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徵, 外稿, 都更

從黑暗走向黎明:重劃惡法下的黎明幼兒園

文/陳建融(台中市居民,現任職於行銷企劃工作)

為中國客戶執行專案策劃時,我最擔心用地面臨「基本農田」的法令限制,因為那將代表土地上的建物面積受限、用途受限,以及無法打下固定樁如水泥鋼筋的穩健地基,因這些土地在必要時需立即回復至「可耕地」的狀態。在我的經驗中,政府對「基本農田」立下的紅線,沒有業主敢輕易跨越,這使得策劃約束力極大,等同於在案子起始就得限縮天馬行空的構思。

去年底,611期的《天下雜誌》揭露全台灣至少有717家蓋在農地上的違章工廠,因著中央規劃不當與地方政府的執法怠惰,造成不僅是良田變成工廠用地名目不符的問題,更讓農田全時段承受各種工業污染的風險。至今,彰化頂番婆地區因污染被列管的農田面積,堪稱全台第一,即便工廠遷移,此農地也無法馬上生產安全的食糧。

很難想像,排名世界人口密度前十,如此地小人稠的台灣,猶願以這樣的態度面對自己的土地與環境。

前些天,參加台中黎明幼兒園導覽活動,跟著林金連園長走到孩子們遊戲的大草皮時,他說:「大家現在站的這個地方,是很肥沃的土壤喔!」原來,當初規劃的時候,就是整平原有的農地,成為一座孩童可奔跑,在遊戲設施玩耍的草坪,且每年由園方與學童在此親手植下樹木,孩子可以體驗到四季自然的變化,也是未來幼兒園幸褔的生命教育。林園長說:「這裡隨時可以回復成農田,咱新庄仔原本都是田地。」草坪旁的樹木高大成蔭,可見此地力休養生息的沃腴。

我從未設想在一所百年樹人的幼兒園裡,可以聽到對農田需永續被使用的思維與堅持,但深一層地想,如此尊重腳下土地的心,不正是應該要從小為孩子們培養的嗎?

黎明幼兒園座落在新生里(舊名新庄仔)與黎明新村的交界地帶,已開辦40年。此處正面臨全台最大範圍的單元二自辦重劃案困境,廣達186公頃的土地重劃,面積幾乎是東海大學1.4倍大,由於緊鄰房價飆漲的七期、八期精華地,挨著中彰快速道路的區位優勢,利益規模驚人。因此,目前黎明幼兒園抵制重劃辦理的態度,實是擋人財路的舉措。在開發商刻意且長期干擾教學的情況下,林園長已主動停止對外招生,現在園內僅有十多位學童,與最多曾達一千多人的學生數相比差距極大,空蕩蕩的教室顯得些許蕭條。

從2008年核定黎明重劃區範圍後,已讓黎明幼兒園所在的新生里聚落紋理灰飛煙滅外,過程中幼兒園遭受種種不公的遊戲規則、黑箱作業與黑道介入等道德、利益衝突事件,都在政府可作為而不作為的默許情況下發生,開發商知法玩法,也逼迫林園長得走上街頭發聲。

導覽活動當天,大雨未停歇,我們搭上幼兒園為載學童戶外教學所購入的中型巴士繞行路線,林園長語氣中帶著興奮,分享這輛「職業大客車」駕照的得來不易:考取一般小型車執照後還需加考大貨車、普通大客車的駕照等,就為了能合法且暢行無阻地帶孩子們出外認識世界。我想起幼兒園那座水深150公分的游泳池,同樣是為了能讓平均身高110公分的小朋友降低受風著涼的機率,因此多建造了40公分的深度,池水還是放得淺淺的,西南風吹來,吹不到池中的孩子,自然不易感冒。

我不禁思考:要積累多少對教育的熱忱與用心,還有自我要求,才願意多支付寶貴的經費、時間企及以孩子為本的經營高度?

導覽行程走到幼兒園旁的黎明溝時,林園長比劃著桃芝颱風豪雨侵襲河溝的高度,不過差30公分便要吞噬堤防,漫進黎明新村內,我懷想當時還有農地可幫忙吸納瞬時傾瀉雨量,此刻僅有明顯囤著工程廢棄土的建地,以及一條條南來北往的道路,單憑薄弱的排水系統,若不幸再來一次風災,後果實難想像。黎明溝的端頭接鄰單元二重劃區內唯一一座狹小公園,有輛怪手正冒著大雨疏通溝內淤泥,見到我們一行人穿著雨衣指點週遭,司機竟將怪手沿溝駛近,左右揮擺大挖斗,製造溝內無意義的水波,同時不停講著手機,眼神銳利地看向岸上眾人。

我刻意與他四目對視,感到非常的不歡迎與背脊發涼。

如同重劃後一幢幢高聳立起的豪美建築,有著對大多數人望之卻步的售價與面貌,對比幼兒園那座歡迎每個孩子都能上去嬉戲的大象造型溜滑梯,特別將大象屁股的爬梯朝外,就是想讓親近這個環境,我們所追求嚮往的進步生活,是不是無形中造成眾多的隔閡與冷漠,卻寧可視而不見呢?

我在不斷的自省中發現,其實林園長這段日子以來的發聲,不只是為了自己的被剝奪,而是為了揭開重劃下的暗幕、為了土地教育的信念,更甚者,是為了未來都有可能成為他的我們。

台中市自從2004年將所謂的後期發展區解禁後,十多年間已產生太多遭遇強拆、工程擺爛、破壞文資、程序不公義等訴訟爭議案件,屢屢船過水無痕,甚至成為施政政績的荒謬景況。土地成為利字當頭、商品交易的物件,而不再是憲法保障下得以安身立命、自由居住的物權,在這樣嚴重傾斜的社會氛圍裡,我們終將身陷其中。黎明幼兒園的保留行動該當成為一種公共性與積極性的價值觀存在,是當代歷經諸多權勢霸凌後的省思,並體現城市發展方向的多元聲音,就如同我所觀察林園長與幼兒園在議題表達上的心態轉折歷程,他不似在事件剛搬上檯面時的每每激昂陳情,或許希望很迅速地攫取焦點或短期關心;他反而藉由堅定的持續辦理活動、記錄當下、述說故事,關於黎明的故事、黎明孩子的故事、黎明與周遭社區的故事、黎明環境的現在進行式,就像他與他家族過往一世紀投身幼兒教育般踏實、自在。故事情節裡的每個場景,歷歷在目地開展在我眼前,那是對現實最溫柔卻最悍然的抗衡,比起政府與無良建商用電腦合成設計美美的願景效果圖,更該被社會理解與重視,正因極度諷刺的是,我們的城市從不會長成當權者所描繪的樣子。

5月2日,市府協調的黎明幼兒園緩拆日即將到期,在前途朦朧之際,此刻我選擇與林園長一同步入重劃的黑暗,因為我相信那必也是走向黎明的真正途徑。

【延伸閱讀】
《燦爛時光會客室》第129集:黎明幼稚園拆除案 揭露自辦重劃弊端
黑夜能走向黎明? 黎明幼兒園與市地自辦重劃爭議公庫總整理

標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