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權

悼!32年苦牢歲月 民團戴手銬繞行總統府、呼籲特赦邱和順

文/公庫記者洪育增

12月10日是聯合國訂定的「國際人權日」(又稱世界人權日),長年聲援冤案的民間團體也在這天舉辦「靜默繞行」活動,透過戴手銬繞行總統府32分鐘的行動,象徵死刑犯邱和順至今在台北看守所32年的苦牢歲月,並呼籲總統蔡英文特赦邱和順。

該活動由數個長期關注冤案、人權等議題的團體共同舉辦,包括: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以下簡稱司改會)、國際特赦組織、台灣人權促進會、台灣廢除死刑推動聯盟、人權公約施行監督聯盟、台灣冤獄平反協會、台灣無辜者行動聯盟、國際人權聯盟等。同時,司改會志工李立丞在遊行中扮演邱和順,身穿貼有邱和順「編號7026」的囚衣以及戴上手銬、腳鐐、矇住眼睛等,並由邱和順案義務律師團尤伯祥為首,陪同全程繞行。

本次活動主持人、司改會視覺設計師蔡孟筑強調,邱和順目前的身分是「死刑犯」,生命隨時有可能被國家剝奪,同時民團也擔心看守所環境不佳,長年以來恐影響邱和順的健康狀況。民團強調,唯有總統蔡英文特赦邱和順,才能還給邱和順真正的自由,並終結台灣司法的不正義。

司改會志工李立丞在遊行中扮演邱和順,身穿貼有邱和順「編號7026」的囚衣以及戴上腳鐐等。

繞行過程中由邱和順案義務律師團尤伯祥為首,陪同飾演邱和順的李立丞全程繞行。

苦牢歲月長達32年   民團常年聲援不間斷
「台灣司法史上遭羈押最久死刑犯」邱和順今年60歲,苗栗竹南人。27歲時被控罪名為1987年「保險員柯洪玉蘭分屍案」以及「新竹學童陸正綁架撕票案」,然而該案充滿眾多瑕疵及爭議,包括檢方多次刑求被告並取得自白,甚至有退休員警出面證實邱和順曾遭刑求灌辣椒、坐冰塊等,以及被害人相關證物在當事人遭起訴後莫名消失等情形。

1988年,法院依據被告等人被刑求的自白內容,以及一份有瑕疵的歹徒勒贖電話錄音聲紋鑑定判邱和順死刑。邱自1988年被羈押,至今已在台北看守所逾30年,歷經11次審判並在2011年遭最高法院判處死刑定讞,隨時可能被執行。該案歷經多次再審,檢察總長也曾提出非常上訴,無奈遭最高法院駁回。

民間團體認為並無其他證據可證明邱和順等被告確實涉案,法院即判其死刑,確實存在許多司法瑕疵。長期參與邱和順案的辯護律師尤伯祥表示,當時該案受到社會大眾議論紛紛,因此前法務部長王清峰在擔任監察委員期間,主動向警方調閱一百多份警訊錄音檔進行調查。

當時王清峰發現,錄音檔內包括刑求、毆打等聲響,也因此王清峰在1994年9月以「強暴脅迫」及「草率結案」為由,並以錄音檔為證據,糾正、起訴負責承辦的員警與檢察官。事發到1998年,法院依「妨害自由」及「偽證罪」判決其中4名員警有罪確定。

蔡孟筑進一步指出,透過上述錄音檔內容可發現,邱和順案最大的問題即是288份自白書不完全是當事人自白內容,部分內容涉及被警察刑求、暴力威脅、使用辣椒水逼供等。以程序來看,檢方明顯違反「負責舉證但不能刑求」的法律規範,因此288份自白書內容應全部重新檢視,甚至不應貿然採用。然而多年來,法院僅排除部分被刑求的自白書內容,並持續使用這288份自白書相關內容進行審理,蔡孟筑認為該案程序上確實有明顯瑕疵,卻未見檢方與法院進行相關改進。

靜默繞行過程中,民團也播放第一卷錄音檔。錄音檔內容可清楚聽到員警對被告出言不遜,包括:「寫什麼啦?」、「幹你娘看三小」、「最好給我老實講 ,屍體到底在哪裡?」等言語暴力與疑似毆打聲響。尤伯祥補充說明,此份錄音檔內容主要為警方偵訊兩名被告的狀況,當時兩名被告皆為國三中輟生,在沒有律師等人的保護下遭警方施暴。

相關錄音檔內容,義務律師團也在2011年邱和順案更10審、更11審期間當庭播放,要求法院同步紀錄音檔內容等。除了協助法律訴訟,歷年來民團也舉辦相關活動,包括今年3月份民團號召約400位國內外及各界人士共同請願簽署「特赦請求書」,網路也有超過三萬人連署。同時,民團也在今年4月7日、邱和順60歲生日當天發起全球連署行動,共有4萬多人次參與。同時也遞交陳情書給總統府(相關報導)

