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工, 社運發電機

【聲明】時薪月薪脫鉤,保障落空!假惺惺的基本工資加薪!

文/高教工會青年行動委員會

時薪月薪脫鉤,保障落空!假惺惺的基本工資加薪!
青委會針對今年基本工資審議委員會決議的聲明

基本工資審議委員會於日前(8/16)決議,將基本薪資從現行月薪22,000元與時薪140元分別調漲至月薪23,100元與時薪150元,調幅分別為5%與7.14%,對此,高教工會青年行動委員會認為:

一、時薪月薪脫鉤,保障落空!

今(2018)年五月,民進黨政府大陣仗召開低薪對策記者會,聲稱「時薪工作者應該受到更多照顧」,因此提出時薪、月薪調幅脫鉤的政策。對此,青委會早已一再疾呼,時薪月薪脫鉤將造成「假加薪、真凍漲」的效果。令人遺憾的是,本次審議委員會仍決議調幅脫鉤。

首先,儘管民進黨表示大漲時薪約有34萬名勞工受惠,但是根據勞動部的資料,約有170萬名勞工領著基本月薪22K度日,這些邊際勞工難道就不用獲得同等的保障嗎?再者,根據去年的《部分工時勞工就業實況調查》統計,近20%、人數達8萬4千名的部分工時工作者,是以「月薪制」來計算工資;對青年而言,有許多是在大學校園裡兼職的兼任助理們。這些部分工時工作者比起全時勞工,往往在勞健保、國定假日、特休等權益上處於更弱勢的地位,然而在本次基本工資調整中,卻不如民進黨所聲稱的「獲得照顧和保障」。

更重要的是,時薪月薪脫鉤將成為資方降低雇用成本的漏洞,資方大可以將原本以時薪制計算工資的勞工改為月薪制,造成薪水大打折扣。因此,民進黨一再拿來說嘴的「時薪制勞工受惠」,根本是空話!青委會主張,若要保障邊際勞工,月薪時薪就不應脫鉤,應該同等大幅調漲!

二、本次調漲無法反映經濟成長果實勞資均分

勞動部長許銘春在此次會議中提及,「經濟成長果實應由勞資雙方共享」。然而,勞動部部長是說一套做一套,本次調漲結果根本不是勞資共享經濟成長!

自1997年基本工資凍漲十年以來,基本工資的調幅就遠遠追不上經濟成長。1997年至去年,人均GDP成長了84%,然而本次的基本工資調整與1997年的基本工資相比,僅調漲了46%。換言之,由廣大勞工們辛勤勞動而創造出來的經濟成長果實,被資方奪去的部份愈來愈多。事實上,根據主計總處統計,受僱人員報酬佔GDP比例自1996年後便不曾達到50%,最新一年(2016)的數據更是下滑到43.81%。

青委會主張,在平衡物價漲幅、反映勞資均等分配的精神下,依照「基本工資 = 前期基本工資 × (1 + 消費者物價指數年增率) × (1 + 1/2 × 經濟成長率)」的公式進行調整。根據此公式,青委會認為,基本月薪和時薪應該一起調漲為29,189元、186元。

三、告別低薪?不過是資進黨選前欺騙大眾的伎倆!

基本工資審議會議結束後,總統蔡英文以「告別22K、台灣正在往前走」的言論表揚此次的基本工資調整。如前所述,我們必須指出此次的基本工資調整僅僅是微幅的調漲,22K自2009年起就成為「低薪」的代名詞,國民兩黨卻花了十年才將22K送入歷史,此次的基本工資調整根本不足以作為政績掛齒。

另一方面,青委會指出,台灣的低薪問題並非專屬於佔全部勞工兩成、領取基本工資的邊際勞工,而是整體性的問題。因此,基本工資的調整並不能改善台灣普遍低薪的困境。根據行政院主計總處的統計,2016年的實質經常性薪資37,781元,仍然低於2000年的37,801元;就算計入了加班費、年終獎金等的實質總薪資,十幾年來也僅增加了1.4%。自1995年以來,經常性薪資更是低於就業者與被扶養者的平均消費支出,且兩者差距有愈來愈大的趨勢;也就是說,在台灣辛勤工作領取的本薪,已經不足以應付一般的消費支出,往往得靠過勞加班來換取生計的維持。

然而,從民進黨執政粗暴砍掉七天假、不顧社會大眾反對強行修惡勞基法、大力打壓工會和勞工運動等高度向資方傾斜的行徑看來,「改善低薪問題」根本只是選舉前欺騙勞工和青年們的技倆。本次基本工資調整的時薪月薪脫鉤、以及調幅無法真正反映經濟成長果實勞資均分,更揭示了民進黨政府口口聲聲的「終結低薪」,終究也只是虛情假意、說說而已!

圖一、歷年就業者與被扶養者消費支出與經常性薪資比較

資料來源:主計總處;製圖:高教工會青年行動委員會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