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徵, 都更

黎明未見曙光 林金連父子哽咽:我們像蟲蟲危機裡的螞蟻對抗大蚱蜢

影片/公庫記者 張已亷、文/公庫編輯 江欣怡

台中黎明幼兒園緩拆期限將屆,為抗議台中市政府未盡監督責任,督導重劃會積極與幼兒園進行協商,於昨(7)日發起「孩子的未來不能拆」遊行,提出「原地保留黎明幼兒園」及「市地重劃立專法」等兩項主要訴求,活動於下午一點在台中市民廣場開場,現場約有三百人聚集,除了台中自辦重劃各單元反迫遷的自救會、反台南鐵路東移全線自救聯合會、石岡反徵收聯合自救會、桃園航空城反迫遷聯盟、塭仔圳反迫遷連線等反迫遷團體以外,現場也有各個地方的民眾攜家帶眷共同參與,幼兒園更和樂生療養院的議題結合,由台北發起「樂生巴士」,載著聲援者共同前來現場參加活動。

直到下午三點,遊行隊伍從市民廣場整隊出發,現場聚集近六百人,沿途經過公益路、美村路一段、台灣大道、英才路、向上路等,途中除了對於周遭行人、車輛短講市地自辦重劃對於台中市造成的影響以及黎明幼兒園的個案以外,隊伍也不斷高喊「市地重劃立專法、原地保留幼兒園」、「「反圈地、要校園,保黎明、救台中」」等口號,約一小時後回到市民廣場集結,遊行中途也有民眾陸續加入,再次返回市民廣場時人數估計已突破六百人。

昨日的行動,在黎明幼兒園長林金連及兩位兒子林愷晨、林愷悅的發言之後結束,以下是公庫整理的完整發言逐字稿:

幼兒園長林金連小兒子 林愷悅:

大家好,我是我爸的兒子,我很感謝大家今天來到這裡、來到市民廣場,為了黎明幼兒園出一口氣,其實,我今天會來這裡講話,不只是因為我是我爸的兒子,就好像楊翠老師(笑)(不是為了魏揚)一樣。

一開始,我是為了我爸站出來,因為我看到我爸、我看到這一群人,這群公民團體為什麼願意開會,從八點,開到半夜一點兩點?為什麼他們會願意在這個地方付出那麼多心力?我很想知道他們到底做了什麼,他們為什麼要這麼做。後來你仔細去看,在這裡每個努力的志工,其實他們的眼神都有一些不一樣伊樣的東西,如果你們有時間願意可以去看一下。

雖然說我在網路上大家都會說我很勇敢、我很孝順,但其實我覺得我實際上沒有做什麼,包括那些公民團體還有我的家人,我雖然在鏡頭上會比較多,但是我真的沒有做什麼,然後,我想說的是:遊行,就像一顆流星,我們今天來到這裡,一群人、幾百人甚至破了一千人來到這個地方,就像一顆流星劃過,如果流星劃過,我們只能許一個願的話,這個願望成真的機率其實是不高的,沒錯,大家來到這裡,我希望大家能持續關注這些事情,因為這不僅僅只是政治的問題、社會問題,這是非常全面的問題,不只是我們家而已。我那時候想,有人跟我講空汙,那些小朋友在草地上面玩,他們不知道自己吸的是怎樣的空氣,在空汙比較嚴重的區域,那些小朋友罹患肺癌、肺炎那些相關疾病的機率都很高,但是他們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因為人權就像空氣一樣,沒有人會願意站出來說:「我們要空氣、我們要為了空氣努力」,人權就像空氣一樣,但是,等到空氣不見了、等到空氣失去了,我們才知道原來我們這麼需要它。

我爸今天,其實他很激動,所以他可能等一下話沒辦法講得很順暢(笑),我只能說:「人民須團結,團結真有力」這是蔣渭水講過的一句話,財團、政府他們知法,他們會操控法律,那我們人民不懂、我們人民了解得很少,所以往往都被操控,而我們人民很常因為這種事情,而且我們不知道實際上發生了什麼事情,所以,怎麼說呢,我們必須團結起來,財團有他們的勢力,我們人民有的只是團結而已,就像《蟲蟲危機》一樣,黎明幼兒園可以說是《蟲蟲危機》裡的主角(螞蟻)菲力,菲力站出來以後,大家都要把手牽在一起,我們才可以對抗那些蚱蜢,蚱蜢雖然力氣很大,但是他只是少數,人民才是這個國家的主角,這個問題其實非常嚴重,像土地法前面幾條曾經有規定一點真的非常誇張,它說,土地是國家的、所有的土地都是國家的,我聽到的時候就覺得很扯,這是民主社會嗎?土地難道真的都是國家的嗎?其實我們不是真的為了要爭取什麼,我們不是要一直想求什麼,我們只是要爭取,我們應該有的東西而已。我們不是暴民,我們只是被欺負了,如果今天這件事情沒有發生在我家,我也不會站出來。所以,台灣的人民,請一起站出來,多瞭解社會議題,這不只是土地的問題,這是全社會的問題,請大家,為了台灣更努力,不只為了黎明,謝謝大家!

幼兒園長 林金連:

時間都被他(愷悅)用光了,我也不用講了,我只能夠在這里跟大家說一聲謝謝,因為今天有這麼多人站出來,來關心,他不是只有黎明幼兒園的事情,他是社會問題,是台灣的問題,我們今天在做的事,不只是為了黎明幼兒園,也為了台灣這片土地,你們年輕人,我們在為你們打拼,希望你們能夠看得到、感受得到,當然,我們的犧牲也希望能夠喚起更多的年輕人加入關心政府到底在做什麼事,我只能夠在這裡感謝所有留到現在,以及參加所有遊行的台灣公民,我在這裡謝謝你,再度謝謝(鞠躬)。

然後,我左手邊是我的小兒子,右手邊是我的大兒子,其實我大兒子不是不講話、也不是不會講話,他是最好的助手,在我旁邊,默默的在耕耘(哽咽)(眾:加油),我很抱歉的是這個迫遷案,讓我的家每一個人受到很大的壓力,其實爸爸不是想去走不歸路,但是確實被政府財團逼到無路可走,那也相對影響到我的家人,讓我的小孩沒辦法過安靜的日子,當他在大考的時候卻不能安心地參加考試,在這裡只能夠向我家人說聲對不起、對不起,謝謝大家。

幼兒園長林金連小兒子 林愷悅:

我想我爸並沒有對不起我,對不起我們的,是這個不公的法律,然後我想說的是,這是我哥,我雖然佔盡了很多的鏡頭版面,但是實際上真的很對不起我哥哥,因為實際上為我爸,在那些工作在旁邊幫忙的時候,都是他默默在支持我爸,我做的只是說說幾句話而已,所以,在這個事件,很多人都在默默地,包括這一路走來,我二中的同學、二中的老師們,謝謝你們。(鞠躬)

【了解必讀】黑夜能走向黎明? 黎明幼兒園與市地自辦重劃爭議公庫總整理

標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