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權

生理需求做愛自慰天經地義 手天使遊行爭性權、反污名

文/公庫記者許詩愷

手天使、同志諮詢熱線協會等性/別團體為提倡障礙者的性自主權,昨晚(10/20)在台北萬華舉辦遊行。他們強調,性慾是正常的生理需求,障礙者並非生命鬥士,也是擁有性慾的普通人,卻因為社會風氣、法規限制的影響,障礙者的性權始終遭壓迫,甚至被忽略。

手天使創辦人Vincent直言,障礙者只是身體上有些先/後天病狀,行動相對不便,但大家一樣要吃喝拉撒睡,擁有自己的個性和想法,而「性」身為人類的基本需求之一,障礙者當然會有性慾,有不同的性向、癖好,這些都是非常自然的事情;然而社會大眾只把障礙者視為需要幫助的弱勢族群,從未看見他們真實的面貌,再加上「性」長年被污名化,成為無法公開談論的話題,於是障礙者的性、老年人的性,各式各樣「不符合主流價值觀的性」被當成異類,打破這些刻板印象,就是手天使連續兩年上街的目標。

「我們希望台灣社會不要再偽善了。」同志諮詢熱線社工主任鄭智偉說明,不分障礙者、老人、一般人,人人都有享受愛的權利,更不該假裝我們的生活中沒有性,而萬華是台北市最多性交易場所的區域,本日遊行選擇在此舉辦,便是希望向充滿活力的街區傳達這些再自然不過的觀念。

但鄭智偉也指出,即使萬華區旅館林立,仍有許多店家未建置無障礙設施,櫃檯人員無法協助障礙者入住,甚至不歡迎他們上門,這個社會既否定性的自然存在,同時加重、忽略了本就被漠視的障礙者族群。鄭智偉強調,障礙者權益涉及教育、長照、醫療、社工資源、社會風氣等多領域,唯有政府帶頭訂立制度,妥善提供協助,才能滿足障礙者的基本人權,不能只靠民間組織燒熱情維持。

而針對上述問題,手天使提出四大訴求:障礙者進行性交易娼嫖皆不罰、落實情慾空間的無障礙環境及友善對待、保障障礙者的獨立生活空間、性平教育及性教育必須包含障礙者觀點。當隊伍從龍山寺出發,繞行艋舺公園和剝皮寮一圈時,Vincent也不斷帶頭疾呼「我不是生命鬥士,我們不是天使」、「障礙者需要性,請給我性教育,還我無障礙性權」、「長照不只餵食換尿,更要撫摸自慰打手槍」等口號。

「沒有性的生活,還能叫做自立生活嗎?」性別平等教育大平台專案經理張明旭說,他在推廣性平教育的過程中長期接觸特教學校,在台灣的性教育、性平教育長期不足的情況下,特教老師更會對NGO回應,光是協助學生自立生活便來不及了,沒有資源再教這些東西。張明旭透露,特教系統中缺乏性教育,尤其是障礙者觀點的性教育,只會害學生處於壓抑中,一輩子無法理解自己的身體和心理。

精神科社工師汪汪也提及,他曾輔導過一名年約20歲的智能障礙者,即使他知道自己渴望親密關係,仍會被家人或工作人員阻止,擔心懷孕後的遺傳風險,他知道家人如此花費心力照護自己,只能持續壓抑生理需求;有社工師一時喪氣,心想是不是要建議他們去結紮,有障礙者因為從沒接受過性教育,在身體自然驅使下撫摸他人,卻因此被提告,還受批評是「精神問題」,被家人告誡「不要看那些東西,不要想那些東西就好。」

張明旭進一步補充,當障礙者心生疑惑,對他們不瞭解的事情(生理需求)提出問題,甚至付諸行動時,特教老師常常會安慰說「你們是爸爸媽媽的天使。」用這句話打消他們因陌生而產生的罪惡感,最後造成二度壓迫。汪汪則強調,這些性需求在障礙者身上,是非常真實的事情,但是「我們的教育,我們的法律,我們的政府體系,常常忽略不一樣的朋友。」

同時擔任手天使、同志熱線志工的障礙者研嘉坦承,障礙者的日常作息遠比外界想像中辛苦,今天出門參加遊行也花了許多功夫,在這麼煩悶的生活中,她慢慢發現自己的情慾需求,發現自己是雙性戀,透過自慰感受到自己的存在;她直言,社會大眾只把障礙者看成生命鬥士或天使,要他們好好活下去,障礙者不該有生理需求,不能選擇自己死去的方式,這就是壓迫和歧視。

另一名手天使志工阿空分享,他開始和障礙者們做朋友,為他們提供服務後,才知道這年代仍然有公車、計程車不讓障礙者上車,甚至性交易也會被拒絕,這已經是發生在台北市的情形,那住在其他地區,或者家境更弱勢的障礙者會是什麼處境?阿空更指出,2011年《社會秩序維護法》修法後開放合法性專區,目前卻沒有縣市願意帶頭成立,需要服務的族群只能繼續遊走法律邊緣,其中便包含障礙者。

阿空對此主張,我國政府必須盡快設立性專區,並且滿足「拒絕剝削、尊重專業、建立制度」等前提,未來性工作者也需要成立工會保障勞動權利,對外宣傳正確的性知識。鄭智偉也提到,他們曾協助障礙者去拜會政府機關,請他們正視障礙者的性需求,對方卻回應「可以去申請手天使服務。」但手天使成員僅20餘人,不可能同時滿足數十萬障礙者,並且從政府態度便可發現,手天使、障礙者權益促進會等團體開始上街這幾年來,政府從未認真面對過這項議題。

鄭智偉舉例,在部分性交易制度化的歐洲國家中,政府會為障礙者規劃特別服務;若以台灣來說,障礙者、家人、社工、照護服務、性工作者等相關人士卻處於「弱弱相殘」的情況下,人與人之間的情感、照護成本都不斷衍生更多困境,唯有政府介入協助,從小提供正確的性/別教育、為成年人和長者設計符合需求的出口,才能讓他們真正活得像個人,並逐步改善社會風氣。

延伸閱讀:
我們也要做愛!手天使遊行百人爭障礙者性權(2018.05.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