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權, 投稿, 政治

【投書】中國迫害新疆穆斯林——一名法學院學生的觀察

圖/不說話不代表我無話可說。

文/魏彥林(北京清華大學法學院畢業生)

最近網路上流傳關於新疆穆斯林受到壓迫的影片與新聞,讓筆者想起在2014年的夏天曾短暫在新疆法院以學生的身分參與司法實踐的經歷,並在此之外觀察到許多關於中國政府對穆斯林族群的控制手段。

極端宗教主義份子?

中國政府不斷宣稱新疆聚集著許多極端宗教主義份子,並且以「危害國家安全犯罪」作為法源依據來對其進行審判。然而,筆者在四年前到新疆烏魯木齊撒伊巴克區基層人民法院參訪時,在一場法院內部的交流會議中就有檢察官提出「不知道該怎麼處理已經被逮捕的極端宗教主義份子」的問題,因為刑法中缺少了該行為的規定。

這個問題在任何國家裡聽到都會覺得十分詫異。「法無明文規定者不罰」作為現代刑法學的基石,一項亦被中國政府編入刑法典中的原則,竟然會公然被檢察體系與法院體系違反,還到處求教,希望政府可以完善相關刑法規範,以填補「法律漏洞」?在不確定刑法典是否將其行為規定為一種罪行、亦不知該如何在刑法中定義極端宗教主義份子的情況下,據當時與會檢察官的報告,在2014年已經有三百多人因此被非法地剝奪人身自由。

對居民密切的清查

中國的法官,除了審判與法院的行政事務,身為公務員的他們亦承擔著許多政治職能;在新疆,任何公務員都有會承擔的政治職能即是人口調查(控制、監視)。中國政府通過挨家挨戶、入口入戶的方式對當地的居住情況進行極為嚴密的清查,諸如「是否有訪客來訪」、「住家附近是否有可疑人員」……等問題,都會定期地被鉅細靡遺地記錄下來,以防止「恐怖份子」聚集的可能;每周,法院的行政人員、法官都會根據排班親自到附近社區進行參訪,以落實這項浩大的工程。
在2018年的今天,或許中國通過「天眼」監控就可以達到相似的效果,但以「人力」進行的監控工程,或可以想像中國政府投入了多少人力與物力,僅為保障整個城市的「生存」與「安全」,但卻犧牲掉了許多實際上寫入中國憲法的人權。

對公共安全的「極端」保障

在新疆最令人印象深刻的莫過於火車站的廣場。廣場外雖是人擠人的大街,但廣場內卻只站著一名全副武裝的武警,並在出入口配置嚴格的安檢措施;在一次被稱為「冒險」的出行中我們參訪了穆斯林族群主要採買生活用品的大巴札商業街,這裡絕大多數的漢人卻都是站在防護盾之後、頭戴鋼盔、被帶步槍的武警(或是軍人);所有市集的出入口當然也有相應的安檢措施。在漢人聚集的街道上,則是在每一個公車站都設有X光機以及武警,雖裝備較少,但相比起北京天安門廣場的安檢設置,此處安全保護的級別仍高出許多。

或應該注意的是,中國官方所描述的極端宗教主義份子基本上都會攻擊漢人、而非少數民族,是故這樣的「安全措施」仍完全是對於穆斯林族群的極端控制、監視手段。

對穆斯林族群的偏見形成

在清華大學的日常生活裡,每個年級雖然或多或少都會有穆斯林同學的身影,但一般學生對他們生活的理解卻是極其有限。首先,清華大學裡有穆斯林宗教背景的同學也少之又少,很少有機會能夠了解他們的生活;再者,學校裡雖有獨立為穆斯林同學設立清真食堂,但其他非穆斯林同學竟不能在該食堂用餐;最後,若要通過網路了解新疆,又會有中國言論審查機制的阻礙,同時新疆亦曾有過312天被斷網的歷史,可見其網路管控又更為嚴格。

或值得一提的是:當我們在大巴札「探險」時,一位漢族學生竟覺得非常恐懼,甚至深怕自己會被恐怖份子襲擊、傷害,即使人們完全無法從他們的外表區別他們究竟是不是恐怖份子、即使他們班上也有來自新疆的少數民族同學,且這樣的「探險」(出行)就我看來僅僅是能多了解這群人生活的機會而已!雖然對穆斯林的偏見在世界各地都有,在台灣亦是,但在大力強調自已擁有超過五十個族群的中國,竟仍會出現如此強烈的偏見,這令人不禁疑惑:這樣政治宣稱究竟是否促進了族群間的互相理解?

我(們)能做什麼嗎?

很遺憾的是,對於有著特殊身分(台灣人)的我,很難能在中國接觸更多相關的信息,包括更多統治西藏與鎮壓新疆少數民族的粗糙手段。在離開新疆以後,我雖有持續對於新疆的報導進行追蹤,包括強迫吃豬肉、禁止實行信仰……等等,但卻深感無力。或僅能作此文,將這些事情記錄下來,以期公平。

標籤:,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