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別

圖輯》台灣首次跨性別遊行 兩千人夜遊西門町

文/公庫記者許詩愷

第一屆台灣跨性別遊行今晚(10/25)在西門町展開,主辦單位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強調,跨性別不只是外界刻版印象中的變性者或第三性,它既能形容天生被安裝進「錯誤身體」的人們,更意指「不再以男/女二分法」定義人們的性向,打破傳統框架,自由選擇你的生理和心理認同,自由選擇自己喜歡的氣質。

遊行隊伍自西本願寺出發,先由水藍色和粉紅色、白色組成的大幅跨性別旗開道,同運先驅祁家威也在前方舉著彩虹旗,接著群眾沿昆明街、漢口街前進,繞行西門徒步區外圍一圈,再從西門町捷運站6號出口、成都路回到台北市立聯合醫院昆明院區,昆明醫院更有值班人員把彩虹旗掛在窗台迎接隊伍,主辦方預估超過兩千人參加。

由於西門町是台北市知名的觀光及LGBT友善區域,且明天即是第17屆台灣同志遊行,隊伍行徑街道時不斷有國內外民眾歡呼支持。主辦單位也表示,性/別團體們並未因為同性婚姻合法化便鬆懈腳步,包含上週的障礙者性權遊行,今日的第一屆台灣跨性別遊行,都是今年同志遊行各參與組織規劃的系列活動,這些「多元性/別」議題都應該受重視,不分主流或邊緣,而跨性別者第一次上街就有千餘人支持,代表了台灣推動性/別平權的路雖然緩慢,但確實在前進。

隊伍抵達終點後,數名代表上台分享自己在生活中遭遇的情況。台中一中教師曾愷芯提及,自己活了50年才決定進行性別重置手術,在那之前當了半輩子的生理男性,尤其成長背景仍屬與保守年代,她從來不敢對外展露真正的心情,也因為過去許多跨性別者受社會排擠,一度讓她害怕走上這條路,所幸當她鼓起勇氣在日常中活出自己的性別認同後,多數同事與學生們都非常大方接受新的她,雖然還是有少部分家長反對,但這條路上她並不孤單。

而當曾愷芯短講時,兩名年輕參與者站在舞台前注目聆聽,曾愷芯便伸出麥克風,問他們為什麼會來遊行,其中一人說「我是國中生,我是同性戀。」另一名同學則回答「我陪他來的啦,我是異性戀,但我支持同志和跨性別。」現場隨即爆出歡呼聲,許多人紛紛落淚。

曾因蓄長髮被上級惡意刁難,被記了多支申誡,甚至達到免職處分的前員警葉繼元坦承,他已辭去警察工作,目前投身台灣警察工作權益推動協會擔任秘書長,自己從2014年起對抗體制,經最高行政法庭判決敗訴,進而申請釋憲的這段過程非常艱辛,希望現場所有曾因為性別氣質受歧視的人們,都要好好找到願意陪伴自己的朋友,若真的撐不下去,離開那個令你不舒服的環境也是一種選擇。

另一名跨性別女性土撥鼠曾就讀長庚大學,她在學期間正接受荷爾蒙治療,由於療程尚未結束,因此無法更換身份證,但卻被學校強制安排住進男宿,當她和校方面談時,更被學務長、教官等高層出言侮辱。土撥鼠感嘆,她最後決定退學直接就業,來到職場上仍遇到惡質主管,對方要她「先經過其他女同事們一起投票表決,妳才能上女廁。」這讓土撥鼠十分痛苦,她直言,唯有國家修訂保護跨性別者的相關法律,才能保護他們不再受壓迫

相關報導:
從體制內抵抗國家暴力 葉繼元要求警政署駁回免職處分(2015.12.23)
跨性別學生被迫住男舍 申訴不成反遭校方言語歧視、性騷擾(2018.07.19)

「這個社會不斷提醒我,要我選擇自己是哪個櫃子裡的人。」同志諮詢熱線志工、藝術家酸六分享,自己身為跨性別者,仍有許多人給她建議,如何活得更像男人,或更像女人,她知道這些人們多半沒有惡意,只是這種話常常讓她感受到,自己仍被這個社會受限於「單一的性別框架」中。

酸六說,身旁有許多跨性別朋友們會焦慮,害怕自己活得不夠純男/純女,但她也希望能鼓勵大家,「我相信大家一定都清楚自己最真實的樣子。」所以她反而不討厭自己不男不女的外表,因為這就是跨性別,她努力用這副「跨越性別定義」的樣貌生活在社會上,希望大家都可以試著喜歡自己,為自己的身份驕傲。

同志諮詢熱線跨性別小組也針對今日遊行提出三大主張,其一為「跨性別的生命議題需要被社會理解。」他們說明,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有和傳統兩性觀念不符的特徵,可能是不會做飯的女性,或者愛哭的男性,這也代表每個人都曾有跨越性別框架的經驗,所以台灣社會更需要「看見跨性別、理解跨性別」,因為跨性別者就是一般人,跨性別就在我們之間。
 
「雖然處理的議題不盡相同,但面對的偏見與歧視卻殊途同歸。」同志諮詢熱線進一步解釋,跨性別和同、雙性戀皆是廣義同志社群(LGBTI+)的一份子,除了性傾向議題外,性/別的多元可能也需要大家一同關注。他們更疾呼,跨性別一詞是涵蓋許多跨性別份子的大傘,雖然社群裡每個人的認同、實踐方式不同,但希望大家都能看見與自己不同的夥伴,為自己發聲且相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