燦爛時光會客室

【八仙塵爆】基層護理人員做惡夢:怎麼救都救不完

文/陳淑敏

八仙塵爆案發生已近三週,將近五百位傷者仍在跟死神拔河,第一線醫護人員也全力搶救照護。平均一個燒燙傷患每次換藥需要五名專業醫護人員在旁;五名醫護人員幫兩名患者清創換藥,可能就要花掉一整個早上的時間。台灣基層護理產業工會指出,要妥善處理四百多名傷患的後續燒燙照護,亟需補充一千八百名護理人力!

這起台灣頭一遭大型塵爆案,除了突顯台灣公共安全的疏忽,台灣整體的醫療人力漏洞更是越破越大!到底衛福部後續做了什麼樣的後勤醫護補救?身為第一線的護理人員身處殘缺的醫療體系下,每天過勞工作、還要面對心急家屬的情緒,誰來關心他們的處境?

PNN 與公民行動影音紀錄資料庫合作的《燦爛時光會客室》本集請來台灣基層護理產業工會成員,與大家談談八仙事件後,他們救援照護的心路歷程,以及現實上亟需支援的訴求。

來賓:阿勇 (基層護理工會理事)、史東 (基層護理工會成員)
主持人:管中祥

怎麼救都救不完的惡夢

「其實頭兩天晚上我仍然會做惡夢,不斷夢到漂漂河上一堆待處理的傷患,但是現場只有我一個人跑來跑去的,怎麼救都救不完。我真的沒有看過那麼血淋淋的場面。」在台北市某公立醫院服務的史東,當天晚上聽到需要出「雙軌救護」到八里,心中已有不祥預感。遠在八里出現大量傷患,竟然需要出動到台北市的醫院。原本以為只有一、兩百名傷患,到了現場才驚覺事態非常嚴重,傷患人數高達四、五百人。

「在入口處漂漂河有部分輕中傷的病人已得到初步處理,但再走進去看,發現裡面還有更多來不及處理的人,光溜溜地在那裡哀號著,非常震撼。尤其大部分的傷者還都是年輕人,甚至是小朋友,我看了真的很心疼。」

回到醫院後,除了史東接回去的燒燙傷病患外,急診室還有其他現場掛號的病患,不同單位的內外科醫師紛紛跑來急診室支援,但當下的狀況仍然是一片混亂,畢竟就連許多資深的護理師也從來沒見過這樣的大型燒燙傷災難。

護理人員迫於無奈走上街頭,要求政府給他們更好的工作環境也給病人更好的照護品質。

史東塵爆頭兩晚不斷夢到漂漂河上一堆待處理的傷患,現場只有她一個人,「怎麼救都救不完…」(葉信菉攝)

史東塵爆頭兩晚不斷夢到漂漂河上一堆待處理的傷患,現場只有她一個人,「怎麼救都救不完…」(葉信菉攝)

救護人力挖東牆補西牆

面對這樣涉及到專業燒燙傷急難救援的突發意外,醫院本身是否有充足的燒燙傷醫療人員處理?基護工會理事阿勇說:「在第一緊急時間,醫院動用的其實是緊急人力,也就是說每個病房都調一個人下來。這造成原本病房的護士醫生人力也出現短缺,等於是用挖東牆、補西牆的方式,暫時彈補災難空缺人力。」

第一時間過後,後續的醫療處理,情勢也相當嚴峻。阿勇說:「就算是一般的燒燙傷案例,也很少遇到像八仙這樣的塵爆傷害。有的醫院甚至在燒燙傷的照護經驗上就不多,尤其又要面對大量病人。每一個醫療的專業照護,都是需要長時間的醫護培訓。」

外國醫療人力支援,阿勇認為確有需要:「光是一個傷燙傷病人,就需要五名醫護人員換藥。可能花了一整個早上,才換了一個病房兩個病人。也就是下午才有空去處理院內的其他病人,現行的醫療資源想當然也受到嚴重壓縮。」

不只一次上街頭 卻遭政府踢皮球

阿勇也談到台北市的醫護人力缺口。醫療照護數有三層分級,A是最完整的照護人力,最低需求是C級人力。基護工會曾在去年12月柯文哲就職上任時向柯P陳情:「當時我們估算台北市立醫院全部的護理人員有2423位,但是,如果要補足達到A級人力,缺額還有255位。明明是首都醫院,可是護士人數竟然只有C級水準。」

護理人員的血汗過勞心聲,早已不是新聞,2012年5月護士節就有醫護人員聯合召開記者會控訴「畸形班表,白衣天使 天天做到死」、「請還我正常排卵日,月經已經四個月沒來!」2013年5月,百雙護士鞋擺在衛生署前,控訴醫院的惡性管理制度,當時的照護處處長面對陳情仍然微笑以對。今年的五一勞動節,醫護人員也跟警消人員組成「無法救人大隊」,現場護士控訴:「護士生病了,也只能自己吊點滴」。

醫護人員的勞動條件該歸誰管呢?基層護理工會曾向衛福部抗議,衛福部又說,如果是勞動時數,應該歸勞動部管,勞動部又說護理人員歸衛福部管。這幾年來,護理人員的抗議,就在衛福部與勞動部互踢皮球下,始終沒人願意出來承擔解決人力不足的問題。

阿勇補充說名,這幾年的抗議,讓政府補助了二十億下來,但這二十億卻被醫院用來買制服、生日津貼、員工旅遊、加班費,等等各種名目使用,但以上的費用本來就該由醫院自行吸收,所謂的二十億根本沒有用在人力缺口上。

