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權

邱和順冤獄邁入第33年 民團呼籲總統特赦至今無果

文/公庫記者吳容璟

4月7日是言論自由日,也是死囚邱和順61歲生日與被關押滿33年的日子,由數個聲援冤案的民間團體組成的「邱和順案救援團體」,在這天舉辦「靜默遊行」活動,透過手舉「海旺天光,邱和順被遺忘的32年特展」展品繞行總統府一圈,邀請總統蔡英文看展,呼籲盡速特赦邱和順。

民團發起的全球連署行動已超過10萬人連署,距離去(2020)年4月7日救援團體向總統府遞交特赦請求書也已滿一年,不過總統府僅回應「會審慎參考各方意見」後便再無音訊。

去年11月起民團陸續在台北、苗栗舉辦特展,呈現此案完整經過、被告遭刑求的證據,累計逾3000人觀展,期間數次邀請總統蔡英文出席,府方卻屢以「公務繁忙,不便出席」為由婉拒,因此民團將展品搬至總統府前,並再度遞交特赦請求書、特展台中場邀請函和過去場次的相冊集,府方則由公共關係室科長萬斯幸出面接陳情書,並未多做回應。

民團將展品搬至總統府前,並再度遞交特赦請求書、特展台中場邀請函和過去場次的相冊集,府方則由公共關係室科長萬斯幸出面接陳情書,並未多做回應。

救援團體已窮盡法律救濟 「只剩總統特赦可以救他」

「台灣司法史上遭羈押最久死刑犯」邱和順今年61歲,苗栗竹南人,27歲時被指控共同犯下1987年「保險員柯洪玉蘭分屍案」及「新竹學童陸正綁架撕票案」,在1988年遭判死刑後,經歷11次審判在2011年死刑定讞,隨時可能被執行槍決。

然而該案充滿眾多瑕疵而備受爭議,包括法院判決死刑的根據,建立在警方殘忍刑求後取來的「被告自白」,以及一份有瑕疵的「歹徒勒贖電話錄音聲紋鑑定」,而這份證物後來離奇消失。

當年的承辦員警甚至因為刑求遭到監察院彈劾,並在1998年經法院判決有罪,證明員警確實透過刑求取得自白,甚至有退休刑警願出面證實邱和順等曾遭刑求,如毆打辱罵、灌辣椒、坐冰塊等,但法院仍無意重新審理此案。

海旺天光特展展品:邱和順案的疑點整理牆。

「我們原本只要求,讓他有機會證明清白而已」,救援團體代表、台灣廢除死刑推動聯盟執行長林欣怡表示,過去民團已窮盡各種救濟管道,包含提出再審、提非常上訴、聲請釋憲等法律管道;國際方面邀請司法專家參與亞洲模擬人權法院、聯合國酷刑特別報告;台灣兩公約的國際審查、監察院的調查報告等,都不斷指出「邱和順案疑點重重,他是個受冤的死刑犯」,卻都無法讓此案開啟重審,僅維持2011年的死刑判決。

林欣怡指出,今年3月國際特赦組織寫信給蔡英文關切此案,總統府發言人回應「關於邱和順案,各方的意見很多,總統府會審慎參考各方意見」,此說法與去年520就職典禮前府方的回應完全相同,顯見總統仍然不願「給出自己的意見」,仍對此案「已讀不回」。

「邱和順是無辜的,這是無庸置疑的」,義務律師團召集人尤伯祥表示,很多新證據都在過去聲請再審時用掉了,也都被駁回了,如今除了蔡英文行使總統特赦權外,沒有人能夠再救邱和順,呼籲蔡英文盡快讓邱和順重見天日。

靜默遊行中,民團輪播著邱和順的自創曲《故鄉》、《為什麼》、《鐵窗》,尤伯祥感嘆,今天邱和順只能藉由歌聲參與遊行,這是他身體的一部分唯一能參與的方式,希望明年此時,邱和順本人可以一起站總統府前,宣示他重獲自由。

「我們原本只要求,讓他有機會證明清白而已」,救援團體代表林欣怡表示,過去民團已窮盡各種救濟管道,卻都無法讓此案開啟重審。

義務律師團召集人尤伯祥表示,很多新證據都在過去聲請再審時用掉了,也都被駁回了,如今除了蔡英文行使總統特赦權外,沒有人能夠再救邱和順,呼籲蔡英文盡快讓邱和順重見天日。

