燦爛時光會客室

《燦爛時光會客室》第189集:為西藏自由而騎 聲援圖博人權

曾筠涵/整理

最近每星期三,在台北街頭會看到一群人披著西藏雪山獅子旗、不畏豔陽或風雨,騎自行車在重要景點和自由廣場,為西藏自由及人權發聲,並聲援在中國遭到關押的台灣人權活動人士李明哲。

「要消滅一個民族,首先要瓦解它的文化;要瓦解它的文化,首先先消滅承載它的語言。」你可以想像,有人為了爭取講台語、原住民語或客語的權利,卻因此被政府判刑入獄?這樣的情況在現在的台灣或許已不復見,但這正是在中國藏人面臨的處境。本週燦爛時光會客室邀請西藏台灣人權連線——林欣怡,與我們細談這個議題。

札西慈仁六年前隻身發起 台北街頭向中國遊客溝通西藏議題

說起為西藏而騎,林欣怡表示,此活動是由流亡在台的藏人札西慈仁創始,六年前他獨自帶著傳單騎單車,身披西藏國旗,到自由廣場、故宮博物院等地,希望遇到中國遊客,與他們談談西藏議題。兩年前,西藏台灣人權連線成立後,決定將此行動當作正式的活動,至今,每年「310西藏抗暴日」前,他們都會在星期三的時候騎單車。

 

2018為西藏自由而騎,行經自由廣場。(西藏台灣人權連線提供)

林欣怡說,第一是希望不只在網路上讓民眾看見,更是在日常生活中直接接觸。第二是「cycling」,循環不斷的意思。另外,也希望鼓勵自己,雖然沒那麼簡單,必須持續行動,且可能效果都不是立即、巨大、顯而易見的,但透過持之以恆,期盼有一天可以達成效果。

他們會沿路發酷卡、披國旗、喊口號,其實很多民眾知道這是西藏,甚至有人知道Tibet、圖博,同時也有人會問「你們是誰」,甚至也有人會冷言冷語、說「你們很無聊」等。但她認為,近幾次在自由廣場、101大樓等,有很多人圍觀。他們不一定會接近我們,我們就會主動上前發傳單,也會進行短講。

「你說會不會有很巨大的影響,可能暫時沒有,可是我們希望這些種子都可以落在他們身上。」她進一步舉例,札西有時在學校演講,會遇到中國交換生,有學生聽了演講,曾說,這跟他想的完全不一樣。例如,札西2008年北京奧運聖火傳遞時,曾去日本奧運聖火的地方拿西藏國旗高喊「Free Tibet」,隨後被日本警察逮捕,關了23天。那位中國學生說,當時在中國看到的消息都說,札西慈仁是一個可怕的恐怖份子。「而當時在課堂上,那個被中國媒體罵慘的人,走到他現實生活中,他講的事情是那麼和平。」

林欣怡強調,我們不可能期待每個人有立即的改變,可是只要提供訊息,只要對方願意傾聽事實,即使仍有人會懷疑,「可是我覺得這至少是對話的開始,總比過去都沒有機會溝通好得多。」

札西慈仁

不期待對方想法立即轉變 提供資訊撒思想種子

管中祥提到,高雄電影節曾播放《熱比婭》,遭到中國的抵制,他曾在課堂上討論此言論自由的議題,有位中國交換生說,為甚麼要播放恐怖分子的電影,這是好的嗎?管中祥認為,當他身處中國的歷程,對事情的認知恐怕會與其他地方不同。

對此,林欣怡說,「我們想要做的不是說服他們,而是讓他自己思考才能改變。」如果有人能在這裡看到更多訊息,她希望每個人都可以思考,試著平衡聽到的不同觀點,自己選擇,「這才是重要的」。

「cycling for a free tibet」,林欣怡回溯,札西慈仁在記者會上曾說,「我們是西藏台灣人權連線,我們並不是一個支持西藏的團體,而是一個希望理解台灣與西藏問題的人權平台。」雖然最初是為了310而起的宣傳,但他們希望不只是討論西藏議題,例如最近的「cycling for 李明哲」,以及為了藏語倡議者扎西文色而騎車,「不分你我,也不是別人的事情,而是大家看到就應該關注的事情。」

騎行路線具象徵意義 沿途發聲展現台灣公民言論自由

這次的繞行路線,包括228公園、自由廣場、立法院、復興sogo、克緹國際大樓、中國銀行、台北101等,「這幾個地點除了中國遊客聚集較多,是否還有一些政治意義?」管中祥問。

林欣怡回應,從228公園出發是札西的意思,雖然他不曉得他的理解是否正確,但他認為西藏1959年的310西藏抗暴,是為了抵抗中國極權政府的入侵,某種程度而言,228對台灣有類似的意義。其後,經過立法院,原因是在一個民主國家,立法院扮演重要的角色。接著沿忠孝東路騎行,因為它是鬧區,他們不只針對中國觀光客,也希望針對台北民眾,以及到台北的遊客。接著經過復興sogo,是因為每年310的遊行出發點都是那裡。

為何選擇克緹大樓?林欣怡回應,賴中強律師曾說,其他國家的人要抗議中國時,都有代表處可以去,但台灣沒有。在克緹大樓裡面有許多中資企業,包括中國銀行臺北分行等,且中國目前的策略也是希望用經濟讓台灣改變,因此這是一個象徵的意義。另外,選擇台北101是因為有許多中國遊客聚集,林欣怡說,她相信這對他們來說也是一個震撼,「抗議是可以這樣做的,我們可以隨時在我們的土地上抗議、發聲,講任何我們想講的話。」