塵爆雪上加霜 官方依舊敷衍

八仙塵爆案發生第十天後,人力不足的問題再次浮上檯面,基層護理工會於7/6再次前往行政院陳情抗議。基層護理工會理事王云緒沈痛說到:「做為基層護理人員,我們真的很願意照顧病人,但是又是什麼讓我們無法好好照顧病人?」

7月6日,基護工會到行政院抗議,阿勇說:「最重要的還是補足人力!人力補足了,護士才有更多心力去照顧,每個病人也才得以受到更完善的照護。」

基層護理工會初步計算,要處理將近五百位的燒燙傷患,至少需要再補足一千八百位人力。然而那天行政院派內政衛福勞動處處長蘇永富出面的回應,讓護理師們徹底心寒:「當時只有一位處長出來面對大家,說了一句:『救人第一,拜託大家!』,不到十秒,就回去了。」史東說,行政院的回應根本是答非所問。救人本來就是護理人員的使命,也是他們天天面對的戰爭;沒想到在抗議現場,「救人第一」卻成了敷衍的官方回應。

7月6日的抗議結束後,行政院讓基層護理工會派十個人進去行政院會談。衛福部表示已經跟每一家醫院的護理部主任談過,得到的都是正面回應,人力短缺其實沒那麼多。但讓護理師們感到最矛盾的是:「我們自己粗估500位病患需要1,800位醫護人員;他們(衛福部)估算要3,000位護理人員,但又改口說跟護理部談過,實際上沒缺那麼多人,這不是非常矛盾嗎?」

基層護理工會要求衛福部能在一個時限內回覆人力不足的因應措施,但始終沒等到應有的承諾。阿勇說:「我們都快倒下去了,要求他們公布第一線的實際醫病照護人數,他反問我:『為什麼要提供給你們?給你們基層人員有什麼意義?』我們基層人員去陳情我們的心聲,政府竟然告訴我們,給我們這些數據是沒有意義的!」管中祥認為,這些都是公共資訊,所有的人都應該有權力去了解整個國家的醫療人員配置。政府的回應顯然呈現了官方的敷衍態度。

EDD_9693

2012年護士節,上百名護理人員向當時的衛生署丟擲手中「畸形班表」,希望政府研擬改善方案。(鐘聖雄攝)

2015-0501007-勞工大遊行

今年五一勞動節警消醫護共組「我可能不會救你」大隊上街頭,訴求救人者泥菩薩自身難保。(王祥維攝)

2015-0706-005-醫護勞權

基護工會7月6日到行政院前抗議人力不足與缺乏燒燙傷專業人員等問題。(葉信菉攝)

建議比照SARS機制 指定燒燙專責醫院

阿勇補充基護工會的訴求:「當初和平醫院的SARS病患將近200人,現在燒燙傷病人將近五百人,我們認為衛福部應該比照SARS機制,建立燒燙傷的專責醫院。」專業完整的燒燙傷照護機制,設備需要水療床、高壓氧等特殊專業設備,就算每一家醫院都有燒燙傷病房,但面對大量傷患,設備還是不夠充足,因此基護工會認為,政府應該要帶頭主導燒燙傷專責醫院。

「這種大型災難本來就該視同救災,就算有國際支援,不論是大陸屍皮或是日本醫護協助,通通都要有配套措施,讓外來資源真正支援現場。可是政府還是慢半拍,到現在怎麼處理還是一堆官話?」

「我們知道病患、家屬都很焦急,所以才需要更多人力與時間投注下去處理。」阿勇沉重說道:「我們很願意為病人發揮專長。但不足的人力一旦引起醫療糾紛,誰又要替護士承擔醫療糾紛?」

11747392_10206667958595969_199188016_o

阿勇認為衛福部應該比照SARS機制,建立燒燙傷的專責醫院。(吳東牧攝)

政府包庇醫療商品化 惡果全民埋單

阿勇說,台北市立醫院一年有九億營收,卻不拿來補足人力。假設聘一個護士一年五十萬,每個病房少聘一個護士,就可以省好幾百萬。醫院明明有錢卻不拿來補足人力,基層護理工會認為,這都是政府不斷包庇醫院,讓醫療商品化、產業化的後果。

「台灣的醫療在十年前已經默默改成產業發展,所以才會產生醫療商品化。醫院為了生產更多『誘因』讓病人樂意接受『醫療服務商品』,於是病人開始有付錢就是老大的心態。許多投訴居然都是投訴我們『服務態度』不好。」

阿勇說,醫療體系現在宛如服務業,醫護人員成了百貨公司小姐,必須重視儀容儀態,對「客人」畢恭畢敬。「我們忙得焦頭爛額,冷氣房裡跑得滿頭大汗、沒吃飯、憋尿、一分鐘都不能耽擱。」他認為:「一旦醫病關係變成商品消費關係,病人付錢就是老大,這樣的心態是不對的。畢竟醫療面對的是生命是救人,而不是商品。」

甚至曾經有醫院在大門口秀出:「本年度看診人數提昇10%」的電子跑馬。基護工會感歎,健保猶如一塊大餅,一旦醫院爭取不到健保補助,為了增加營收,不斷地增加自費項目補足健保補不到的差額,現在甚至連胃藥都要自費。醫療商品化,醫院企業化的惡果,將導致醫病關係持續惡化,醫護人員更加血汗,台灣醫療持續淘空,最後的惡果全民一起埋單,健保一定會倒。

(本文原刊於公視新聞議題中心PNN)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