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權, 社運發電機

【新聞稿】民間兒少團體齊聚凱道 呼籲總統落實CRC公約、捍衛兒少人權

文/CRC民間監督聯盟

CRC民間監督聯盟等30多個團體今日上午齊聚凱道召開記者會,響應11月20日即將到來的《兒童權利公約》國家報告國際審查,提出九大訴求並發起「一人一信 呼籲總統捍衛兒少人權」活動。九大訴求包括「保障表意參與權,還我十八歲投票權」、「捍衛學習自主權,」、「校園要有人權,體罰就是虐待」、「青春要Hold住,情感教育不能等」、「保障兒少生存權,遠離受虐與家暴」、「減輕學貸壓力,保障勞動權益」、「還我快樂學習權利,校園不該有霸凌」、「保障表意參與權,兒少有權參與決策」、「我玩故我在,還我兒童遊戲權」等。半個月以來,至今已有近千名兒童、青少年及社會公眾用各種方式,寫信或寄明信片告訴總統他們對於兒少人權的心聲。

CRC民間監督聯盟召集人、台少盟秘書長葉大華表示,《兒童權利公約》國內法化以來,台灣將近400萬位兒少的人權落實情況,將在下週的國際審查會議見真章,請社會公眾特別是服務兒少的專業工作者持續關注,包括安置機構、學校與社區內的兒少都應享有《公約》所承諾的各項權利。葉大華說,人權公約國際審查不該是政府默默關起門來做,政府應面向公眾,具體回應聯盟的九大訴求以及三大方針:包括建立專責的兒少權利機構、兒少預算應全面提高到至少總預算的5%以上、以及透過在職訓練讓兒少及其利害關係人都能了解公約的內涵等。

出席的客家電視台小O事件簿的官愛小記者表示,在兒少的生活中很少有機會表達自己對於周遭環境與政府決策的想法,因為整體的教育體制與社會風氣都不鼓勵兒少表達自己的意見,大人總是只要兒少追求考試成績與升學,卻將兒少的意見當作多餘的麻煩,但兒少想要的與大人想要的不一定相同。官愛表示,現實上由於兒少沒有選票,兒少意見不如有選票的家長意見容易被政治人物接受,兒少能做的是運用表達自己的經驗,努力成為有創意、有主見的人,但若社會不將兒少看作有想法的主體,《公約》理想的實現仍將遙遙無期,大人們應該提供有效的方式讓兒少說出自己的心聲。

客家電視台的節目企劃許珮甄則現場朗讀各地「小O們」(註:客家話的「小孩」)的心願:蘭嶼的兒少希望總統在當地建設醫院、清除海邊垃圾,以及將核廢料移出蘭嶼;嘉義的新住民二代國中生們希望總統能補助回鄉機票,讓他們能偕同母親回鄉與親人團聚,也希望各級學校都有新住民母語課程,讓新住民文化得到重視;彰化一間中輟學園的兒少,希望總統增加偏鄉的公車班次以利上學、增加圖書館的藏書和借書管道、提供更完善的技職升學管道讓他們靠手藝功夫升學,以突破外界對他們的負面標籤。

台灣大學學生會會長林彥廷表示,新聞報導蔡政府要啟動18歲投票權的修憲案,但2016年也曾提過卻告破局,他提醒政府應主動積極保障兒少的表意權,主動將兒少意見納入各項政策制定的過程;現行包括儲蓄帳戶等多項政策成效不彰,就是因為沒有納入兒少意見。林彥廷表示,希望政府從各個法規面向實踐《公約》保障的兒少權利,例如兒少集會遊行表意權仍受現行《集遊法》20歲以上的限制而未能實現。

負責參與推動本次兒少報告的輔仁大學徐伯瑜同學表示,兒童要活下去以及被聽見是同等重要的權益,因此CRC特別設計了兒少報告制度,就是讓兒少可以提出自己的報告並與國際審查委員直接對話。本次CRC民間監督聯盟培力多元兒少提出了13份以上的兒少報告,反映出來自台灣各地、背景多元的兒少的生活問題,這些心聲只有兒少自己能表達,政府制定相關政策時,應將兒少意見考慮在內,讓CRC不只在立法院,而應具體落實在整個社會與生活裡。徐伯瑜說,政府應加強社會教育,讓兒少與成人都知道:兒少的聲音應該被聽見。

全國教師工會總聯合會詹政道主任表示,升學壓力讓台灣兒少年齡愈大愈失去遊戲休閒權,全教總等教師團體一直呼籲:不能讓考試卷與第八節課綁架了學生實踐創意的時間與機會。詹政道說,希望政府正視這個問題,一年做不到,4、5年內也應該要做到,CRC國際審查在即,教育部現在就該上緊發條。

台南市陽光真愛青少年關懷協會許素芬總幹事說,她特別找了20歲的阿明一起來聲援,她說台南鄉下有很多像阿明一樣的「歹命子,但不是歹子」的少年,他們南部兒少人權的處境相對之下更加糟糕。最近半個月她接連送走兩位尋短離世的孩子,因此她邀請大家用一分鐘時間默哀,對不重視兒少人權的政府表達無言的抗議。這些孩子重病、家境困難卻缺乏資源接住他們,政府沒有照顧到他們的基本生存權利。

