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 反全球化

無限上綱的秩序神話

文/梁晨 (台大政治系畢)

本次太陽餅運動我有幸從3/19就參加到3/30,也有幸和本次運動的糾察們來往過幾次,我只能說:本次運動的糾察制度,真的是讓我看到公民自律如何走上自我規訓一途,正向的秩序如何變成嚴密的制約,為了運動好的說詞如何變成爸爸媽媽式的為了孩子好。在我這個邊緣人退出這次運動之際,我就貢獻一篇個人對本運動糾察制度的觀察。我希望(但卻不敢期望)本次運動結束前這些問題會有解決辦法。

永遠雲深不知處的糾察總部

每個糾察都說有自己的總部,最後都不知道他們到底總部在哪,儼然是卡夫卡的小說劇情,不知道為誰服務的服務,不知道為誰維持秩序的秩序。每個糾察都正氣凜然,但到底為誰服務又說不出個所以然。如果有個人夠勇敢說他隸屬陳為廷和林飛帆底下就算了,可是又沒有。總之就是一群不知道由誰帶頭卻組織超嚴密的類警察團體,以維持秩序維持醫療通道為由,控管群眾的程度根本和警察有過之而無不及。

接著,所謂真的比較接近所謂『總部』的糾察的架子非常大(但他們仍然不是總部喔,總部的人是不會現身滴,不要忘記這是卡夫卡的寓言啊!),之前我們後勤要到立法院外開罷課記者會,請內場糾察幫忙,位階看似比較下層的糾察不知道狀況,聽從上層指令的他們不能幫我,而他們可以幫助我的上層也不甩我,最後我得自己疏散群眾。後來還是到記者會快要開始,才有個人後來跟我說:『嗯,對,我們剛確認過你們要開記者會。』!啊,是怎樣,如果沒確認,那我們不要開記者會了是吧,那就不要罷課然後沒人來也沒差,反正有糾察就好了,嗎?嗯,這或許也不能怪糾察,只能怪這個活動太多鬧事的人,所以糾察們有權力不信任任何人,包括是要去開罷課記者會的同學們?

完全與民主和平等背道而馳的運作方式

又,整個糾察制度讓我最受不了的,是只要糾察知道你是特殊運動相關的人士,就會態度一百八十度大轉變,一直跟你說辛苦了,然後讓你走。這簡直是我見過史上最民主最平等的制度了。

很多糾察都是從原本坐在路上的學生招募來的,但是戴上了臂徽後,他們好像都產生出一股:『啊我是糾察,我有我守護秩序的使命,這使命超級崇高超級偉大』的情緒,於是就開始瘋狂的管東管西。只要你不是上級或其他糾察,你就只是個路人,就要乖乖服從秩序(這可以參照胡幕情之前的臉書文)。可是如果見到身分跟他們不同的工作者,或是位階聽起來像是他們上級的人,例如當場控或主持人的我,這些糾察又會回到民眾的身分,跟我們說辛苦了,然後讓我們從特殊通道通過。我真的不懂,各位原本可能也只是路人的糾察們,到底為什麼要這樣內化一套階級制度,然後在自我實踐呢?為什麼他們就那麼想成為一個金字塔的階層中的小螺絲釘呢?

舉例來說,醫療通道絕對是這次運動場外最惹人厭的問題,糾察的態度好像就是:路人們憑什麼去跟神聖的醫療人員搶路?即便醫療人員可能一天只出現一次,或是根本不會出現,路人還是不得通行。但只要我說我是主持人在趕時間,我又立刻獲得了走醫療通道的能力。但到底為什麼會有這種狀況,管路的糾察除了神聖化『醫療通道』,還有說給工作人員方便外,又說不出個不能走的理由,最後乾脆就放大絕:『喔去問我們上級』。問題徵點就又回到本文的第一點,永無止盡的上級。誰在乎民主平等?上級和秩序才是重點!

我們要維護的是秩序!!秩序!!!

