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權, 性別, 投稿, 政治

包括獨居生活在內──日本同志政治調查問卷介紹

圖片:「LGBT法律聯合會」主辦,同志友善議員和同志學生的交流活動,傾聽同志學生在校園裡遇到的不友善狀況。現場有20位以上的友善國會議員出席(來源:官網)。

http://lgbtetc.jp/news/387/

文/宋瑞文

日本大選的消息,時常跨海傳到台灣媒體,比方女性東京都知事的當選,成為注目的焦點之一,然而,或許因為小眾的關係,站在同志的立場,日本同志團體在政治上的要求是什麼?日本政黨對同志的態度如何?在主流媒體卻是渺無音訊。

或許對許多台灣同志來說,想追問政黨的,只有同性婚姻,但在日本「LGBT法律聯合會」製作的政治問卷裡,婚權只佔一部份,反之,跨性別權益至少同等份量以上,甚至考量到單身者的生活權益。

針對各政黨的同志政治問卷

在日本,有不同地方、不同團體、針對不同政府層級的同志政治問卷,而本文要介紹的,是由日本「LGBT法律聯合會」針對今年年中、第24回參議員選舉所做的調查,該會是由「支持同志、打造共生社會之全國網路」等五個同志團體所組成,獲得數十個同志、性別團體的認同,並由虎井正衛等同志名人擔任顧問。虎井正衛的人生故事,曾是連續劇角色的靈感原型,本人也曾接受NHK同志專題節目的訪問。

 

%e8%9e%a2%e5%b9%95%e5%bf%ab%e7%85%a7-2016-11-04-%e4%b8%8b%e5%8d%889-25-00

圖:問卷調查時,選舉結果前,日本各政黨在參議院的席次分配(來源:wiki);由圖可知自由民主黨為最大黨,同時也是對同志相當不友善的政黨。

調查內容為和同志(LGBT)相關的種種課題,目的在於提供給同志與對同志友善的人,在投票時作為參考。調查對象為自由民主黨、民進黨、公明黨、日本共產黨、社會民主黨(依第23回參議院選舉席次順序、見上圖)等12個政黨,其中回覆問卷的政黨有六:自由民主黨、民進黨、公明黨、日本共產黨、社會民主黨、幸福實現黨。

問卷題目與回答

問題共分七大項,以下依序列出問答內容。第一題:「對於LGBT整體的問題,以人權問題的高度著手處理,(貴黨)以為如何?」自由民主黨、民進黨、公明黨、日本共產黨、社會民主黨都選擇了最重視的選項,「有以人權問題的規格積極處理的必要。」而幸福實現黨則選了「其他」,表示會努力消除LGBT在社會上所遭遇的不利。

第二題:「就貴黨在這次大選提出的政策宣言、基本方針,有什麼能夠確保LGBT權利的政策嗎?有在規劃或討論嗎?」自由民主黨(自民黨)、民進黨、公明黨、日本共產黨、社會民主黨都選了,「不但在政策宣言裡有,且有規劃或討論。」幸福實現黨則選擇,「在政策宣言裡有,但沒有規劃或討論。」

第三題為題組,就該黨的政策宣言切入,追問在教育、職場、醫療、行政機關(對內對外如何友善)、民間(利用民間與公家設施、服務時遭遇的困難)、單身等六個範疇;例如,行政機關一項包括:對全體職員的友善研習、中央與地方政府的友善計劃及其落實、諮商與支持體系、具體的防災計劃與其服務的強化(救災時意識到同志的存在)、服務時禁止差別待遇等。

而各黨對每一大項的態度如何,包括幾種選項:一、法制化。二、行政裁量。三、現場裁量。四、不知道。五、其他。大體而言,民進黨、公明黨、日本共產黨、社會民主黨,在各大項都選擇「法制化」,幸福實踐黨選「行政裁量」、「現場裁量」,自民黨都選「其他」;以細部的差異來看,公明黨在禁止入學等歧視選「不知道」,在醫療決定權選「現場裁量」,在伴侶權益(如登記制)選「不知道」;民進黨在醫療這大一項選「其他」。

