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社運發電機

【聲明】好勁稻工作室就台北市文化局於9月17日發布嘉禾新村保存新聞稿之聲明

文/好勁稻工作室

台北市文化局於今(17)日發布新聞稿指稱市府完善水源地區文資保存,且嘉禾新村文資審議過程嚴謹、公開透明等與事實不符之情事,好勁稻工作室發布聲明稿嚴正譴責,呼籲日前才宣布以北市文化基金會董事長小野擔任競選總幹事,以補強人文的柯文哲,莫一再操弄如北農改建案過程中以不實抹黑言論攻擊吳音寧總經理等不同意見之作法,而應坦然面對自己玩弄行政程序,致使過去政治承諾跳票的事實。

好勁稻工作室首先就台北市文化局於該新聞稿中指稱2015年柯文哲上任後辦理會勘及審議相關程序「過程嚴謹,公開透明,並無疑問」之說法提出嚴正抗議,在台北市文化局於2002年委託聯宜國際工程顧問公司進行的「『眷村文化保存調查研究』第一期」中,早已述明嘉禾新村具「屬於公地自建,其配置形式有別於一般眷村的魚骨狀,反而與中國的胡同較為類似,並且完整地保留日據時期之老舊建築」之特色,並因為這樣特別特殊的聚落形式,使得嘉禾新村在當時尚未進行眷戶詳細生活史口述的狀況下,便已獲肯定為當時全市70座老舊眷村中具保存價值之第三名,僅以極些微之差距落後於在郝龍斌前市長任內通過全區登錄為聚落之北投中心新村,且該調查研究係經中研院張茂桂、張瑞德等多位在相關專業領域學者之審核,具備一定之參考價值與公信力。

柯文哲確定當選台北市長後,於隔年317日召開嘉禾新村之文資鑑定會勘,副局長李麗珠竟於現場禁止民間團體隨同文資委員進行保存價值之解說,甚至妨礙文資委員完整看過全區,並放任特定民代與現場私下與文資委員竊竊私語,顯有選擇性以行政手段影響委員判斷之情事。而後,文化局竟於同年49日正式文資審議前召開「會前會」,且完全未知會民間團體共同參與討論,隔天國防部即於文資審議未完成前公告嘉禾新村拆除標案決標,造成「先射箭再畫靶」之狀況,而後,在攸關文資身分決定的424日第68次文資大會,即便當時包含堀仔頭與文萌樓等文資案之民間團體均呼籲文化局應秉持柯文哲「公開透明、民眾參與」之理念,開放民間全程旁聽文資審議,但文化局卻強硬拒絕,而最終的會議紀錄更是在討論過程僅以一字(略)帶過的情況下,完全未述明原由,便決定僅登錄兩棟三戶門牌之建物為歷史建築之結論,而後續討論歷史建築登錄理由之第69次(2015526日)大會、第71次(2015729日)決議增加一座防空洞為歷史建築等程序,民間團體均完全未被告知,因而無從參與發言,亦未收到相關會議記錄,而台北市文資審議直至該年1015日第73次會議,才在先前爆發的南港瓶蓋工廠拆除抗爭及多位議員質詢下開放全程旁聽及會議紀錄公開,嘉禾新村案之黑箱審議甚至曾被議員用以質詢柯文哲市府如何面對柯文哲的「公開透明」理念。試問在此前發生的嘉禾新村文資審議程序,透過惡質的行政操作讓民間團體無法充分表述意見、無從參與會議、拒絕民眾旁聽、會議記錄未充分記載,便草率做出與過去府方專業調研結論相悖的決議,這叫過程嚴謹嗎?這叫公開透明嗎?

其次,柯文哲上任後在2016529日及隔年917日進行之嘉禾新村視察,同樣亦未通知民間團體參與,僅讓開發一方之聲音進行表述,而為規避與選前簽署「全區完整保存」承諾相悖之政治誠信問題,更在議會殿堂多次發表「全區保留不是全區不拆」等理則學錯亂之言論,甚至在核發南區拆除執照時,公然欺騙大眾是因為南區建物已「爛到不能再爛」,考量公共安全等理由而不得不拆,但隨即經民間團體拍攝現場實景屋況照片打臉。而在地區整體計畫的面向上,20161月,北市府發布「8+2公辦都更旗艦計畫」,其中於水源營區防災型都更一案表示將把嘉禾新村全區劃為公園用地,以保存文化資產,都發局長林洲民亦曾於2016106日接受質詢時表示,若嘉禾新村拆除蓋起臨時性建物,整個文化景觀會失控。直至2018年初,市府原先均朝以全區以保存區與公園用地結合,以建物搭配地景設計維繫聚落紋理之方式接近「全區保存」之理想。未料,不久後市府卻為了柯文哲之選舉綁樁,突然變更方案,廢止公園用地並變更為住宅區進行開發,至此柯文哲先前所謂「全區保存不是全區不拆」之卸責說法,已如同這半年來諸多反覆不一的爭議市政,被其團隊之實際作為徹底打臉。