今年520總統就職典禮前夕,民團發起「為邱和順自由而騎」活動,約23台自行車從死囚邱和順被剝奪自由的起點「土城看守所」開始,騎程約10公里前往總統府,盼總統蔡英文盡快特赦邱和順(相關報導)。今年11月中旬,民團也以邱和順的小名「海旺」做為開端,舉辦「海旺天光邱和順被遺忘的32年特展」,將邱和順案展示於社會大眾面前。

本次活動主持人、司改會視覺設計師蔡孟筑強調,邱和順目前的身分是「死刑犯」,生命隨時有可能被國家剝奪,同時民團也擔心看守所環境不佳,長年以來恐影響邱和順的健康狀況。

民間團體強調,唯有總統蔡英文特赦邱和順,才能還給邱和順真正的自由,並終結台灣司法的不正義。

戴上手銬腳鐐飾演邱和順   司改會志工李立丞:很希望有一天能看他走出看守所!
靜默遊行隊伍中,由司改會志工、台北大學法律系四年級的李立丞飾演待在台北看守所長達32年的邱和順。李立丞同時也是司改會今年的暑期實習生,實習結束後他以志工的身分持續聲援邱和順案。李立丞提到,實習期間曾有兩次訪視邱和順的經驗。今年8月、李立丞第一次訪視邱和順時,由於對於該案的瞭解不多,他帶著「探望阿公」的心情赴約。

尤其邱和順的年紀與李立丞的阿公相近,果不其然,初次訪視時他看到年邁虛弱的邱和順一手扶著胸口、一手扶著椅子邊緣坐下來,印證了心中對於邱和順的初步形象。李立丞提到,邱和順與訪客見面時通常會唱歌給對方聽,當天邱和順也現場演唱自創曲《心連心一起來造福》送給李以及其他夥伴。

當時李及其他人認為,也可以透過唱一首歌的方式回覆邱和順的好意與歡迎,於是大夥兒現場演唱《晚安台灣》送給邱和順。「後來氣氛突然凝結了五秒鐘,充滿一種尷尬的感覺。」李立丞自嘲,大夥兒唱完歌之後沒想到現場氣氛頓時凝結,邱和順也突然愣住不知如何反應。

後來隨著對案情的瞭解與認識,李立丞仔細思考那凝結的五秒鐘究竟是什麼涵義?他認為,那也代表著邱和順長年被囚禁在看守所、與世隔絕的困境。他提到,邱和順在台北看守所32年的歲月裡,都是「唱歌給訪客聽」居多,然而突然遇到「主動唱一首歌」的訪客,也打破了邱和順長年的囚禁生活與想像。

靜默遊行隊伍中,由司改會志工、台北大學法律系四年級的李立丞飾演待在台北看守所長達32年的邱和順。

繞行活動尾聲,由死刑冤案倖存者徐自強替飾演邱和順的李立丞解開手銬。

今年11月份中旬,司改會與其他民團籌辦「海旺天光邱和順特展」系列活動前,李立丞也到看守所再次訪視邱和順。他將邱和順與訪客見面的空間,也就是「台北看守所接見室」記錄下來,作為展覽的參考與素材。

尤其在靜默繞行活動中,李立丞除了戴上手銬腳鐐,也以黑布矇眼,他表示這就像是邱和順長年「不見天日」的處境。隨著瞭解越來越多與邱和順案相關的內容,李立丞篤定地說:「很希望他趕快出來,很希望有一天能看他走出看守所!」

「我一直以為自己很能理解邱和順在看守所的痛苦,但是今天戴上手銬繞行時,我很慚愧地發現,原來帶著手銬走路也非常痛苦,然而這只是邱和順每一天日常生活的一小部分而已。」尤伯祥認為,即便「戴手銬」靜默遊行僅是象徵性的動作,卻是邱和順每日的煎熬與苦痛。尤伯祥也呼籲,唯有透過蔡英文特赦邱和順的方式,才能終結台灣司法的錯誤與酷刑。

【延伸閱讀】
距離自由不只10公里   民團籲蔡英文特赦邱和順(2020.05.13)
憂死囚邱和順冤死獄中   民團號召萬人連署、呼籲總統特赦(2020.04.15)
邱和順案再審抗告   退休刑警:法官的良心是最後希望(2015.07.07)

邱和順案辯護律師尤伯祥呼籲,唯有透過蔡英文特赦邱和順的方式,才能終結台灣司法的錯誤與酷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