%e8%9e%a2%e5%b9%95%e5%bf%ab%e7%85%a7-2016-11-04-%e4%b8%8b%e5%8d%889-29-06

圖:第24回參議員選舉結果。自民黨席次增加,維持執政黨的地位,其他同志友善小黨裡,公民黨增加別多(來源wiki)。

在攸關學校、醫院等各層面同志權益的第三大題裡,選前選後都是執政黨的自民黨,因為掌握行政權力,答案特別有份量;該黨在這一大題裡全部選擇「其他」,但幾乎每一小題都補充不少說明;比起同樣(在醫療部份)選答「其他」的民進黨,僅僅寫上「之前雖然沒有打算在國會提案,但會作為下個階段的檢討題目。」自民黨的說明,顯然具體豐富得多。

有幾項特點,像是引用法規跟政府報告。例如友善校園方面,引用包含性傾向與性別認同項目在內的「防止霸凌基本方針」、「防止霸凌對策推進法」;在醫療權利方面,引用「醫學教育核心模範教程」與「看護系人才培養檢討會最終報告」;在公共設施利用方面,引用「內閣府人權民調」等等。

或者從主管機關權限切入,如由勞動基準監督署、各地勞動局要求所屬單位進行職場友善教育;甚至更進一步,除了發文通知,還要求上級徹底監督,如指示醫院讓同性伴侶比照配偶參與醫療決定、提供醫療服務時需意識到同志的存在等等。

%e8%9e%a2%e5%b9%95%e5%bf%ab%e7%85%a7-2016-11-04-%e4%b8%8b%e5%8d%889-30-34

圖:「LGBT法律聯合會」跟聯合國專門機構、國際勞工組織交流合影,認識各國的LGBT職場情形。(來源:官網

獨居者的基本生活協助

對於第三題的最後一個子題「同志族群裡有許多單身的人,貴黨認為單身政策該如何施作呢?」民進黨、公明黨、日本共產黨、社會民主黨,都選了法制化;幸福實現黨選擇「行政裁量」,自民黨選「其他」(但沒有多加說明)。(編按:這份問卷沒有附註說明何謂單身政策,但在其他地方政府的狀況裡,指的是有需要協助生活的獨居者。)

第四題為同性婚姻。日本共產黨與社會民主黨認為,應和男女一樣適用婚姻制度。自由民主黨認為,不合憲法第24條「婚姻基於兩性合意成立」,但會慎重討論目前部份地方政府所採用的「伴侶制度(登記制)」。民進黨認為,在消除歧視後,作為走向多元社會的一步,期待有這樣的制度。公民黨認為,在國民理解性傾向與性別認同的狀況下,之後有必要商議。幸福實現黨則表示,視狀況討論。

第五題是如何看待同志養育子女(複選題)。日本共產黨與社會民主黨都選了,「可以讓同志做為雙親」;而日本共產黨還進一步地選了,「可以讓同志作為單親養育小孩」;(以下都是選擇「其他」)自由民主黨表示還要討論;民進黨表示,不需要排除同志做為雙親的可能性,且需要積極討論相關制度;公民黨認為,各地方政府標準不同,需要了解狀況再商議。幸福實現黨認為視狀況討論。

%e8%9e%a2%e5%b9%95%e5%bf%ab%e7%85%a7-2016-11-04-%e4%b8%8b%e5%8d%889-30-42

圖:東京同志大遊行周邊座談「無緣社會(人際關係疏遠的社會)與LGBT」,副標題為「LGBT之間的牽繫,有可能超越『非天菜』、『短命情侶(交往不穩定)』、『孤獨死』等困境嗎?」文宣自嘲地說:「『登記制過了我也沒對象呀』,這樣的活動實在是潑冷水呢。」(來源

日本跨性別者的法律困境

第六題是關於變性手術的法律。日本在戶籍上變更性別的要件,規定在「性同一性障礙特例法」,比國外來得嚴格,未能符合規定的當事人,一直希望能夠修正。比方說,不可以有未成年的小孩,但不少當事人有未成年小孩,且為了工作方便需要變更戶籍性別,再者,國外也沒有這樣的要求。

又或者要求做過變性手術。現在國外不以手術為性別變更要件的國家逐漸增加。根據WHO世衛的建議,把手術當成戶籍上性別變更的要件,是人權問題,手術對身體跟經濟都是很大的負擔,應該取消這項規定。還有像是有卵巢沒子宮(或子宮不具功能)的情況也要手術,也不合理。對此,公民黨、日本共產黨、社會民主黨認為,要積極地修法,自民黨、民進黨與幸福實現黨認為,可以檢討有無修法的必要。

