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民, 女聲網

給台灣社會的一封公開信:立榮航空叫我「陳姓原住民」是一種羞辱

圖、文/ Nagao Kunaw(部落族人)

這幾天面對海內外的媒體採訪,大概也把在立榮的遭遇講了上百遍,而在刊出報導下方的討論串、新聞網站臉書的留言,我也很認真的看完,有些想法想跟大家分享。

「腦殘」、「沒事找事做」、「想紅」、「智障」、「靠加分上台大」、「青番(不講理)」以及「番仔」,看到這些留言,說實話不會難過也是騙人的,但我也感謝所有站在族人這方,幫忙辯護、支持和說明的朋友。

我難過的部分,是不是我們這一代的年輕族人,做得還不夠多,讓台灣社會大眾知道並瞭解,台灣這塊土地上還有五十幾萬人,跟其他族群有著迥異文化、命名傳統和祭儀「原住民族」的存在。

更近一步去思考,為什麼一個小小的族名,可以引發如此大討論,彷彿原住民族使用傳統姓名,是4/16號當天,才從天上掉下來的禮物。

但早在風起雲湧的1980年代,原住民正名就是「原運」的訴求之一,當年排灣族詩人莫那能在《恢復我們的姓名》一詩的結尾說到:「如果有一天/我們要停止在自己的土地上流浪/請先恢復我們的姓名與尊嚴」,族人繼續爭取十多年,1995年內政部修正《姓名條例》,原住民傳統名字終於可以出現在身分證上,但漢字義音的表現方式,除了容易讓發音失真,更容易讓原住民傳統姓名,陷入漢族文化框架的窘境,造成許多馬先生(馬躍)、瓦先生(瓦歷斯)或是阿小姐(阿蔀思)的情況發生。

身分證並列羅馬拼音一直要到2003年,內政部再次修改《姓名條例》,隨後2005年,台灣全面換發第六代身份證,就有預留並列名稱的位置於漢語名稱之下,這讓族人可以使用發音更為相近的羅馬拼音系統。而這套拼音系統,長久以來廣泛地在族語經典、教材和族語認證中被使用,羅馬拼音只是書寫符號,對族人來說,是一種記下拼音和保存文化的「工具」,何來崇洋媚外之說?

而族人廣泛的使用中文,更是被剝奪使用族語所換來的,我很愧疚中文說得很標準,泰雅語卻是連一句子都說不完整,雖然長輩總是笑笑的說沒關係,很少人會說了,但心中都是在淌血。

國民政府來台後,許多族人更因為政府抽籤的關係,被分配到不同的姓氏,反而漢姓對族人來說意義沒有這麼重大,這也是為何對立榮的回覆,劈頭就寫「陳姓原住民」,我會如此的反感。這整個事件,就是因為名字而起,我已經告訴這間公司,希望你們用nagao kunaw來稱呼我,但最後新聞稿還是使用「陳姓原住民」,我感覺自己就像社會新聞,報導中的罪犯或是屍體一樣,人格主體完全喪失,不經要問這整間公司對於多元文化的敏感度到底在哪?對我來說這就是口頭安撫,背後還是不認為他們有錯。

我自己的傳統族名,nagao 是我的名字,kunaw來自我泰雅族母親的家族,雖然名字發音相似阿美族的族名,但只要是部落耆老,都能一聽便知我的部落或是來歷,之前在南投賽德克的清流部落做田調,跟長輩自我介紹,對方一聽到我的名字就說,我一定是來自發祥村瑞岩部落。傳統姓名不但乘載文化,更能讓年輕族人找到回家的路。

我的期待是,台灣人能用自己的名被稱呼,不管用客語、河洛語、泰語、印尼語、越南語以及原住民各族語等,這是一種尊重,更是對自己文化的認同,而我們政府更應該作為領頭羊,創造友善的環境讓大多數的人,看得懂別人的姓名。

【了解必讀】給立榮航空的公開信:難道族人沒有權利使用自己的名字搭飛機嗎?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