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工

護理師「陳怡君」被自殺 基護工會:衛福部無所作為

文/公庫記者楊鵑如

台灣基層護理產業工會在「國際護師節」這天(5/12)前往衛福部抗議,與工殤協會等其他聲援團體要求衛福部不要再讓「陳怡君案」發生,負起責任督導各大醫院雇主,正視護理人員被壓榨的事實。護理師陳怡君歷經醫療高壓過勞職場後選擇自殺,怡君的母親現場呼籲衛福部應負起責任。另外,基護工會針對近日立委想要將「護病比法制化」,卻沒有其他配套措施提出抗議。(相關新聞稿)基護工會訴求護理人員應落時勞基法,給新進人員三個月完整訓練期,留下護理人力,並批評衛福部,不該只補助醫院經費卻沒有重罰。
160512-6
護理師勞權要改善 只靠「護病比」沒用

值大夜班的護理師1人得照顧20位病人?因醫院勞動條件低落導致護理人力長期不足,使得「改善護病比」本來是基層護理人員以為可以解決過勞的問題。然而,補足護理人力之外,基護工會認為醫院雇主擅用四大管理手段:畸形班表、彈性人力、跨科調動、及超時加班不給加班費,才更是積極要解決的嚴重問題。

然而,單單改善護病比、卻忽視醫院雇主的壓榨手段並非解藥。基護工會理事長鄧雅文認為,有立委急於立法,想用「護病比法制化」解決護理勞動問題,而衛福部加碼「健保給付連動計畫」,只要醫院符合護病比就有加成補助。基護工會認為「護病比法制化」若沒有配套措施以及改善四大管理手段,此舉依舊是肥了資方,苦了基層護理師。

基護工會常務理事吳嘉綾提到,護理師照顧同一科別病人7位,與照顧不同科別的病人7位,同樣都是1:7的護病比,由於「隔科如隔山」,照顧不同科別病人的護理師更要花數倍心力。再者,她認為醫院經常以調動人力的方式製造漂亮的護病比數字,並不是符合護病比數字就解決了過勞問題。
160512-4
不要再有下一個陳怡君

護理人員大量流失,衛福部已經在2009年至2014年投入91億元經費補充護理人力,但由於新人的訓練期不足,期間仍有大量新手離職,甚至發生「陳怡君案」護理師自殺職災案例

基護工會現場以行動劇演出護理師陳怡君的故事。陳怡君,78年次,背著學貸、畢業於二技學校呼吸治療系。2011年8月1日,當時才22歲,開始擔任嘉義基督教醫院手術室護理人員一職。陳怡君進職場前,嘉基醫院的手術室剛有18名護理人員不堪惡劣勞動條件而集體離職。

160512-2

基護工會現場以行動劇演出護理師陳怡君的故事。

陳怡君進入嘉基醫院沒有訓練期可言,前兩週就直進門診手術房,兩週後就被「跨科調動」,又去口腔外科、又去兒童外科,還有胸腔外科,每個科別都是新的專業,陳怡君前一天都不知道明天會開到哪一科的刀,讓來不及念書補足專業資訊的怡君焦慮緊張。而新手上路就進入高壓環境,難以熟悉單科別的開刀流程與醫生習慣,怡君若不小心出錯,則會惹來同仁的責罵。一整天學姐也很忙、難以諮詢的狀況下,下班後得繼續念書,以免什麼都不會。「怎麼和學校教的都不一樣?」

工作不到一個月,怡君就昏倒在醫院。9月工作雖以上手,但積勞成鬱,整個人成為工作機器,情緒低落。10月時怡君在醫院發生自殘的行為,精神科求診時自訴「身心壓力很大,憂鬱幾週了,已有自殺念頭多日。」怡君短暫休息後,2012年1月2日再度進入嘉基醫院擔任急診室助理,卻發生當時另一名急診室助理的曉婷(化名)燒炭自殺身亡。怡君歷經此事,加上被質疑拿取護理師執照卻僅擔任護理佐理員,1月底至身心科求治時,表示「護理職場的工作與人際壓力」心聲,被診斷為憂鬱症、泛焦慮症。隔沒幾天的2月8日,怡君循著同事的離世,選擇一樣的方式自殺。

