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權

關注江天勇 林欣怡:人權就是最好的理由

施維長 / 整理

去年11月,中國維權律師江天勇自長沙返回北京的途中失去音訊,這是中國維權人士「被失蹤」的眾多案例之一。江天勇失聯引發國際關注,台灣亦有人權團體一同聲援。本週《燦爛時光會客室》邀請到曾與江天勇律師交流的台灣廢除死刑推動聯盟執行長林欣怡,談談江天勇到底發生什麼事,以及為何台灣會一同關心中國維權律師的處境。

林欣怡與江天勇是在2010年日內瓦的世界反死刑大會結識,後來廢死聯盟舉辦的殺人影展中,一部關於江西樂平冤案的紀錄片《樂平真兇》也見到江天勇的身影。林欣怡說,樂平冤案雖然後來獲得平反,當年參與救援的許多維權律師現今卻身陷囹圄。

點下圖觀看完整訪談內容

談到對江天勇的印象,林欣怡認為,江天勇在推特上的自述就足以代表他的為人。他寫道:「生逢其時的律師;啥案子都想做的律師;讓一小撮恨之入骨的律師;爭取讓民眾認可的律師;失去執照也要幹的律師」。林欣怡提到,江天勇關心人權及公義,就連許多人避之危恐不及的案件,譬如法輪功或2008年遭中共鎮壓的圖博人,也戮力幫忙。即使律師執照被撤銷,依然想方設法救援。

江案為709大抓捕後續

江天勇在去年底「被失蹤」,林欣怡指出,事情可追溯至2015年7月9日與10日,中國大規模逮捕維權人士,亦稱709事件。事件背景是中國在本世紀初走向法治之路,一些關注民權的律師因此開始匯聚,引起中共當局警戒。2013年習近平上台後,將維穩體制升級到國安層級,維穩預算甚至高於國防預算,掌控愈益緊縮。

2015年,中國的刑法修正案部分條文意圖限縮律師權利,引發律師抗議。例如非公開審判的資訊不得對外公布,否則將有刑責。然而中國許多案件是秘密審判,倘若有什麼問題也只能靠律師公諸於世。刑法修正案受到律師批評,中國政府卻開始大規模逮捕維權律師。之後有些人獲釋、有些人取保候審,但更多人不知被關在何方。

時隔一年,江天勇來到長沙,試圖探望一位709大逮捕中遭拘禁的律師謝陽,在會面被拒返回北京途中失聯。中國政府遲至將近一個月後的12月17日,才由官媒披露江天勇因非法持有國家機密文件的罪行而被限制住居;江的岳父在12月23收到通知書,通知書的日期又寫為12月1日。林欣怡批評:「這在法治國家是不可能發生的事。」

點下圖看《燦爛時光會客室》專訪香港張耀良大律師談中國「709大逮補」

12月27日,江天勇的辯護人陳進學律師前往長沙公安局要求會見江天勇,遭到公安及國保的推諉與刁難,最後被以可能洩露國家機密為由拒絕會見。林欣怡抨擊,法治國家若擔心嫌疑人串供,可要求禁見,但不會拒絕律師會見。而江被捕的消息出來後,依然下落不明、亦無從得知是否遭受酷刑,因為沒人能見到江天勇。她補充,中國稱江天勇被限制住居,我們會先想像或許是在看守所或警察局,但在中國,限制住居是可能發生在下水道、甚至軍營裡。

在中國,除了「被失蹤」外,也可能會「被認罪」。林欣怡指出,法律有無罪推定原則,但中共卻要當事人受審前就在國家媒體上認罪,她感到非常荒謬。中國的人權工作者還得承受雙重壓力,在救援的同時,也得提防自己成為下個國家暴力的受害者。習近平宣稱中國是法治國家,但維權律師遵從國家給的法律規則走,卻不斷碰壁,連救濟管道都沒有。

追求人權價值 台灣民間聲援

為人民爭取權益的律師反被逮捕,林欣怡也深有感慨。「我那天遇到了徐自強,」徐自強因一樁命案被判處死刑,直到去年無罪定讞,卻也坐了16年的冤牢。「他就講說,律師的職責是維護人權,是幫助像他們這樣的弱勢或遭受國家冤枉的人,很難想像如果律師竟然本身就成為被抓進去關的人,那這樣到底誰來為弱勢發聲?」

林欣怡認為,正因為如此,我們應當關注這起事件。「人權就是最好的理由。」她表示,聲援中國維權人士,就和聲援其他國家的人一樣,不是因為統獨或什麼立場的異同,而是因為他們就是權益被侵害的人,既然得知、又有能力伸出援手,就應該去協助。台灣去年底由數個人權平台多方串聯,一同為江天勇案發聲。林欣怡認為,這不只是支持江天勇,也是在支持江的家人、支持所有709大抓捕的律師家屬,讓他們知道他們並不孤單。

「我們不知道這些聲援能否發揮作用,」林欣怡說,「但我們知道,如果我們什麼事都不做,他在裡面的處境一定會更艱難。」

【同步觀看】《燦爛時光會客室》第136集:江天勇「被失蹤」 中國維權律師處境艱難

【必讀】《燦爛時光會客室》第六十七集:維權律師遭逮捕 中國人權亮紅燈?!

【延伸閱讀】
【‪論壇】維權律師之劫,法律人(準)總統豈能無感?
【投書】中國維權律師唐荊陵在獄中致台灣總統候選人的一封信
中國維權律師逢白色恐怖 台灣律師發起千人聯署聲援
中國百位維權律師無故被捕 民間呼籲台灣政府聲援
香港律師界全球連署聲援中國維權律師全文
香港法律界發起全球聯署 聲援中國被捕維權律師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