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工

移工中警槍客死異鄉 家屬來台向監察院陳情

文/公庫記者許詩愷

8月31日一名越南籍勞工阮國非遭民眾舉報「形跡可疑」,但員警在追捕過程中連開9槍,導致他失血過多身亡,後經人權及移工團體出面抗議執法過當,監察院決定展開調查,來台處理後事的家屬今日也前往監察院陳情,希望爭取還原真相。

死者父親阮國同透過翻譯表示,他們知道兒子違法,當初也願意接受遣返,但「逃跑」是因為台灣法律不允許移工轉換雇主,為了取得更好的工作條件償還仲介費、存錢寄回越南,阮國非才會被迫走上險路。「請問台灣政府,對警察連續開槍殺害一位住在台灣的越南勞工有何看法?」阮國同直言,兒子的命已回不來,他認為台灣警察缺乏開火的正當性,家屬卻無法了解案情,目前他們只希望能釐清兒子客死異鄉的真相。

「當所有人證、物證都掌握在警方的手上時,這件事情已經不會有真相了。」台灣國際勞工協會許惟棟指出,事發地點位於新竹郊區,據當地其他移工說法,可能是死者阮國非經常到此處游泳、釣魚,才會赤裸出現在現場,且當民眾報警後,警察應先了解情況並呼叫支援處理,不應逕行開槍。台灣國際勞工協會陳秀蓮也質疑,家屬來台多日,竹北分局皆以「偵查不公開」,權責已轉交給檢察官為由,拒絕透露案情,但仍有媒體取得現場錄影,她批評警方只想對外公布對自己有利的情報,將責任歸咎在逃跑外勞身上。

許惟棟進一步補充,目前《就業服務法》第53條限制移工不得自由轉換雇主,且市場遭私人仲介壟斷,申請來台的外籍移工只能聽從仲介和雇主掌控,負擔高額仲介費,無法爭取較健全的勞動環境「根本是奴隸法。」許惟棟強調,逃跑在法律中的定義僅是「與雇主失聯」,甚至和違規停車同樣屬於行政法範疇,警方既無權用武力追捕逃跑移工,悲劇更起因於社會長年對東南亞移工的歧視,讓過當執法成為常態。

而監察院在9月14日發文公告,監察委員陳慶財、李月德、章仁香、楊美鈴等四人已申請自動調查,將查明員警陳崇文是否符合執法規定,以及主管機關對外籍勞工的管理有無疏漏。台灣人權促進會副秘書長施逸翔便建議,監察院除了釐清案情,後續必須全盤檢討基層員警的用槍訓練,以及台灣移工遭現行法律歧視、剝削的情況「不能只追究本次個案。」

針對案情,參與追捕的民防李坤龍向媒體指稱阮國非在過程中暴力抵抗,朝他們扔躑石塊、意圖搶走警車,員警陳崇文才不得已開槍,國際勞工協會也依此回應,「民防」非正規警察,只是各地分局面臨人力不足時的替代方案,為何能未穿制服執法,又用辣椒水和警棍攻擊被害人?至於搶車部份,協會則呼籲「阮國非當時已無行動能力,或許只是中槍後驚嚇過度,想躲進警車裡避難」員警擊破車胎即可制止。

律師邱顯智認為,根據警械使用條例,警察使用警械時如非情況急迫,應注意勿傷及其人致命之部位,但員警未先鳴槍便直接攻擊,甚至對重傷倒地的阮國非腹部開火,明顯不符合比例原則,是違反人權與法律的行為。律師劉繼蔚則說,此案凸顯了員警用槍的訓練不足,他痛批「每次發生意外,警政署就會跳出來說支持警察正當執法,但他們有沒有在事後進行檢討?」記者會後,家屬由移工團體和律師陪同下進入監察院陳情,值日委員楊美鈴表示,官方將詳細調查制度面、執行面衍生的相關問題,並要求行政調查盡快送到監察院。

此外,現場也有數團體到場聲援,例如同志諮詢熱線秘書長奧莉薇強調,移工在台灣面臨社會大眾、法制雙重壓迫,其實和LGBTQ族群的情況非常類似,即使日前同志婚姻已通過釋憲,但仍有許多人害怕公開自己的性傾向,過去台北也曾發生警察臨檢酒吧後,強制拘留同志的常德街事件、coners酒吧事件,跨性別者以不符合「社會風俗」的外貌出門時,更容易被用各種理由「找麻煩」,因此同志諮詢熱線要和移工站在一起,捍衛彼此應有的人權,拒絕歧視持續加深。桃園市產業總工會理事長莊福凱則說,外籍移工長年幫助台灣進行基礎建設,補足本國勞工不願負擔的工作缺額,應是台灣的功臣,而非搶飯碗的對手。

【延伸閱讀】
移工客死台灣 父親越洋親筆信控「逃跑」冤屈
警開9槍擊斃移工引爭議 移工盟要警政署公布真相

標籤:,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