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投書】為何高雄迫遷居民與民主及台獨可以扯在一起談?

文 / 張丞賢(高雄醫學大學眼科副教授、眼科醫師)

民進黨甫一執政,就有重要黨員提出「過度」民主的顧慮,相對於在野時口口聲聲民主的民進黨,無疑是一大諷刺。但是對於執政十年的陳菊,民主可能已經是口號與累贅。文章把高雄果菜市場不當徵收迫遷居民、民主與台獨扯上關係,讓人摸不清作者對此的立論關聯性。居民迫遷與民主有關,民主與台獨可為相輔,但是把三者並提,還真是別有居心。

台北市梁文傑議員說印度比台灣、韓國民主許多,印度國家建設做不好,是因為印度民主過度。以民主過度作為國家建設不彰的理由,身為民進黨重要民代及智囊,如此的單一思維,不禁令人擔心。印度的建設落後應該是多重因素造成,包括印度種姓階級制度婆羅門、剎帝利、吠舍、首陀羅;財富及土地幾乎都掌控在最上層階級的手裡⋯⋯等。如今台灣也正在製造階級:有錢與政壇掛勾的政商及庶民弱勢與百姓。被迫遷的住戶正是後者,而他們被徵收的土地將被何者擁有?大家大可拭目以待。

梁文傑舉台北市14、15號公園的誕生,乃因陳水扁市長有魄力拆除違章建築,才得以成就此公園生態。這是拆民房蓋公園案件,對環境生態是正面的,但是對原地的住民仍需有居住正義的人權尊重。反觀,高雄果菜市場拆民房是要成為商家、成為滯洪池或其他未知用途,市府至今未有全面完整規劃呈現給市民。高雄市府甚至在中央公園要拆兒童玩具圖書館、迫遷老樹保育蒼鷹及身障兒童,讓富人蓋紀念館後交給市民經營圖書館,假藉公益行圖利之實,對環境生態是負面的。此外,高雄茄萣濕地,是世界保育黑面琵鷺棲地,高雄市府依然開路驅趕。請問臺北市議員了解這些事實嗎?

2-DSC06884

梁文傑又說, 台灣沒錢很多公共建設做不了,又碰上無法徵收土地。就果菜市場徵收迫遷案,請您先攤開陳菊主政十年,為此徵收案做過多少公開的協調?就現有市民可搜尋資料來看並無所獲,這顯示市府並未認真與全市民及利益相關者對此溝通討論,此事延宕多年但市府沒有一直努力在排解。就中央公園強迫興建私人紀念館充圖書館案,市府是被動的, 隨公民團體進逼要求溝通,才勉強完成程序做個說明會與公聽會的樣子,會中對市民的提問只回以官方說詞。除此之外,就是用抹黑、提告、製造人民對立、以及等待公民團體長期對抗而疲累消失。

一件拆遷案竟然可以無限上綱到台獨的未來,梁文傑的意思應該是沒有拆遷就沒有建設,沒有建設經濟不會好,經濟不好台獨就搞不起來。經濟要好,人民所得要提高,是要國家產業政策正確。一個果菜市場拆遷及建設,大部分意義都是自己人的利益再分配,對整體人民經濟那會有直接重大的幫助?如果照他說法再延伸,結論是台獨是死路一條,事實上波羅的海小國脫離蘇聯獨立也非有強大經濟力,梁議員倒像過去國民黨一樣,用經濟衰退的擔憂來壓制台獨恐嚇台獨。

才主政百日的小英政府,殷殷交待民進黨執政必須溝通溝通再溝通,但是高雄市府碰上烽火燎原的公民不服風暴,竟出現外籍傭兵來打臉自己的總統黨主席,真不知陳菊心理在想什麼?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