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稿, 性別, 投稿

LGBT模範自治體─大阪市淀川區公所同志友善施政

圖片:一走近大阪市淀川區公所,就有同志友善的文宣。
(本文所有圖片來源:淀川區公所文宣)

文 / 宋瑞文(舊名宋竑廣)

「想和同性伴侶養小孩,打電話去領養機構詢問,諮詢狀況卻出人意表,無法溝通,不免懷疑起自己『我們連想對社會有貢獻也不行嗎?』感到悲從中來。」「同志家庭在日本絕對不會少,現在就有很多同志養育子女。」

在大阪市淀川區公所辦理的同志聚會裡,不同意見此起彼落,區公所職員進一步整理出結論:「擔心小孩被歧視的家長不只同志,老年家長、身障家長、外籍家長等等都會,首先,改變人們的看法很重要。」「一個適任的家長,有歧視偏見或排除同志是絕對不行的。」

首屈一指的同志友善區公所

這幾年,同志權益在日本的中央與地方政府皆有進展,但在台灣對於比擬婚姻制的登記制較為關心,其他日本同志權益進展便缺乏同等的曝光,而事實上,從同志的整體權益,與政府的友善表現來看,還有很多優秀的日本案例值得另眼相待。這回「台日同志新聞」的主角、大阪市淀川區,便是可圈可點、令人盛讚不已的佳例之一。

大阪市淀川區在2013年開全國風氣之先,發表〈LGBT支援宣言〉,透過在職進修、手冊宣傳等方式,推廣同志友善環境;2014年,更和非政府組織「虹色多樣性」合作,進行各式各樣的同志平權工作,吸引不少媒體注意。標舉友善招牌的政府單位,不在少數,但淀川區所展現的積極與誠意,倒是日本罕見。

一走近淀川區公所,在門口就有代表同志友善的大面六色彩虹旗;標榜多目的使用的廁所,也有彩虹標誌;為免民眾看到六色彩虹不明所以,白板上寫了清楚說明;在給市民閱覽的文宣架上,有同志新聞「虹色news!」;步上樓梯,職員們正在進行同志友善進修,所見所聞都是友善話語,給人溫暖與勇氣;包括區長在內,全體職員(含約聘與臨時職員)參加課程時,識別證上頭也都有彩虹標誌(見下圖)。

LGBT-2

施政成效分明

淀川區的同志友善施政,不是只有名目,更有紮實的內涵。官方報導上,區公所全體職員共236人無一遺漏,哪一天哪一回有多少人次上課才達成全員普及,數據分明。除了基礎的友善課程,還有進階的、培養員工成為活動領隊的工作坊,學員們要帶「功課」回家,比方想像自己是不出櫃的同志,或者家人中可能有未出櫃的同志,如此生活會有什麼不同,寫成報告帶回來討論。

負責同志友善業務的股長松山雅彥說:「2014年4月時,我分發到市民協作課。其實之前在別的單位上過友善課程,但除了『也有這樣的人啊…』沒有別的感想,4月到這邊後,自己想了很多狀況,比方說如果兒子跟我說他想穿裙子,我會怎麼回答,為此煩惱了兩個月。之後和同志當事人談過後,讓我有新的認識,我只是擔心社會會不會欺負這樣的孩子,可是女兒也好兒子也好都是自己的孩子,支持他們不正是父母的職責嗎?」

吸引同志 也吸引一般人

不管在台灣或日本,一般人和公務員的互動,多半是民眾受不了了跑去抱怨,行政部門好不容易才開始想辦法處理,但在淀川區,是行政部門主動向民眾詢問「有沒有什麼問題或困擾?」而且還是一般人缺乏關注的同志族群,因而獲得好評,漸漸出現「想移居過去」之類的迴響。

在2016年度,淀川區公所和非政府組織合作,透過大大小小的公家管道反覆宣傳六大項服務。一、意見交換會,一年四次,由同志當事人和區公所職員會談,視主題商議具體的施政內容。二、啟發活動,為促進社會對性少數的理解,每年舉辦兩次演講,一次以職場為主題,另一次是教育,不論哪一場都包括基本介紹,讓新手方便參加,並透過文宣、展覽、新聞等,宣傳同志平權。

