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溝通只是民進黨掩飾獨裁的遮羞布?

文 / 管中祥

10月30日下午,高雄果菜市場土地不義徵收住戶自救會及多個反迫遷團體,在總統蔡英文家前召開記者會,控訴高雄市長陳菊獨裁,不顧百姓意願與死活;蔡英文對人民絕食不聞不問,不顧日前對反迫遷團體的作出的承諾。台灣人權促進會居住權專員林彥彤當場怒斥,高雄市長陳菊曾擔任過台權會會長,現在自詡為人權城市的市長,卻粗暴強拆民宅,可恥到極點。

事實上,在高雄市政府於9月1日強拆果菜市場北側住宅前,不同意戶便多次表達反對意願,雖然在迫遷的壓力下,有些住戶同意搬遷,但抗爭仍然不斷。住戶自10月22日開始絕食,10月27日凌晨5點左右,高市府突襲拆除6戶房屋,而當日下午,住戶早已預定要北上至蔡英文家前絕食。10月30日,73歲自救會會長吳富雄在絕食65小時後,身體不支送醫。

民國59年左右,高雄市府有意將果菜市場從七賢路遷移至民族一路,不過,果菜市場屬於私人公司,徵收案被內政部以市場非公營為由駁回,自此爭議不斷。民國62年,王玉雲擔任高雄市長,提出果菜市場「減半使用、半數發返」政策,但歷經多位市長,亦未與此處居民協調出完整配套措施,而在謝長廷擔任高雄市長時,高市府提出多項可行方案,不過,卻因為謝轉任行政院長而遭擱置,也因此,果菜市場的徵收過程充滿爭議。

果菜市場居民多次向市府表達溝通意願,甚至向市長陳菊下戰帖要求公開辯論,雖然陳菊也回應,市府會努力尋求更周延的溝通過程,但卻拒絕辯論,並強調,市府依法行政,「必須以最大多數人的最大利益為政策考量」。

「依法行政」是民主社會的重要程序,但有民主素養的人必然知道,法有惡法,未必全對,更何況,面對這個充滿瑕疪的爭議個案,不只要釐清程序,也要讓不同意見者充份表達;再者,公共政策的制定並非只是狹隘的「以最大多數人的最大利益為政策考量」,相反的,還是要考量少數意願,共同尋求解決之道。事實上,在果菜市場爭議的過程中,就有人提出在原有土地上興建社會住宅,就地安置,市府和居民都能雙贏,但這樣的意見卻未獲充份討論。

民主政治不單只是選舉,更重要的公開對話與公開透明,不僅以此補充代議政治的不足,同時也可稍稍彌補朝野沆瀣一氣、在野無能監督的窘境,這其實也是民進黨的長期主張。但可笑的是,一但握有權力,面對挑戰,卻像個毫無情感的霸氣機器人,只會將「依法行政」反覆掛在嘴上,反倒顯示出權力的傲慢。就好像高雄市公民監督公僕聯盟理事長陳銘彬所說,陳菊只會講「依法行政」,卻不與人民溝通、辯論,政黨輪替,民進黨完全執政後,卻換來另一個ㄧ黨獨大,對人權更大的侵犯。

對照蔡英文當選所說的「謙卑、謙卑、再謙卑」,以及她的政府一定會是「史上最會溝通的政府」來看,民進黨執政後的作法顯得格外諷刺。事實上,蔡英文不是不會溝通,她其實曾指派總統府副秘書長姚人多「私下出巡」跟受迫遷戶溝通;她也會發表聲明跟人民「溝通」,回應民眾訴求。但就如同她曾以聲明向反迫遷團體表示,「土地徵收將公開透明、民主參與為原則;總統府人權諮詢委員會,將優先納入居住權領域的專家;重視每一個人的居住權利,讓生活環境更好,更有尊嚴,是政府推動城鄉更新的目標。」但作到了嗎?或者,開始作了嗎?這樣的「溝通」,有意義嗎?

人民要的溝通不是「微服出巡」,也不是「紙上談兵」,而是公開透明的論辯、民主平等的審議。不斷強調要與人民溝通的民進黨,卻不願意與居民對等對話,也不正視現有土地政策潛藏的不義,難道,「溝通」對民進黨來說,只是假裝親民的話語?偽裝民主的騙術?還是,掩飾獨裁的遮羞布?

標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