燦爛時光會客室, 環境

《燦爛時光會客室》第191集:核二2號機重啟 非核、空品難兩全?

曾筠涵/整理

今(2018)年是日本311大地震、福島核災事件7周年。全國反核團體下午也在凱道舉辦廢核大遊行,要政府儘速廢止核電。停機600多天的核二廠,在台電去年12月大幅整修後,於今年2月向原能會提出重啟的申請。

民進黨曾提出「2025非核家園」的承諾,如今卻可能重啟核二廠,反核環團對此有何看法?台灣是否已經做好萬全準備,重啟核二廠?本週邀請「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專職律師——蔡雅瀅與我們談談這個議題。

2016年2號機大修後逬跳機 商轉35年老設備堪憂

蔡雅瀅回顧2016年核二廠停機事件,經過第24次大修,卻在併聯發電35分鐘後就發生避雷器爆炸事件。雖然爆炸並非發生在反應爐內,沒有造成核子事故,卻令人擔憂。

核二廠是43年前開始興建,商轉到今年3月15日將滿35年。蔡雅瀅認為,核二設備老舊,最好儘早停機。

2~3%電力調度政策無他途 非重啟2號機不可?

這次的重啟計劃,原能會已經審查完畢,經立法院核准才會真的重新啟動。蔡雅瀅認為,政府應該更積極節約能源、進行能源調整、與廠商溝通挪電至離峰時段使用,而不是重啟曾發生爆炸的核電廠。核二廠的裝置容量約2.26%,可調節的備轉容量約3%,蔡雅瀅直言,「如果一個政府連2、3%的電都想不出其他地方可以調度,是不是太弱了?」

行政院長賴清德曾說,並非重啟。對此,蔡雅瀅說,在法律名詞上,「重啟」和「再起動」確實不一樣。原能會訂定「核子反應器設施停止運轉後再起動的管制辦法」,「起」代表大修停機後要重新打開;「重啟」則是因應核四的「核子反應器停工與封存及重啟後作業導則」,為開啟的「啟」。但媒體大多使用「啟」字,因為概念類似,就是「停止很久,再次打開」的意思。

2025「非核家園」 重啟核二又成最後手段?

蔡雅瀅認為,從字義來看,民進黨確實還沒有違反「2025非核家園」的承諾,因為時間還沒到。但她提醒政府,過去都可以撐過600多天不使用,為何不繼續停止這個年齡35年、發生過爆炸的老舊電廠?

賴清德於去年11月曾說「重啟核二是最後手段」,對此,蔡雅瀅說,那就要真的將重啟視為最後手段,而不是沒有盡力就輕易重啟。

台灣天然災害頻傳 歐盟報告指核二耐震度需升級

安全性上,環團對核二有什麼的顧慮?蔡雅瀅回應,核二廠的耐震度不足。原能會曾找歐盟做同行審查報告,內容提及,台灣核電廠面臨天然災害,例如地震、海嘯、水災、颱風的機會,遠高於同一時期做壓力測試的電廠。北部兩座核電廠緊鄰三角斷層,南部的核三緊鄰恆春斷層,因此建議要升級,蔡雅瀅說,「歐盟說要升級是很含蓄的,意思就是耐震度不夠。」

最初興建核二廠時,耐震度只有0.4g,現在已經改善到0.67g。台灣大學大氣科學系教授徐光蓉就曾質疑,台電發給劉建國委員的資料顯示,有些是0.4g,有些改善到0.67g,也就是說並非全面提升到0.67g。

政府曾頒布「核子反應器設施安全設計準則」,第四條說明,結構系統的組建必須確保在地震等天然災害下,還是可以安全執行,且須考量廠址與週邊地區,以往曾發生過最嚴重的天然災害,並保留足夠的設計安全疑慮。

研討會也曾委託中華民國土木技師公會全國聯合會,針對公共設施應對重大天然災害的安全係數做研究,提出政策建議書,內容說明,核一、核二廠週邊有活動斷層,且1909年曾發生與921規模7.3一樣的強震,921地震時,震央附近地表震動接近1g,建議書中質疑,若同樣或更大規模的地震來襲,核一二廠的耐震係數是否足夠?

2009年核二錨定螺栓斷裂 台電安檢一再延宕

蔡雅瀅說,過去的案例顯示,核電廠發生事情,不一定會馬上被解決。例如,上次爆炸的大修報告提到,早就知道反應爐的爐心側板有四道裂痕,卻沒有馬上修理,反而說下次大修再做超音波檢測。到了今年2月27日的報告說,去年11月14日已經核准,不需執行反應爐爐內組建檢查與爐心側版超音波檢測。

她又舉例,民國100年10月,核二廠2號機發現一支錨定螺栓斷裂。反應爐是用內圈60、外圈60支螺栓固定。當時說下次大修再檢查,結過一年半之後大修,才發現上次搞錯,是旁邊的螺栓斷裂。這樣的態度令蔡雅瀅非常憂心。

核二廠設備漏洞疑慮多 台電冷處理?

原能會在今年2月27日的第三次審核會中的會議記錄第五點提到,管路的超音波檢測發現8個管線有厚度不足的問題。3月5日,蔡雅瀅質問台電,代表人員卻解釋,該預估是用比較保守的公式計算,應該不會發生事情。她認為,「核電不能出一點點意外,所有疑慮都排除。」

另外,大修報告指出,核二廠會有高溫警報,代表要盡快是否有問題。但台電卻說,是否要調高警報的設定點?對此,蔡雅瀅說,「事情沒有發生,並不代表可以高枕無憂」

裝載池改建成燃料池? 設計不符、切割空間存隱憂

針對燃料池爆滿的問題,蔡雅瀅說明,核二廠2號機的燃料池目前只剩10束的空間,而每次大修預計要退出180束,也就是說,既有的燃料池明顯不足。台電的因應辦法是,將裝載池改裝成燃料池。但報告指出,燃料池在民國81年、93年就曾擴充,第一次是將2000多束塞得很密,容納3000多束。第二次則是切掉設備,擴增到4000多束。也就是說,既有的燃料池已經做過兩次大手術。

裝載池的功能是使用過的核燃料外運到其他地方時的過渡空間,而且燃料隔架要使用龍門電廠淘汰下來的隔架,對此,蔡雅瀅認為有風險。

中興大學環境工程系莊秉潔教授就曾分析,若台灣北部的核二、核一、核四廠發生福島等級的事故,從新北市到屏東三地門,都是福島核災的「30km撒離區」。蔡雅瀅直言,「2、3%的電力,值得我們冒亡國的風險嗎?」

防治空汙重啟核電? 宣導節能、保障基本用電

但使用其他電力,可成造成空汙等問題,如何面對?管中祥問。

蔡雅瀅說,蔡英文也曾喊出「省下一座核電廠」口號,解決用電需求,不一定要增加更多發電廠。省下一度電就等於多發一度電。政府應積極推動節能,不會增加額外污染,又能衍伸就業機會。此外,近幾年停止核電,燃煤的使用反而是微降,增加較多的是天然氣。雖不可否認其污染問題,但政府應該積極改善空汙的防治設備。

【延伸閱讀】
311廢核大遊行 籲落實能源轉型
以核養綠可不可行?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