10170231_776751432338079_1128934612_o

我跟糾察的恩怨當然不只罷課記者會,讓我講一下讓我寫這篇文的導火線:3/30號,五十萬人遊行當天,因為早上有一台救護車通過,青島林森路口的糾察留了將近三分之二的路當醫療通道,所有人都得走人行道,直到下午快三點,青島東路擠滿了人,糾察還是堅持那邊的路要給救護車通過。嗯,結果我和我的暴民朋友堅持走醫療通道,看到騎過去的是糾察幹部的機車。我們問了第一個糾察可不可以改變管理方式,她除了不准我們走那條路外,什麼也說不出來,就叫我們去找他的長官。找到她的長官,結果因為很熱很吵我們很不爽,他的長官先叫我們冷靜,接著便很理直氣壯的說總部叫他們留的,我們講一講,就有七八個人圍上來,真的就是前後左右包圍我們的圍上來,剛好他們又都因為遊行要求穿黑衣服,這除了讓我跟我朋友感到十分渺小與不安外,更讓我理解權威果然是無所不在。

太陽餅運動被大家稱讚是個有秩序的運動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嗯約莫十天了吧我想),但這個秩序除了是學生與公民自發的之外,我真的覺得糾察功不可沒。學生與公民自發的秩序是從哪學來的呢?公民課本。可是有些公民和學生就是不懂運動的秩序,那該怎麼辦呢?別擔心,我們有風紀股長,我們有糾察。社會運動這麼混亂,如果沒有糾察定義運動場合的秩序是啥,大家怎麼知道什麼是秩序呢?沒有糾察說立法院不可以噴漆,大家怎麼會知道立法院不可以噴漆呢?沒有糾察說哪些雜誌跟文宣不可以看,我們怎麼會知道那些東西不能看呢?(好險網路上目前沒有糾察,所以在這邊可以讓大家看一下第一份太陽餅運動的禁書囉: http://tinyurl.com/m9uszwh 。) 沒有糾察在凱達格蘭大道上,用聲嘶力竭吼叫要大家安靜的方式,告訴大家林飛帆總指揮講話時大家要安靜,我們怎麼會知道 林飛帆總指揮說話時我們都不該說話呢?沒有糾察跟我們說這邊是醫療通道不可以走,大家怎麼會知道要留三分之二的馬路當醫療通道,怎麼會知道人民的路權已經變成了救護車和糾察車的路權呢?(說不定還有警車的路權唷)。

總之,糾察就是在維持活動的秩序,糾察說的秩序就是對的,是最高的。不管他多不合邏輯、多違反我們原本的訴求,多違背社運與抵抗的意義,就因為他是糾察,他說的就是對,大家就還是乖乖地不要看禁書不要噴漆也不要走警車醫療和糾察車通道囉。公民課本沒告訴你的知識,糾察會告訴你,秩序至上,其他就不要多問吧。

本次運動糾察體制的運作邏輯

不過,回顧這個運動本身,我想我們也不需要太意外整個糾察體制會長成這樣。看看本場太陽餅運動的總領導 林飛帆是怎麼跟大家說的:『 林飛帆一早對群眾宣示的凱道行動8點原則:一、希望民眾保持「友善的態度」;二、面對執政者及反對者,用「諒解」的立場去面對;三、盡量保持理念的一致性,遊行活動不要帶跟訴求無關的標語;四、對於警方或反對者的暴力行為,絕對不反擊,也不要報復、叫罵,否則將導致場面失控,讓群眾沒辦法聽到現場指揮;五、活動完全禁止任何暴力行為,不要攜帶任何武器,或任何可以被當作武器的東西;六、請場內及場外的所有人員尊重糾察隊的指揮,若有任何秩序問題,會請警方來處理;七、若民眾沒有辦法接受糾察隊的指揮,歡迎退出這場行動,但後續的責任自行負責;八、若被警方逮捕,不要向警方反抗、扭打或逃離,若檢警對民眾展開問訊工作,議場內會派律師協助偵訊。(新聞來源:http://tinyurl.com/jwqkthd )』

如果不跟我說這是 林飛帆講的,我真的會覺得這是反串,或是警政組織對民眾做出的呼籲。尤其如果真的要諒解執政者,還要攻佔立法院幹嘛,就在家躺在床上邊睡覺邊諒解就好了啊?

