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徵, 環境, 社運發電機

【新聞稿】要求西港外環道變更設計 保留百年糖鐵與老樹 西港青年與藝術家展開「樹居」行動

文/西港堀仔頭生態藝術村、反西港外環道不當開闢自救會

聲援團體;能盛興工廠、曾文溪畔 西港囝仔、台南社區協力農業 CSA Tainan、台灣公民自主發電行動團隊、藝工能藝文推廣協會、台南市環境保護聯盟、台灣水資源保育聯盟、台灣要健康婆婆媽媽團協會、反台南鐵路東移自救會、岡山反迫遷自救會、桃園航空城反迫遷聯盟、台中黎明幼兒園、台中公民會館、旗山太平商場-大溝頂自救會、桃園國一甲反興建聯盟、溪頭原墾戶莊家、石岡反徵收聯合自救會

今(2017)年4月內政部土地徵收審議小組通過「臺南市西港區東側外環道路工程(南段)」徵收案,台南市政府工務局並公告8月31日為最後拆除期限,預計將拆除百年糖業鐵路、西港旗站與上百棵老樹;面對即將到來的強拆,西港堀仔頭生態藝術村的青年與藝術家們今(31)日藉由行為藝術與排字表達「道路變更設計,保留糖鐵與綠地」訴求。

西港外環道由文化路向南銜接中山路,預計花費2.61億元,開闢一條24米寬、1.85公里長的外環道路,目前既有道路6-8米寬,百年糖鐵、西港旗站、上百棵老樹與部分民宅將因此被拆除。從5月初開始,西港青年鄭敦哲與藝術家共同建立「西港堀仔頭生態藝術村」,駐村藝術抗爭邁入第117天,訴求變更道路設計、糖鐵全線保留、守護老樹農田。8月31日凌晨開始,鄭敦哲與駐村藝術家們集體上樹「樹居」進行樹上行為藝術抗爭。

今早藝術家與青年們穿著飼料袋自行製作的背心排出「變更外環道路設計,保留舊糖鐵與綠地」字樣表達訴求;隨後由劇場工作者張芮瑄帶領藝術家進行「行為藝術表演」,3名藝術家分別代表大自然、社區居民與聲援者,由「大自然」吟唱魯凱古調,在地面灑落枯葉,引領聲援者與社區居民參與互動。「大自然是最好的素材,藝術家在生態藝術村生活,看到大家發生的事,用行為藝術表達我們看到的感受。」張芮瑄說。

西港青年鄭敦哲在樹上說,抗爭至今3年多,根據市政府2015年的「交通影響評估報告」,西港外環道花費2.61億只能節省57-109秒車程,此外「可行性評估報告」也誇大塞車程度,車流量數據太不符合實際情況;為了一條不被需要的道路,卻要拆除百年糖廠軌道與旗站文化資產,讓地方沒有發展的未來;更要毀掉森林與綠地,破壞農村的好環境。

鄭敦哲表示,希望道路可以縮減,對環境衝擊降到最低,保留道路兩次生態與文化資產。此外,西港外環道最早是來自於2006年的西港都市計畫,已經10年未進行通盤檢討,不符合當下需求,他希望西港可以發展在地特色,讓台糖鐵路西港線與總爺藝文中心(總爺糖廠)、蕭壟文化中心(佳里糖廠)串連形成「鐵道生活圈」。

「堅持用夢想抵擋怪手。」鄭敦哲說,5月初開始「生態藝術村」構想,除了是理想中生活狀態的縮影,也是在為台灣農村找出路;除了食物、能源自給自足,也提供場域讓藝術、音樂、文化在生態藝術村裡發生。藉由生態藝術村為農村注入活力,讓西港居民看到農村發展的另一種願景。但在此同時,生態村也有悲劇性的意義,一切地景是有「有效期限」的,時間到了就會被強制徵收,但即使被強制徵收,「我們已經用這種方式開啟當地人對於地方的想像,把意識的種子播種出去。」

西港青年鄭敦文表示,自救會被認為阻礙地方發展,然而「反西港外環道不當開闢」連署(https://sites.google.com/view/protect-xigang-farm/)上線不到一天,即有上百人連署,其中包含許多西港人;實際上是因為公部門資訊封閉,不讓資訊廣為流通讓鄉親討論;藉由連署與街頭宣傳,了解到大多數西港人並不知道外環道開闢一事,了解後也認為西港外環道「無路用」。

鄭敦文哽咽表示,就像亞馬遜叢林是地球的肺一樣,希望「堀仔頭小森林」也可以是西港的肺,希望上百棵的老樹可以被保留,地球不要有更多污染、動物棲地不要被破壞,動物可以在這裡生活、談戀愛,出外遊子可以喜愛自己的家鄉。他認為生活已經足夠便利,對於地方的想像可以不用這麼侷限,保留住綠帶與文化。

西港青年蘇鈺雯強調,數個月來也紀錄與調查西港糖業的歷史與糖鐵、旗站的文化價值,然而昨日經由工務局告知,文化局仍不認定全台僅存30座的旗站與糖鐵具有文資價值,做出「不列冊追蹤」決議,文化局的文化資產審議竟由工務局告知結果,令她感到荒謬;也顯示文化遇上開發,絕對是死路一條。

西港青年蘇鈺雯表示,3年多來與夥伴研讀資料、做交通調查、遞交陳情、北上參與內政部土徵小組會議、提起訴願、到台南地檢署按鈴申告工務局,5月初以來成立「西港堀仔頭生態藝術村」,發起「西港鐵道復興運動」,並於上週末舉辦西港史上首次音樂祭的「守護西港農村同樂會」活動;昨天下午則以音樂快閃行動向市府表達訴求。「在人口嚴重流失的農村,路越開越多,農村孩子卻越回不了家。」蘇鈺雯表示,西港外環道開發爭議,對西港是危機也是轉機,激發西港人去討論、想像「期盼一個什麼樣的西港未來?」

要健康婆婆媽媽團秘書長邱春華表示,非常驚喜西港還有「堀仔頭小森林」這樣的地方,然而地方政府卻要為了一條「生活圈道路」拆除這裡,「生活圈的意義不就是讓在地子孫永遠能夠在這裡立足嗎?」她認為就如同蔡英文說「謙卑、謙卑、再謙卑」,地方政府應該傾聽人民訴求,用最謙卑的方式調整道路設計,「難道完全不能商量?不能做小小調整,把西港文化資產百年糖鐵保留下來?」

標籤:,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