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工

茄萣火警一消防員殉職 消促會提六大疑點要官方調查、修法

文/公庫記者許詩愷

高雄市茄萣區消防員蔡倍昇在9月23日因公殉職,當天他前往一棟失火的透天民宅執勤,救出一名11歲女童後續留火場二樓搜索,但隨後遭發現失聯,搶救送醫期間已無呼吸。昨日(10/4)消防員工作權益促進會赴行政院提出6大疑點,要求政府立刻展開調查,並由中央修法,建立「消防殉職死傷調查機制」作為未來消防員受訓的改革依據。

消防員批政府:尚未公祭 已經忘記

「在他的公祭還沒結束前,整個社會、國家都忘記他的存在,這場殉職就像被埋沒了。」消促會秘書長朱智宇感嘆,2017年全台共發生9,094起火災,其中住宅火警便佔了3,365件,是消防員最常遇上的災害,但在相對單純的搶救中依然發生殉職,再加上近年消防員工殤頻傳,可見政府對相關案例的調查、檢討不夠踏實,才導致遺憾持續發生。

朱智宇更說「前幾天上了頭版,官方告訴家人,你的老公、小孩是消防英雄、先烈,但超過一個禮拜,都沒有任何後續說明。」為此,消促會藉由公開資料和影像、建築結構圖進行分析,並走訪火警現場,研擬出了6大疑點(詳見文末附件),希望官方能重視此事。

消促會理事長楊適瑋說明,最根本的問題便出自人力不足,因為茄萣、內湖分隊一天僅有6、7人上班,第一梯次抵達現場的隊員無法完全負擔救災,甚至有指揮官兼任安全管制等職務,無法顧慮到所有細節,這些細節包含「是否登錄入室時間、是否確認氣瓶剩餘氣量、通知隊員作業時間。」都是影響消防員生命的重要指令。

接著也因為人力不足,茄萣、湖內兩分隊消防員編成混合小組進行搶救,官方未說明「到底是分批進入火場,還是先集結後統一指揮?」楊適瑋指出,殉職者是單獨在火場裡被救出來,而且發現地點離水線非常遠,這不符合訓練時的作業程序,但現場消防員也都知道「這些訓練我們平常有在做,但實際在火場時有沒有這樣操作?」

「如果沒有做好安全管制,別說是救人了,消防員執行任務根本是送死。」楊適瑋強調,包含救災程序、消防員身陷意外時的自救訓練,以及引導繩、熱顯像儀等硬體設備,每個環節都會影響消防員的生命,他呼籲,為什麼從發現蔡倍昇受困,第一時間指揮官無法確認他的行蹤,甚至花了13分鐘才完成搶救,「對氧氣不足的消防員而言,一分鐘就是他的一輩子,難道政府不好好審視這次事件,只把它當成一起個人意外嗎?」

剛服役1年餘的消防員翁立思也提到,他至今已參與過十幾次公寓火警,隊上學長仍常常提醒他們,進火場要結伴並隨時回報,這場意外卻推翻了他的經驗。翁立思表示,本案未發生閃燃、火場結構複雜、環境險惡等,經常造成消防員殉職的原因,應深入研究,建立更健全、且有法律效力的公共安全意外調查機制,供未來的消防員借鑑。否則「面對更大型的災害時,我們要如何保證台灣的救災體系可以應變?」

偵查不公開 成地方政府調查不力的推託之詞

針對近年多起殉職案,以及本次茄萣案過程中的6大疑點,消促會目前正向官方陳情修法《消防法》、《災害防救法》,他們希望未來發聲消防員死傷發生時,應由相關單位、行政院災害防救辦公室共組「公共安全事故委員會」,並邀請基層消防員、消促會等第三方團體加入調查。

「為什麼要等到每個縣市輪流開始死人,那個縣市才要開始去檢討?」楊適瑋質疑,從前幾年的方俊弘、黃育隆、陳奕睿、彭祥億等案,再到近年的新屋和敬鵬大火,一連串火災殉職都出在安全管制,因為沒有完整且統一性的調查機制,才讓錯誤不斷發生。

而行政院昨日由災害防救辦公室參議方德勝、內政部消防署防災組組長莫懷祖接下陳情。針對現場消防員追問「是否能讓消促會加入會議,是出席?或列席?」莫懷祖回應,過去消促會已多次參與,都有作成會議記錄,包括初期讓「捕蜂捉蛇」業務回歸農政單位等意見,官方皆進行採納,本次會如往常辦理,並參照消促會訴求,研擬讓其它基層消防員加入討論。

至於消促會在歷次火警中不斷質疑的「現場資料不全」問題,莫懷祖則說「你們看到的就跟我們看到的一樣。」因為檢察官偵辦過程中,部份資料無法公開,所以地方消防局也沒有權責把相關文件送交給其它單位。但朱智宇接著呼籲,修法便是為了改變現況,不希望官方再以此說法,拒絕公開現場無線電譯文、密錄畫面,只能靠民間組織向地方消防局抗爭。

楊適瑋認為,即使有偵查不公開原則,仍有其它方式可進行安全調查,他希望行政院災救辦參照消促會,甚至莫懷祖現場提到的顧慮,去幫助消防單位取得資料。方德勝表示,相關法律都有規定,如果交由司法程序處理,待案情偵結後,最終還是會公開出來。

莫懷祖進一步補充,目前各縣市的調查作法不同,消防署會盡量請他們忠實處理,如果消促會仍擔心這部份的話,官方願意和他們一起來做。但消防員張雅鈞指出,每次調查都由各縣市組成專案小組負責,然而桃園市對新屋火災的歷次報告中,便出現官方說法「前後不一」的狀況,他認為,官方會想辦法彌補自己之前的缺失,如果不從最高層級制訂程序、主導調查,「僅由地方自己去做,怎麼能確認資料的真實性?」且基層將無法信服。

補充:消防員工作權益促進會提出的茄萣火警6大疑點

1.茄萣、湖內分隊一天上班僅6、7人,初期抵達現場僅茄萣分隊,是否因人力不足導致安全管制機制無法落實?
2.指揮官是否掌握入室人數、進行氣量管制?
3.依高雄市消防局說法入室人員為混合編組,是否有帶隊官組織入室搜救?
4.蔡員入室過後為何偏離水線搜索?火場內是否配置引導繩?
5.現場入室人員是否有攜帶熱顯像儀?高雄市是否有辦理熱顯像儀使用訓練?
6.蔡員在火場迷失方向後,為何會無法脫困?高雄市是否有辦理消防人員自救(survival)訓練?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