鳳屏宮廣場上,擠得滿滿的都是人,道喜之聲不絕於耳。有老人家在完全聽不懂客家話的情況下,跟著生祥樂隊的節奏,打起拍子。也有全家大小出動,鋪個塑膠布席地而坐在廣場上野餐。還有人拎個酒瓶,就在樹下開始抬槓。四座廟宇的神明,也高坐在台上,與所有後勁人同歡。

在即將倒數計時的時刻,四叔黃奕凱在台上講到「到今天晚上十二點以前,都還是在二十五年的期限內,所以我們一分鐘也不會打擾中油;十二點過後,我們一分鐘也不會給他們。」現場頓時響起了巨大的歡慶掌聲。

如果「年」是一種怪獸,我想,在後勁人的心中,他大概就跟石化廠長得差不多。真希望今晚後勁發出的聲響,能夠引動全台的民心。有一天,麥寮、林園、仁武……都能迎來沒有石化廠的第一道曙光!

20151231_203247

鳳屏宮廣場上擠滿歡慶五輕關廠的人潮

20151231_231415

生祥樂隊唱出石化廠附近居民的悲哀(背景圖是台西居民捧著兒子的遺照)

標籤:,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