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工, 投稿

難道沒有比臥軌更理性和平的方式:寫給2018年的台灣

文/鄭雅菱

去年去了一趟桃園地檢署,當時和復興航空工會為爭取優離方案擋水泥車的案子。檢察官問我:

「台灣是法治國家,復興航空或許有做的不好的地方,但你們為什麼不用法律的方式去解決問題?」

今天自由時報以頭版與A4整個版面,大篇幅攻擊昨天的臥軌行動與桃產總。我想,或許現在很多人或許也有這樣的疑問:

「抗議就抗議,為什麼要臥軌這麼激進?」

「為什麼要阻礙交通,被影響的旅客也是辛苦加班卻被害得晚回家的勞工啊?」

「你們桃產總從關廠工人、國道收費員、華航罷工,就是要製造社會紛亂,假勞工、有爭議、共產黨…。」

難道沒有更理性和平的方式?

2015年底,國民黨宣布砍七天國定假日,工鬥成軍,步步逼迫國、民兩黨總統候選人表態。那時,還想要勞工選票的蔡英文與工鬥碰面,承諾「若沒有配套措施,不會砍七天假」。一例一休就是那時誕生的配套,民進黨宣稱要以價制量落實周休二日

2018年,做一休四要以不符實情為由改成核實計算,原本以價制量跳票了,賴院長也對外說七天假不會還了。更可惡的是,民進黨政府還要再進一步推動過勞三法(鬆綁七休一、輪班間隔從11小時改成可經勞資協商縮短為8小時、提高每月加班時數上限)。然後,以史上最快的速度,要通過倒退100年的史上最爛勞基法。

在這3年期間,我們召開無數次記者會,包圍立法院,突襲朱立倫競選總部、蔡英文官邸,也進行了三場接近300小時的絕食抗爭。可是回應我們的是,執政黨硬幹勞基法的決心,蓋得愈來愈高的拒馬,以及史上最大面積的禁制區。

勞基法是台灣勞工勞動條件的最低保障,也是參照標準,此案一過,AOR、工作規則中有關休時的規定都會再行下修,無一倖免。

我今年30歲,勞基法修惡後會讓像我這樣、甚至比我年輕的勞工更加低薪過勞,買不起房,生不起孩子,沒有未來;勞基法像今天這樣用拒馬、禁制區、不管民意的粗暴強行通過,會讓我們連台灣僅存為傲的民主也跟著失去。

最後回到抗爭手段的問題。

我從事工運4年,資歷不深,但這些年間,看著消防員一個個殉職、腦中風;空服員持續飛過勞班表;北捷司機、台鐵車長疑似因休時不足過勞死;以及一夕之間1800名員工頓時失業找上門來。

復興航空企業工會用肉身成功阻擋國產實業水泥車出貨,要求董事長林明昇出面協商。

人死了,倒下了,失業了,工人好不容易團結起來了,有了一兩場的記者會,也許帶來一點改變。但大多時候,沒有更高的衝突,給不了政府/資方壓力,引不起社會關注,生命再怎麼可貴也不過就是一兩天的新聞(了不起一個禮拜),不過就是有權者口中的極端個案。

於是,火車照開,飛機照飛,馬照跑,舞照跳,台灣各地持續發生各種過勞悲劇,有誰還記得那些倒下的勞工?

不要再有下一個過勞死,終結過勞的台灣,難道只是口號喊喊就好?羨慕國外低工時,高薪,好福利與強大工會的同時,是不是更應該在當有人在爭取權益(而這權益還跟你有關的時候),真心的諒解,不跟著抹黑,並且拿出具體行動支持。

民進黨看來是給不了勞工未來了,如果還有機會能讓我們的未來不一樣,也許答案就在我們自己的手裡,我們的腳下。

【延伸閱讀】
勞基法修惡欲闖關 場內朝野協商 場外游擊、臥軌
關廠勞工怒吼不滿勞委會方案臥軌抗爭(上)
關廠勞工怒吼不滿勞委會方案臥軌抗爭(下)
人人都是「關廠工人」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