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工

我兒子只想買頭水牛回家 —亡故移工阮國非父親專訪

(文字皆為現場口譯,再經公庫記者潤飾)

文/公庫記者許詩愷
影/公庫記者張心華、許詩愷

「一個月前聯絡時,他說最近台灣抓很嚴,如果被遣返了,他要拿積蓄買水牛,回家和我們種田。」一名剛失去兒子的越南父親,敘述著他們最後一次越洋通話的內容,翻譯則反覆確認自己是否聽錯「水牛」的發音,在場所有人可能原本都以為,他會有個如刻板印象中常見的買房、做生意等,更常見的夢想。

越南人阮國非,27歲,來台工作三年多,在今年初為了更好的薪水而違約離職,成為大家口中的「逃跑外勞」。8月31日,他在新竹郊外遭民眾舉報形跡可疑,隨後和前來盤查的員警發生衝突,遭開九槍不治身亡,其父親阮國同在9月5日隻身來台處理後事,希望能了解真相,最後則在監察院的主動介入下前往陳情。

阮家來自越南中北部的乂安省,該區域除了靠海的榮市、緊鄰寮國的山地邊境外,多數居民仍從事農工業,距離首都河內約6小時車程,也是越南革命之父胡志明的出生地。阮國同從軍二十年,曾參與過越戰,目前靠退休金和務農過活,家中育有五子女,年紀最小的兒子阮國非和么妹皆來台工作,每兩個月寄錢回家一趟。

「扣掉仲介費等費用後,每個月只能領台幣一萬元出頭。」阮國非24歲那年與私人仲介簽約,開始在台灣工廠上班,定期會用手機和家人聯繫,但在《就業服務法》第53條限制下,不滿薪水的他無法任意轉換工作,該法條也是如台灣國際勞工協會、台灣人權促進會等團體形容為「奴隸法」,連年不斷抗議,希望修改的目標。

在阮國同的親筆陳情書裡便寫道,出國賺錢的移工多半為經濟弱勢,但到了台灣才知道會被如此對待,既賺不了錢,又要償還高額的仲介費,他說「我們也有讀過書,我們也會數學」知道這是不公平的剝削,才會被迫選擇逃跑。

而《就服法》中將違約逃跑定義為「與雇主失聯」,違法移工害怕遭遣返回國,無法繼續賺錢,只能「越逃越遠」。阮國同坦承,其實他知道阮國非犯了台灣法律,也願意接受遣返,當初「阿非怕家人擔心,五個月後才跟我們說他逃跑了。」阮國同害怕兒子遇到危險,希望他早點回越南,阮國非則樂觀的說「雖然很辛苦,不過老闆都喜歡我,我會努力工作,賺更多錢回家,如果真的被警察抓走,也會配合他們。」

「我的小孩沒有武器,為什麼要被連開九槍?」但最令阮國同無法接受的是,原先以為舉報後也只要被遣返、清償負債,一家就能再度重逢,如今卻成天人永隔。開槍員警雖然前往靈堂致意,雙方卻未達成和解共識,竹北分局也對外表示「阮國非以暴力激烈抵抗,員警不得已才開槍」,但未回應在他倒地後,為何還持續攻擊?阮國同則在親筆信中憤怒形容「阿非手上沒有武器,警察竟然還認為開槍打死我小孩,是依法執行。」他呼籲台灣政府應修改《就服法》讓移工得到基本勞權,並調查警方是否執法過當。

在阮國同眼中,阮國非是個待人溫和、認真且開朗的孩子,他說阿非從小喜歡唱歌,高中畢業後開始賺錢養家,在農暇時會去哥哥上班的焊接工廠幫忙,朋友和鄰居間都稱讚他勤奮,同鄉工人也喜歡他的熱心,對於這場意外,家屬要求的不多,「沒有任何方法可以換回我兒子的人命,我只希望找出真相。」

9月5日當天,沒有出國經驗的阮國同只帶了一個紙箱,裡頭裝滿衣物和文件便抵達桃園機場,接著他走訪案發現場,和同樣來台工作的女兒會合,前往各機關要求政府正視這場意外,警方以「偵查不公開」為由拒絕說明,卻有媒體取得阮國非中槍瞬間的側錄畫面,讓阮國同非常質疑。

接連碰壁13天後,阮國同才終於鼓起勇氣出面,向監察委員親口敘述其困境,他在現場不斷雙手合十,說著中文的「感恩」向聲援團體與記者們致意,感謝台灣人這段時間的幫助。目前處理完後事,阮國同即將返回越南,問他之後有什麼打算?他只說「媽媽還在等我們帶消息和骨灰回去。」但他們會堅持下去,直到水落石出。

【延伸閱讀】
2017-09 移工中警槍客死異鄉 家屬來台向監察院陳情
2017-09 警開9槍擊斃移工引爭議 移工盟要警政署公布真相

標籤:,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