另在民間溝通與資訊公開部份,20161022日,鍾永豐接任文化局長前曾宣示上任後將與本案等文資團體對談,以了解核心關懷,但鍾永豐上任至今將近兩年,卻從未與包含本案在內之多個爭議文資案之民間團體溝通。即便民間團體想主動與市府陳情,市府卻在去年10月於公館地區舉辦「白晝之夜」活動時,強行推擠以柔性藝術行動意欲向市府官員陳情之本案與俞大維故居團體,是否真正有心與民間共同面對水源地區文資問題,由上述實際作為足可判斷。此外,文化局於新聞稿中宣稱,今年88日已修正公告確認「嘉禾新村」歷史建築棟數及保存範圍,但截至今日,在文化局網頁之「文化資產個案查詢」中,嘉禾新村之文資登錄仍為2015817日之公告,難道這是先前鹿鳴堂文資案發生特定會議紀錄消失之羅生門再起嗎?

柯文哲於今年831日之議會總質詢回應議員提出關於嘉禾新村與南港瓶蓋工廠選前承諾「全區完整保存」跳票爭議時,竟以這是他上任前對市政不清楚,上任後才知道這兩塊地不屬於台北市政府,一塊屬於國防部,一塊屬於國產署,文化當然是要盡量保存,但地不屬於台北市政府,根本不能說話,以規避其政治誠信問題,但同樣是眷村聚落型文資,郝龍斌任內(2011824日)全區完整登錄北投中心新村為聚落,而在郝市府末任文化局長劉維公任內(2014730日)亦通過蟾蜍山具文化景觀身分,當時中心新村與蟾蜍山土地均非台北市政府所有,為何在2014選舉時被柯文哲視為文資保存做的不好的郝市府願意「說話」全區完整保留?讓柯文哲現在有北投與城南兩處城市博物館計畫可做政績宣稱?反倒是簽署嘉禾新村全區完整保留並強調誠信的柯文哲卻做不到?又,於柯文哲任內分別通過登錄為聚落建築群與歷史建築之政大化南新村及國防部學人新村等土地亦非台北市政府所有,為何決定全區保留?

最後,文化局於聲明稿中欲以市府已登錄水源地區如學人新村與舊三總十字樓等歷史建築,擴大整體保留範圍之說法,以規避柯文哲市政團隊為配合地方頭人開發而撕毀選前文資保存承諾之作為,我們必須嚴正指出,給予水源地區其餘建物文資價值,並不代表就能合理化柯文哲市政團隊在嘉禾新村案上自失選前回應民間文化界《台北市市民文化宣言》中所言「都市發展和經濟政策應秉持『文化優先』原則,重大政策應審慎評估『文化整體影響』;尤其不能犧牲原有的文化資產。讓文化領導施政,而不是短暫的、圖利少數人的經濟政策來領導文化。這個核心價值一定要守住」之表態。嘉禾新村最具特別特殊性的聚落生活核心空間一旦於本次拆照核發後被拆除,以目前柯市府僅保留北側不到原聚落1/10戶之方式,將導致嘉禾新村的特色聚落紋理被破壞,成為與其他官舍型眷村雷同的樣板式型態。

在柯文哲的政績網站中,競選團隊宣稱「台北是一個有文化深度的地方,那城南的人文歷史絕對是這座城最重要的基底」,但嘉禾新村從柯文哲選前承諾全區完整保存,2016年回應開發派施壓時的「全區保留不是全區不拆」,到現今僅留局部建物,破壞聚落紋理,甚至在公劃都更政策中擬將大部分範圍的公園預定地變更為住宅區進行開發的政策決定,完全與該宣稱背道而馳。將一個歷經六十年歲月才形成的人文與生態共存的聚落拆除,且無視中正區目前人均公園綠地面積低於理想水準之事實,以水泥高樓開發取而代之,如何實現文化局推動所謂「城南城市博物館」之標語:「城南山水,共聚棲地」?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