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徵

再拆大觀社區同意戶 警方捕7名抗爭者並阻記者拍攝

文/公庫記者許詩愷

板橋大觀社區自救會原定在今早8點召開記者會、阻擋施工單位拆除6間已點交戶,但怪手和警方凌晨時搶先包圍現場,7點半即開始動工,聲援者和居民們在優勢警力下遭排除,其中自救會成員張志綸、李冠毅、鄭仲皓等7人遭警方拖離現場「保護管束」,約11點主要作業完成後,5名被捕者獲釋,張志綸和李冠毅則被送往警局偵訊,目前已無保飭回。

本次拆除的空房位於大觀社區邊陲,反對戶朱寧民的住宅旁,朱寧民出身外省軍人家庭,也曾服自願役多年,不過去年官方提出的各項安置措施中,針對退伍軍人部份僅提供榮民之家的優惠及補貼,而朱家三代同堂,且子女皆靠零工維生,朱寧民不願家人被拆散才拒絕遷入,他希望擁有社區土地所有權的「板橋榮譽國民之家」能為其提供較適合的房舍,但官方仍未依各別戶的需求研擬方案。

第一波衝突4人遭逮捕後,8點半自救會再度試圖進入封鎖線內,又有3人被拖上警車,其中包含拍攝紀錄片的一名台灣藝術大學學生,而現場媒體欲記錄下她的抵抗過程,卻遭警方推開,當公庫記者提醒警方不要阻擋記者採訪,其餘同業接著詢問該名指揮官的員警編號時,對方回嗆,那是他的隱私,屬於個資法保護範圍「個資法懂不懂!這是為了你們的安全好不好!」隨後掉頭就走,稍早焦點事件記者梁家瑋甚至在靠近封鎖線時被警方推離,並反折手臂,一度作勢將上束帶限制行動。

因去年4月首次拆除點交戶時,曾發生未同意戶受怪手波及,施工單位封鎖現場使台電人員來不及斷電等意外,本次板橋榮家在該排6棟房舍中只拆除3戶,朱寧民宅旁的連戶公寓仍暫時保留,但朱家長女朱怡芳痛批,其電話線、電錶、鐵皮屋簷都被損毀,她在施工時擔心自宅情況希望靠近查看,也同樣被警方阻擋。

板橋榮家透過新聞稿強調「違占戶自願點交的空屋,當事人已同意拆除,沒有強制問題。」並指控自救會要求居民拒絕參加上級機關退輔會、地方政府舉辦的社福說明會,而「原地續住、免除不當得利」等訴求太過頭,抗爭導致居民的行政費用持續增加。

自救會成員唐佐欣對此回應,一開始板橋榮家對居民提出「侵佔國有地」訴訟時,許多人無法負擔敗訴後的罰鍰,才會主動同意點交。她認為,政府利用法律迫遷弱勢已是常態,不能只看判決結果定論,需探討同意戶、不同意戶的形成背景。至於拒絕參加社福說明會,則是居民了解該會議僅有和民間慈善機構洽談的功能,並非實質討論安置,才投票表決的結果。

唐佐欣重申,居民並非鐵板一塊,也願意接受適當的安置,但去年九月退輔會提出要以內政部的「包租代管」政策協助,該政策尚未上路,在無法了解租金、地點、各戶需求的情況下貿然接受,恐成為施政白老鼠;而「免除不當得利」是希望政府正視迫遷爭議,改變過去以罰鍰、訴訟逼迫人民同意的情況。

聲援者和居民始終無法靠近工地,只得向怪手撒冥紙抗議並靜坐,約11點,拆除隊已將3戶的主結構破壞完畢,警方便撤離現場,同時5名被拖進板橋榮家園區遭拘留的抗爭者獲釋,據現場警方透露,被帶回偵訊的張志綸是在推擠過程朝警察怒罵、李冠毅則疑似丟煙霧彈,兩人觸犯妨害公務、強制罪、公然侮辱罪。去年底新上任的榮家主任厲以剛表示,因考慮交通順暢,才將表定的9點動工時間提前,剩餘9戶已點交戶、58戶不同意戶應會在過年後一起處理。

厲以剛更說,希望自救會停止抗爭,避免每次出動警力的「便當費」也會被納入法院進行拆除的「執行費用」中。此外,據稱昨晚警力已零星部署在社區周遭,出入巷弄都會被蒐證,朱怡芳透露,今早凌晨她在睡夢中被工程器具吵醒,才發現隔壁提早施工了,唐佐欣則痛批,大觀社區抗爭一年餘,就是如此被罰鍰、訴訟和公權力重重壓迫。

延伸閱讀:
同鄉的異鄉人 ─ 大觀社區迫遷案專題報導
其一:面對政府執行拆遷 連土地公也無能為力
其二:法律與人權相抵觸 迫遷烽火不斷的關鍵
後記:下次見到你,會是什麼時候?

標籤:,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