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民, 族群, 社運發電機

【新聞稿】我的痛,你在笑:要求《大尾鱸鰻2》立即道歉

文/原住民族青年陣線

賀歲片《大尾鱸鰻2》在片中出現:一群穿著達悟族傳統藤衣、背甲,並喊著反核廢口號的達悟族人,主角最後對著族人說出「肖仔」、「臭哄哄」等負面詞彙,上映後即引發眾多批評論戰。各類媒體對少數族群的偏見與刻板印象,從廣告、綜藝節目、新聞到電影,閱聽人鋪天蓋地的接收這類的訊息,讓原住民族被單一化、他者化的形象深植閱聽者的腦海之中,容易形成偏見及歧視。

從早期《報告班長2》當中原住民角色戲謔的口音,在句尾加上「的啦」,一直到今天,仍有人認為這是原住民講話的腔調,這證明了電影的傳播能力、以及媒體渲染造成的傷害有多廣泛。

不久前《鐵獅玉玲瓏2》也因為揶揄賽德克族而引來撻伐,最後《鐵獅2》作出回應與改正,並與賽德克民族議會達成和解。從《報告班長2》一直到《鐵獅2》,我們以為電影從業人員應該要有所警惕,但這次《大尾2》的傲慢態度,絲毫沒有多元文化的思維,踩著達悟族人三十年來的核廢傷痛「嘲笑」,還可以義正辭嚴地說出:「懂得笑就不會恨了。」

這是誰的傷痛,又是誰在笑呢?當邱瓈寬導演舉著創作自由的大旗,聲稱台灣不應分裂的時候,達悟族人仍然在政經弱勢的情境中,淪為拼貼笑料的電影片段,這樣的創作自由忽視了達悟族的苦難根源、弱化了爭議跟衝突應該追究的對象、就此憑空揣想一個團結的社會,究竟是誰在分裂誰?誰在製造紛爭與消費族群?我們笑不出來,也不想要再忍痛,我們將在電影公司舉行「超渡歧視法會」,希望未來不要再有此類事件發生。

我的土_你在占‬
要求核廢料立即遷出蘭嶼 因此,我們強烈主張,政府必須立即落實承諾,將核廢料遷出蘭嶼,從原住民族的角度,核廢料不只是惡靈,更代表了這個國家自殖民以來、漠視原住民族權益,將原住民族傳統領域蠻橫奪取的荒謬歷史。

在邱瓈寬導演的回應裡面,她以為薛弗西斯不斷推動的滾石是人類對荒誕命運現況的反抗;但很諷刺的,我們看見,國家在原住民族身上加諸的種種壓迫,正像電影裡達悟族的抗議片段一樣,是可被替換的群體、是演員的笑料,正正隱喻達悟族作為經濟弱勢、為殖民者消磨殆盡的角色。

如果國家無法尊重原住民族的主權地位、如果達悟族只是為電影墊背,那麼我們還能做甚麼呢?這就是身為原住民族的悲哀嗎?我們無法接受、我們也不會接受,政府與社會,共構的這一幅荒謬場景。

你的國_我的家‬

要求國家推動文化互信機制 我們認為,《大尾鱸鰻2》並不是無知的歧視心態的先例,很遺憾地,我們也必須說,這很有可能,也不會是最後一例。因為環顧國家政策、教育制度,我們看不到政府積極主動消弭衝突、促進對話的誠意與方法。

早在兩年前課綱爭議時,原青陣便問過相同的問題(https://goo.gl/OM9K6d),但是至今,原住民族的課綱觀點仍然付之闕如。如果教育制度持續缺乏多元共存的觀點,那麼我們如何能期待,不會有下一個以諧音嘲弄歷史英雄、以笑話拼貼苦難場景的偽搞笑作品產生?更有甚者,原住民族基本法子法制定期程延宕至今,每當有獵人帶著祖靈的榮耀上山,下山時帶回來的不是獵物,是手銬;這樣層層削弱原住民族文化機制的國家法律,我們必須說,它本身就是無知的歧視心態最大的生產者,與獲利者。

回頭檢驗這幾百年來的殖民者,我們要的不只是平反與尊嚴,而是國家必須正視原住民族多元共存的主權地位,主動積極的將原住民族觀點重新放入教育裡面、完成原基法子法訂定、並且落實原住民族智財權的聲張,從頭反省身為殖民者的體制與歷史因素背景,才能有效翻轉無知的歧視心態,讓台灣各族群重新建立文化互信的機制,真正共生共榮。

訴求:
一 立即向達悟族人道歉
二 修正及移除歧視片段
三 要求教育制度納入原民觀點
四 要求核廢料立即遷出蘭嶼
– –
達悟青年Sy•Mavevw發言文字稿;
https://www.facebook.com/IndigenousYouthFront/posts/1250722561622746:0

延伸閱讀》

「懂得笑」,也不用建立在別人的痛苦上

標籤:,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