160512-3

基護工會行動劇,象徵過勞自殺的護理師陳怡君。

首例醫療產業自殺案 獲得職災認定

陳怡君的媽媽回憶:「我的孩子死了,一開始我以為是我女兒抗壓性不夠,直到工殤協會與基護工會來幫忙,我才了解到底發生什麼事。」陳媽媽在協助下與嘉基醫院打官司,過程中曾四度中風,身心壓力極大。「我要跑台北勞動部做孩子的職災認定,我一直在煩惱這件事,要怎麼講別人才會明白:我的孩子是因為工作死的。」雖今年1月嘉義地方法院判決陳怡君為職業災害,勞動部也在3月通過職災鑑定,嘉基醫院不服,二審再上訴。

160512-5

陳怡君的母親,在替孩子訴訟過程中四度中風。所幸通過職災認定。

「怡君回家像在聯考一樣,一直看書。孩子在自殘離職及第二次任職護佐時,院方都一直告訴我,只是她自己個性內向的問題。但現在孩子死了,嘉基還是否認自己的責任。」陳媽媽說,怡君曾在日記寫下「世界末日」。1月1日的日記則寫著:「重新整理房間,發現過去歲月是這麼過來的。曾經認真的腳步,現在消極的得過且過的心態,找回原有目標,努力不懈的自己。」陳媽媽沉痛呼籲,希望衛服部對台灣醫院改變這些問題,不要再有下一個陳怡君。

160512-7

基護工會製作漫畫,講述怡君的故事。圖片來源:台灣基層護理產業工會

醫院雇主最關鍵 勞基法要落實 新人要訓練期

理事長鄧雅文說:「我們的經驗都跟陳怡君一樣,快速的被逼迫上線。七八成的護理人員只有一個月受訓期就要上線、了解醫院的一切。護理師遭遇的高壓,使得病人生命安全也危險。」

基護工會常務理事吳嘉綾表示,政府認為制訂法律、合理護病比數字當做壓榨護理師的解方,卻不思考改善勞動條件及相關配套措施。基護工會訴求,一、落時勞基法,不得超時工作。二、讓新人留下來,給予三個月完整訓練期。同時給資深護理人員合理工作量帶新人。三、取消違約金制度。四、衛福部不該只對醫院灑錢,應將勞檢納入評鑑,限縮醫院自費服務等。

人民民主陣線周佳君說:「陳怡君是被醫療體制擴大商業化經營下『被自殺』。死了四年,然後呢?衛福部裝死,護理師枉死。」只談「護病比」是無視醫療體制市場化的結構問題,衛福部與資方合謀詐取健保費,讓假公益外衣的醫療財團,繼續聘護理人員壓榨。「立委認為法律先求有再求好的話,只會創造更多的陳怡君,讓醫院躺著賺錢。」
160512-1
基層護理人員抗議五年 衛福部消極應對

衛福部派出照護司科長黃玉微接受陳情,她回應關於陳怡君案,由於目前還在訴訟程序,期望司法判決的結果公平合理。關於基護工會訴求新進人員要有「三個月完整訓練期」,黃玉微說,目前衛福部已有教學醫院針對新進人員訓練兩年期的補助計畫,也與中華民國護理師護士公會全國聯合會合作訓練課程輔導,改善職場環境,留下護理師人力。

基護工會成員對於科長回應非常不滿意,認為發生陳怡君案四年來,工會連年都在護師節來到衛服部抗議,衛福部從來都沒有真正與基層護理人員坐下協商。基護工會成員王云緒痛批,勞動部通過陳怡君的職災認定,衛福部卻只能靜待司法解決,質疑為何無法協助陳怡君家屬提起救濟?「陳怡君並非個案,全台很多醫院都像嘉基一樣,我們要看衛服部怎麼處理嘉基醫院。」

另外,王云緒說,陳怡君在任職於嘉基醫院的時候,早就有「新進人員訓練兩年期補助計畫」,每個醫院為了申請補助,都美化訓練計畫過程,實際上新人完全沒有被訓練。她認為,兩年的訓練根本不可能,多半是任職前兩週就要上線。周佳君則質疑:「能否公佈哪些醫院申請兩年訓練期執行方案?我們要知道這些拿了錢的醫院,他們的護理人員到底有沒有兩年訓練期?」

科長黃玉微無法承諾衛福部該如何具體改善護理人員勞動條件,以及如何處理陳怡君案,僅表示只能將工會的陳情帶回部裡研議,儘速在一個月內回應。陳怡君的母親難過的說:「衛福部沒有負起管醫院的責任。」

延伸閱讀:公庫整理【512護師節】2012~2016護理師年年抗議,促正視血汗醫護!

標籤:,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