%e8%9e%a2%e5%b9%95%e5%bf%ab%e7%85%a7-2016-11-04-%e4%b8%8b%e5%8d%889-30-52

圖:「LGBT法律聯合會」顧問虎井正衛著書,「由女變男的我」封面,有中文版

第七大題是自由填答,看看各黨有無給同志及其親友的話。自民黨表示,官網有好幾樣、不同層次的同志政策介紹,希望好好利用現有制度去改善同志的生活,作為政黨,也會持續驅動政府去做、調整施政內容,並不是把問題完全交給行政裁量跟現場判斷而已,因此,雖然第三大題沒有選前面幾個選項(法制化、行政裁量、現場判斷),選了其他,但希望同志朋友能夠理解。

民進黨表示,今年5月27日在眾議院提出了「LGBT消除歧視法」,在參議院選舉公約裡,提到許多同志相關立法事項,消除歧視法只是第一步,未來會依階段陸續推動其他同志事項。公民黨表示,忽視、嘲笑與言語暴力,雖然形式不同,都是因為不了解,需要採取對策,將推動社會對同志的認識,會深化與貴團體(「LGBT法律聯合會」)的合作,邁向無歧視的多元社會。

同志人權是健全社會的指標

日本共產黨表示,現在社會對性少數仍有很深的成見與誤解,有的同志因此否定自己,感覺被排除、不相信社會,該黨冀求的社會是,每個人都可以主張自己的獨特性,各有豐富的生活面貌。如果性少數必需以限縮的態度生活,或因為歧視與偏見不能肯定自己,社會便稱不上健全,反之,當性少數越容易生活,社會上的每一個成員,也都更容易生活。日本共產黨,會為了性少數的人權與生活品質提升而努力。

社會民主黨表示:「讓我們把各式各樣的同志意見,匯整到『LGBT消除歧視法』裡,用大家的力量實現它吧。」幸福實現黨表示,該黨政策寫明,考慮到關於性的多種價值觀,要努力消除LGBT在社會上的不利。最重要的是,透過確實的反歧視教育,讓LGBT在學校跟職場不受歧視。至於法律的部份也有考慮,但還是應該以教育面的對策為優先。

小結

如前所述,由「LGBT法律聯合會」製作的這份政治問卷,除了要求具體、架構完整,並提供自由填答,給予選項之外的說明,對LGBT族群的敘述也很細心。

例如對於外界可能比較不瞭解的跨性別權益,增加篇幅說明現況、世衛看法與外國規定,在提到同志養育權時,也提供單親同志家庭選項,而非僅只於刻板異性戀家庭模式;乃至於單身權益,更是照顧周到。

在選項的層次上,有再立新法規的法制化,與現有體制較為接近的、依法行政的行政裁量,與由現場人員判斷等層次,至於哪一種最好,筆者認為並無定論,以未成年同志性行為為例,在台灣有案例是,或許當事人、同學、老師都覺得可以大事化小,但家長卻扭曲地運用反性侵體制壓迫。

反過來說,從執政黨自民黨的回覆來看,同一問題可能需要不同層次的政府作為來處理,不易給出簡單答案;例如即便同樣由主管機關著力,是發個公文了事?還是列入考核監管?這些細節,在同志與政黨、政府交涉時,都可以參考借鏡。

另外,未回覆問卷的政黨不一定不友善,例如未回覆的「生活之黨與山本太郎與其夥伴黨」便和他黨在眾議院提出LGBT反歧視法,儘管該黨在參議院選舉公約裡,缺少LGBT權益

綜合以上,不管是從同志團體要如何和政黨斡旋的角度,或者友善政黨如何爭取同志選民的青睞,這份政治問卷都具有一定的參考價值。

關於「LGBT法律聯合會」其他的政治工作,還有其他亮點,限於篇幅與預算,本專欄「台日同志報導」有機會再為各位介紹。

*本專欄「台日同志報導」稿費出自weReport新聞集資平台,由眾人捐助而成,有興趣實際支持的讀者可來信 [email protected] ,也歡迎公益媒體購買首刊權。

標籤:,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