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徵, 環境, 社運發電機

【新聞稿】拆除範圍老樹提列保 工務局須立即停工

文/西港堀仔頭生態藝術村

因砍百棵老樹、拆百年糖鐵而備受爭議的台南市西港外環道新闢工程,上週五(15)在「文資審議未果」、「鐵軌防護措施不足」的抗議聲中動工。堀仔頭生態藝術村今(21)召開記者會並演出行動劇,宣告堀仔頭生態藝術村已針對道路工程拆除範圍內已符合《臺南市珍貴樹木保護自治條例》標準的五棵老樹提報,工務局須立即停工。駐村藝術家、環境研究員及聲援民眾高喊:「要大樹不要大路」、「糖鐵留西港、發展有未來」,連同「反西港外環道不當開闢連署」超過1600人的心聲,要求文化局、工務局傾聽民意,以珍貴文化資產和自然生態作為地方發展新藍圖。

拆除範圍內至少五棵樹達「台南市珍貴樹木」標準

要價2.61億、僅節省57-109秒行車時間的西港外環道新闢工程,將拆除百年糖業鐵路與旗站,破壞私人房舍、農地,且將砍伐上百棵老樹、破壞城市綠帶。經由「台南市珍貴數木保育志工隊」測量後,發現移除範圍內不乏已達《臺南市珍貴樹木保護自治條例》珍貴樹木標準的老樹,目前堀仔頭生態藝術村已針對5棵老樹送出「珍貴樹木核定申請」,然原預計昨日(20)由農業局珍貴樹木保護委員來到現場會勘檢查,到了預定時間卻突然告知延期,令現場樹保專家錯愕。樹保現勘程序尚在進行中,堀仔頭生態藝術村要求西港外環道工程必須立即停工;若申請通過珍貴樹木核定並列管保護,則依法「原地保留」珍貴樹木,與生態藝術村開啟變更設計協商。

珍貴老樹提報,是知情未報或是毫無調查?

經由台南社大環境行動小組吳仁邦研究員及台南市珍貴樹木保育志工隊協助調查,西港旗站的三棵老樹及生態藝術村發起人鄭敦哲農地的兩棵老樹已達《臺南市珍貴樹木保護自治條例》的珍貴樹木認定標準。

吳仁邦表示,工務局應提出完備的移植計畫和樹木調查資料;以西港旗站的白蓮霧樹為例,目前台南唯一一棵列管白蓮霧樹圍3.05公尺,然而拆除範圍內有白蓮霧樹樹圍已達5.23公尺,遠超過珍貴樹木認定標準的3.8公尺;至於鄭敦哲農地的黑板樹樹圍4.08公尺也達標準,目前台南市列管中的兩棵黑板樹皆在鹽水,此次提報的黑板樹樹圍介於兩者之間,也應列入珍貴樹木保護。

堀仔頭生態藝術村創辦人鄭敦哲質疑,工務局在工程進行前應做「樹木調查報告」;然而若有做樹木調查報告,為何當初發現符合《臺南市珍貴樹木保護自治條例》標準的珍貴樹木,卻並未主動通報農業局,導致農業局未依法列管為珍貴樹木並保護?

老樹移植恐成「樹木墳場」

此外,針對包商移樹流程,吳仁邦疾呼,樹木在秋季移植死亡率高,正確移植方式應採國外標準的「全樹冠移植」。所謂全樹冠移植,斷根前需養根,待細根長至超過3倍時才可動工,且移動時須以布袋整株罩住,修枝僅能修剪少量枝葉。移植程序需分2至3次,費時1至3個月,因時間和金錢成本高,而不受台灣政府重視。

「過去因工程而移植的樹木幾乎不能存活,最好的做法就是原地保留。」吳仁邦憂心表示,過去移植的樹木有高達9成不能存活,這次西港外環道新闢工程除了近百棵樹木將遭砍伐,僅移植22棵樹木;然而這移植的22棵樹木,也恐將成為「樹木墳場」。「台南號稱文化古城,對於樹怎麼能如此粗暴的對待?」吳仁邦感嘆。

生態藝術村志工表示,上週二(12)一棵超過40歲、已達受保護標準的老烏桕樹突然倒下;經判斷應是20多年前移植時不夠完善,後果在幾十年後才顯現出來。因為外環道而將「移植」的22棵樹,會不會又走向今日這棵「自倒」烏桕樹的命運?

結合旗站老樹,發展西港特色

「西港旗站是當初糖業鐵路重要的大站,今鐵軌仍保留完整;道路設計應結合旗站和老樹等人文自然元素,整併探討,思考這條道路的需求。」吳仁邦說道,「旗站、糖鐵、老樹,這些都是老人家的故事累積,都是西港在地的珍貴資產!」

堀仔頭生態藝術村提出三點訴求,要求農業局必須盡快現勘,並依據客觀證據將老樹列管珍貴樹木;也呼籲工務局立即停工,並著手變更道路設計,讓自然生態與鐵道文化並存,才是地方發展的長遠之道。

記者會最後由堀仔頭生態藝術村帶來「西港電鋸殺樹狂」行動劇,讓人反思「開路就是發展」的迷思,審視自然生態與人類共存的西港未來。

反西港外環道不當開闢自救會三點訴求:
1. 工務局應提出樹木移植計畫和樹木調查報告。
2. 農業局應列管保護已達《臺南市珍貴樹木保護自治條例》標準的珍貴樹木。
3. 工務局立即停工,協商變更道路設計縮減路幅,以保留老樹糖鐵。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