2018為西藏自由而騎,從228紀念公園出發。(西藏台灣人權連線提供)

 

(西藏台灣人權連線提供)

呼應西藏境內文化復振運動 白色星期三騎車聲援

為何選擇在星期三進行活動?管中祥問。

林欣怡說明,2008年3月又再次發生西藏抗暴事件,那段時間有上千人失蹤,名指死亡上百人,被判刑的人佔少數,大多都是司法外的失蹤或處決。回顧歷史,從1959年西藏抗暴,達賴喇嘛到印度,流亡政府成立,至2008年已經有五、六十年。許多人說流亡在外者已經不了解西藏當地人的想法。但其實在2008年,許多人仍不希望中國統治,期盼達賴可以回到西藏。

其後,仍遭中國當局鎮壓,所謂「歸於平靜。」當時,境內藏人意識到,傳統文化的流逝速度令人擔心,因此發起和平的活動,雖然平時不能穿傳統服裝,不能講藏語,但至少在每週的其中一天,可以實踐西藏傳統文化的生活。

為何選擇星期三?因為達賴喇嘛是星期三出生的,稱為「白色星期三」,亦即「拉喀(Lhakar)」。

林欣怡強調,此活動並非由境外藏人發起,而是境內藏人,而且傳到全世界。藏台連線於每月第一個星期三也會舉辦人權之夜、拉喀之夜,向大眾介紹西藏的議題。

2016 0305 西藏抗暴大遊行

極權壓迫藏台人權工作者 連線盼各界聲援李明哲、札西文色

為何將聲援李明哲與聲援人權連結在一起?

林欣怡說明,為了聲援李明哲,台灣的NGO團體成立了「李明哲救援大隊」,成員包括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台灣人權促進會,而藏台連線也參與其中。她認為,只要有機會,都應該談論更多議題。

3/19是李明哲失蹤的週年,在這個時刻他們為西藏議題發聲,同時為李明哲發聲,「這是一件非常自然而然的事情。」李明哲不僅是文山社大的工作人員,也是人約盟的志工。「我相信如果他在台灣的話,他也會為了人權議題而發聲的。」林欣怡說。

札西不擔心在西藏議題談李明哲,他只擔心會不會因為藏人支持李明哲,讓李明哲的狀況有不好的影響,但事實上,如果可以讓更多支持西藏的人,同時知道此議題,彼此關心與交流。例如,有許多國外人士關心西藏議題,藉由藏台連線這個平台,讓原本不知道李明哲的人可以知道他。

管中祥追問,又為何聲援另一位藏語的倡議者札西文色?

林欣怡回覆,札西文色只是要求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規定,讓藏人可以有使用母語的權利,但他認為中國官員是失職的,於是在2005年到北京告這些官員,當然是不得其門而入,後來他也跑到北京電台,同樣沒人理他。

後來,紐約時報的記者找上他,做了9分鐘的短片,在我們看來,他只是表達訴求,而這訴求在民主國家是再自然也不過。後來,2006年1月他被公安帶走,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被起訴,兩年間沒人知道他的消息。

今年一月開庭審判,目前為止還沒宣判幾年罪行。林欣怡說,「你就可以知道多荒謬,他只是希望講藏語,希望政府多投注力氣,就被認為涉嫌顛覆國家。」因此他們決定聲援札西文色。

2014 0310 自由廣場藏人夜行

語言文化權利遭打壓 台藏皆有慘痛經驗

管中祥接著說,許多較極權統治的國家,對於語言文字等展現族群主體性的文化,往往會被消滅,在西藏與台灣過去的經驗都是如此。

林欣怡同意,「我們有一個口號是『我們的語言是我們的權利』。」她自己很想說台語,但許多時候無法劉說得流利。現在很多藏人的遭遇也是如此。不僅境內藏人有困難,海外藏人也很努力讓下一代的年輕藏人,可以認識傳統文化,加強語言的保留。

蒙藏委員會惡名在外 廢除後重啟台藏民間交流契機

台灣去年廢除了蒙藏委員會,但人權問題要透過什麼方式聲援,恐怕有許多不同的討論與意見?管中祥提問。

林欣怡坦言,過去蒙藏委員會做了許多不好的事情,造成流亡藏人社會的紛亂,所以藏人其實不喜歡蒙藏委員會。廢除後是一個契機,可以與流亡政府有更多的互動。目前,西藏文化包括宗教、傳統文化保留等,達蘭薩拉是一個很重要的地方,所以她認為,如果可以有更直接、進一步的交流,是好的事情。

藏台人權連線辦活動 邀請台灣社會關注西藏人權文化議題

若想關心西藏議題,如何關注與參與?林欣怡說,網站預計於3、4月上線,臉書也有粉絲專頁,可收到固定消息。每月第一個星期三是人權星期三、拉喀之夜,下一次活動是3/7晚上,將邀請藏人行政中央的政策研究機構副主任,到台灣演講,藏人的處境如何在國際上推動。另外也有兩位研究員將會談論轉世議題。同時,也邀請群眾3/10一起走出來。

3/14晚上在自由廣場也有晚會。3/7至3/14,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會在自由廣場養一個帳篷,展出2008年西藏抗暴十週年的照片。邀請大眾一起關注西藏議題。

2012年11月9日,民眾聚集自由廣場,高喊「Free Tibet」。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