但今天就先不要討論林飛帆領袖吧,我想要講的是,我認為真正讓整個糾察體系失控的,莫過於『沒有辦法接受糾察隊的指揮,歡迎退出這場行動,但後續的責任自行負責』的邏輯。因為這段話的意思不就是:『我很強大我很棒,如果你不聽我的,你們就自己去弄一個五十萬人的運動啊!!』這個原則合理化了「聽從糾察指揮」的指令,斗膽不服從漏洞百出的糾察體系的人,也自己去搞一個運動吧!糾察們好像都忘記這個運動搞的起來,就是因為有很多人自主的支持這個運動。儘管 林飛帆總指揮可能不清楚場外糾察運作的狀況,但糾察運作的邏輯跟 總指揮的原則可是出乎一轍一模一樣,至少一樣權威,一樣令我作嘔。

總之,領袖是對的,領袖是為了運動好,不爽不要來。同理,糾察是對的,糾察是為大家好,糾察是為運動好,糾察是為了你好。所以要你不要噴漆、不要看錯誤的文宣、不要在領導人說話時說話、不要走根本沒啥車在開的醫療通道。這種說法有沒有很熟悉?是不是簡直跟大人和爸媽們強調他們是為我們好一模一樣?

不知檢討的權力會變成權威,接著產生暴力。或許這就是我對太陽餅運動的最大感觸。

1795277_10152290035606880_1722142931_o

我們正在目睹平庸的邪惡崛起

我一直覺得大家參加這個活動,並不是真的百分之百相信林飛帆或是陳為廷個人,而是像劉老師講的,是大家迫切的需要希望,透過這個運動又覺得自己好像看到希望。但現在運動搞成這樣,只讓我看到不管在何時何地,絕對權力會帶來絕對絕望,喔,還有糾察等類警察權威制度。不是原本要反不民主的黑箱嗎?我怎麼不小心就看到一個同樣不民主的領導與超權威的指揮體制呢?

其實我一直在想我到底要不要現在發文這件事,畢竟我也很希望這個運動開花結果,作為一個為了這學運也努力過的邊緣人,我當然希望跟我同輩的學生長出自己的力量,能改變台灣社會。但是就像我之前表過某個教授的,我不相信義氣論,大家要為自己的決定負責,而不是在事後說早知道我不要怎樣怎樣,把事情都推到別人身上,侮辱自己的政治判斷。所以作為一個功能不是特別大的邊緣人,我決定遵從林飛帆總指揮的指示:「如果七點以後你從凱道走回立院,覺得很不爽,決定坐下來不走了,那就請你退出這場運動,並為你自己的行為負責。」我不幹了,我退出了,就這樣。我對這個運動努力過也問心無愧,現在我把我看到的觀察都說出來,我還是會從旁默默祝福太陽餅學運,但道不同就是不相為謀,that’s it。

最後,我覺得先不管這個運動的前因後果訴求分析等等,這個運動的糾察組織絕對可以被寫成一篇論文,哲學社會學政治學心理學都可以,到底為什麼人會這麼想要把自己編到一個權威體系之中,而且完全不自覺這個動作和他們嘴巴上要的東西完全相反(要民主不要黑箱是吧?),還心安理得的繼續做下去?該這麼直接的說他們是平庸的邪惡也不是,畢竟鄂蘭在討論的東西更複雜,而這個運動的糾察們也還沒開始理直氣壯地屠殺不垃圾回收的人,他們目前只有在議場內使用哈利波特式的詛咒而已。但如果這整個體制不小心走偏變得邪惡,我也不會意外。

P.S: 作為一個百分之百支持行政院運動的人,我一定要說,國家一定要為這起暴力事件負責,而且我全力支持陳廷豪!!儘管我邊緣到跟他共處一室多次,仍然要等到他上新聞我才知道他是哪一個,但我堅信他根本就應該無保請回!!!

梁晨個人臉書 https://www.facebook.com/MorningLiang

標籤:,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