展品搬到總統府前 呼籲總統特赦 

去年11月起,民團以邱和順的小名「海旺」為主題,在台北、苗栗竹南兩地舉辦「海旺天光邱和順被遺忘的32年特展」,今天(9)起為期一個月,也會在司改會台中辦公室舉辦台中場特展,名稱隨著時間流逝改為「邱和順被遺忘的33年」。

「從32變成33看起來很簡單,但邱和順卻是分秒都得咬緊牙關才能撐下去」,林欣怡哽噎地說,邱33年來只能待在1.368坪的小空間,隨著最親近的親人一一過世,自己卻仍在牢中面對重複襲來的失望,不發瘋、不失去意志就已不簡單,至今仍堅持下去只是想證明自己的清白,不願讓支持者失望。

海旺天光特展展品:「十大冤案牆」

對於此次靜默遊行的展品,民間司改會倡議副主任張馳說明,特展是希望促進社會對話,透過藝文體驗讓民眾了解邱和順的故事、體認冤案的無情,能夠帶來的展品包括「十大冤案牆」、邱和順案的案件地圖、時間軸、疑點整理牆等。

「十大冤案牆」是過去台灣司法冤枉的10個當事人,包括已平反的徐自強、蘇建和、謝志宏、鄭性澤、蘇炳坤,待平反的邱和順、王信福,還有已經被政府槍決的無辜亡魂江國慶、盧正、杜氏兄弟。

張馳補充,沒能帶來的展品包括竹南場的「模擬看守所舍房」,由曾在看守所內關押16年的冤獄平反者徐自強製作,以一比一比例還原樣貌,讓民眾親身體驗狹小的舍房空間,「民眾可能連32分鐘都待不了,但邱和順已經待超過32年。」

「許多看過展的民眾都會問,為什麼這樣能判有罪?能判死刑?」張馳感嘆,這也是我們想問國家、想問總統「為何能讓邱和順在裡面度過32年的冤獄?」這已經是上一個世代的冤獄,但現在的年輕世代絕不能漠視。

海旺天光特展展品:邱和順案的案件地圖

邱和順身體日漸不佳 立委呼籲總統「勇敢決定」

長期聲援此案的立委林昶佐表示,自己已經不知第幾次站在聲援場合,他認為,邱和順案絕對是台灣人權史上很大的污點,沒有任何清楚證據就成為史上羈押最久的案件,也因此受到世界人權工作者的關注,希望總統能夠聽到社會呼聲,並做出勇敢正確的決定,讓世界看到台灣有勇氣改正過去不公不義的錯誤。

「判錯了就應該要立刻糾正」,曾代理許多冤錯案件的立委邱顯智認為,死刑當然有可能判錯,因為是人在審判而非神,諸如過去的鄭性澤、蘇建和或江國慶等冤案,都是因警察刑求而來的自白、錯誤的審判導致錯誤的結果,不過判錯了就應該要承認錯誤並改正。

邱顯智提到,邱和順的身體狀況非常不好,台北看守所的六種醫療科目,邱和順全都看過了,「帶著全身的病痛的他,不知道何時會撐不下去」。邱顯智認為,特赦這個制度,就是為了對在司法上已經非常困難的案件,有一個最起碼的公平正義,希望總統能夠特赦邱和順。

立委邱顯智認為,特赦這個制度,就是為了對在司法上已經非常困難的案件,有一個最起碼的公平正義,希望總統能夠特赦邱和順。

立委林昶佐呼籲總統做出「勇敢正確的決定」,讓世界看到台灣有勇氣改正過去不公不義的錯誤。

【延伸閱讀】

聯合國「國際人權日」,民團戴手銬繞行總統府、呼籲總統特赦(2020.12.10)

去年5月,民團於總統就職前夕,發起「為邱和順自由而騎」活動(2020.05.13)

去年4月,民團發起全球連署、呼籲總統特赦(2020.04.15)

2015年,退休刑警出面指證邱和順遭刑求,民團提再審遭駁回(2015.07.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