勵馨基金會執行長紀惠容表示,跨性別氣質的孩子特別容易遭到校園霸凌,因為校園沒有落實性別平等教育與情感教育,讓他們無法符合二元性別想像而遭受到各種暴力對待。紀惠容說,已經有太多兒少痛苦自殘、厭食甚至輕生的慘案,政府不能由於部分團體基於信仰觀念或家長顧慮的反對,就忽視或不落實校園的性平與情感教育。

台灣兒童權益聯盟執行長林月琴表示,前瞻計畫中的一些政策希望提高出生率,卻沒有關注同樣重要且日益增加的兒少死亡率,政府應改善交通混亂與校園霸凌問題對兒少造成的殘害與傷亡,以免出生的都不夠死。林月琴說,為了讓台灣兒少都能平安長大,政府應設立兒少安全專責機構,而非只設立少子化對策辦公室。

人本教育文教基金會執行長馮喬蘭表示,最近很多縣市首長爭取加碼教育津貼,但卻忽略了很多小孩在幼兒園受虐、遭遇酷刑的事件,有兒少不只被關到廁所、綁在椅子上,甚至被老師打到眼角縫5針,被老師拉斷手,這些已經是酷刑,卻被大人說成只是「不當管教」、「不得不然」而被迫忍耐,這不是一個文明國家應有的作為。馮喬蘭說,台灣若不反省體罰就是酷刑的問題,《兒童權利公約》亦將淪為空泛的條文。

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副秘書長彭治鏐表示,儘管國際審查委員早已提醒性別教育與情感教育的重要性,但台灣的CRC國家報告卻從未提到有關於LGBTQI多元性別兒少的處境。近年來許多受暴而自殺的兒少事件頻傳,卻見反同團體繼續假借家長名義,將兒少當成自己的所有物品,不將兒少視為有權利的主體,根本抵觸CRC的兒童最佳利益與禁止歧視的原則。因此落實性平及情感教育才能真正保障兒少的生存發展權利。

還我特色公園行動聯盟潘汝璧表示,特公盟是由一群孩子的父母組成,是公園的重度使用者,他們今天走上街頭要爭取的是所有兒少的遊戲權利。潘汝壁說,台灣太重視開發,導致大幅減少兒少能夠遊憩的空間,當她發現連公園都不能騎腳踏車時,感到非常地震驚,據特公盟統計,台灣平均每10000位兒少排隊等一個盪鞦韆,每40000位兒少排隊等一個沙坑。潘汝壁說,不僅遊憩空間,公共空間也應考量到兒童遊戲的需求,若公共空間都是只能看不能摸的陳設,將造成公眾與兒童之間的對立。葉大華補充說,青少年的遊戲權也受到忽視,例如極限運動在台灣只有不到5個場地,而且缺乏適當的維護。

青平台基金會劉璐娜主任則表示,有一群司法少年向來無法發聲,社會希望司法少年受到矯正,但近年來矯正機構頻傳暴動事件,表示現行的矯正教育方式出了問題,不僅場所封閉、人力不足,甚至有管理員不當授權少年去管理其他少年,非專業的處理,造成更多的霸凌與性侵問題。劉璐娜說,當少年受到管理員的報復、同儕排擠與連坐處罰,只好被迫學習黑社會的持強凌弱法則,但家庭有狀況、情緒有狀況的少年早已身心受創,在缺乏足夠支持之下,更易尋求酒精與毒品以慰藉心情。因此觸法少年的兒童權利亟須關注 !

台灣家長教育聯盟黃聰智常務監事表示,現在孩子早上很早出門,晚上很晚回家,學校課程導致家長見不到孩子的面,剝奪了家庭共餐與互動的時間。黃聰智說,台家盟全力支持「還我第8節課與學習的自主權」的訴求,希望教育體系要將時間還給孩子與家庭。

台灣人權促進會副秘書長施逸翔則表示,下週的CRC審查已經是台灣政府的第6次的人權公約國際審查,政府有很多經驗,而國際審查專家也說最好的國家報告應該是誠實的報告,但之前我國的國家報告都跟現實落差很大、政府官員答非所問,因此他呼籲出席的政府代表要好好研讀CRC各種一般性意見書,且能聽清楚審查委員的提問,並能誠實回答問題。

記者會尾聲,開始落實CRC的第一哩路:關注CRC的民間團體、兒童與青少年們結成隊伍,從凱道途經總統府與學校,親手投遞出寄給蔡英文總統的信,傳遞對兒童人權的渴望與期盼。CRC民間監督聯盟呼籲教育主管機關及各級學校,讓兒少能從小在目睹CRC人權標準的實踐執行中學習與發展。最後,葉大華帶領大家一起高呼「沒有落實CRC 兒少人權慘兮兮」、「一人寄一信 小英總統請回應」,呼籲小英總統在下週CRC開幕式致詞時能正式回應聯盟的九大訴求與三大方針,主動回應台灣兒少與公民社會的期待,以逐步改善兒少人權慘況。

【附錄資料】CRC國家審查與「一人一信,呼籲總統捍衛兒少人權」活動

【附錄資料】近十年來台灣兒少人權議題的慘況

【附錄資料】CRC聯盟三大訴求

【附錄資料】CRC國家報告國際審查看門道

「一人一信,呼籲總統捍衛兒少人權」短片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