三、同志諮詢專線。一個月八次,每次五小時。不方便利用電話的聽障人士,可約面談。四、交流空間。每月兩次,開放社區的交流空間,在那裡,同志可以利用網路取得在家裡和學校不容易取得的友善資訊,在圖書館等地不易取得的同志書籍,或者和同好自由活動,也可以預約諮商。五、區民意識調查。透過對區民的民調,了解友善工作的成效。六、聯合都島區、阿倍野區,三區共同發行、推廣「給學校教職員的LGBT友善手冊」。

LGBT-3

圖片:淀川區公所介紹六大項同志服務的宣傳小冊封面封底。 (來源:淀川區公所官網)

每一項服務工作都有不同的內涵,例如從諮詢專線的來電裡,可以發現同志在不同年齡層的困擾等等。一般政治人物的友善宣示,常常只有表面,例如領袖表示友善,組織卻無作為,成員也一無所悉;相反的,淀川區公所透過抽樣問卷,了解居民對同志友善工作的認識狀況,分析並且調整施政。值得一提的是,有3成民眾是透過區公所紙本刊物而非一般媒體、網路得知,應是不善利用大眾媒體的老年居民,突顯了區公所文宣的長處。

在淀川區公所發行的學校友善手冊專題新聞裡,可以感受到市民協作課負責股長松山先生的理念:「要像做草根運動一樣,不踏實是不行的。」手冊募集了同志學生心聲,從相關座談的回收問卷裡,確實掌握宣傳成效:還有友善政策對第一線教師的影響:「文部科學省宣示對跨性別中小學生的友善措施內容,還說『沒有(性別認同障礙)診斷證明也可以幫忙』,真是太好了。」「雖然有政策佈達,但還是有很多學校不知道怎麼做,同事沒有出櫃的,閒聊時對同志缺乏認識也是家常便飯。」

對多元社會的願景

區公所職員小林女士說:「希望有一天,(目前還不方便出櫃的)同志老師和他的伴侶,可以承歡膝下。學校友善手冊的封面,畫的是10年後淀川區的願景,有外籍人士的子女、身障同志和老年同志等等。雖然是以同志角度切入,但其實透過這本手冊,還可以切入許多的少數族群,我希望它不只是改變世界的契機,還能改變我們看待事物的角度。」

世界各國的同志權益,有不少是共通的,不管台灣或日本,應該都有出櫃或者職場友善等題目,而在日本淀川區公所辦理的同志座談裡,有的在台灣倒不常見。例如2015年3月意見交換會主題是「LGBT與防災」,對於區公所職員來說,防災是熟悉的職責所在,「但阪神大地震都過了20年,相關資料裡卻沒有同志的身影。」重新感受同志在社會中的缺席。對於行政部門的他們來說,一般災民的生活就已經很複雜了,如何對應到性少數的存在,將是更需考量的課題。

LGBT-4

圖片:淀川區公所發給學校教職員的同志友善手冊封面,標題是「性有各種光譜──如何營造與守護學校安心.安全的環境」。

從自身業務思考同志的存在,在比較常見的、負責家暴業務的保健福利課也是一樣,該部門的職員感想是:「和伴侶的關係,越是親密他人越是無從得知,有封閉的特性,雖然希望有人知道,但對誰都說不出口,有著獨特的封閉感。或許家暴的受害者,和性少數的各位,有類似的感受吧。即便只是發聲也好,希望能盡自己的一份微薄之力,讓淀川區成為,即便身為少數,也能夠安身立命的典範社會。」

畢竟是政府部門,淀川區公所的積極作為,給民眾新的政治期待。參加過活動的學生說:「在淀川區看到日本最棒的同志支援服務,讓人感受行政部門的可能性,雖然也有和公部門關係良好的NGO,但做到這個程度,有著民間無論如何也無法企及的層面。相對於認真接待同志的區公所職員,現在還慢吞吞的日本政府,或許可以托他們的福,而有所改變。」一般備受讚揚的政府作為,多半是經濟、環保等題目,在這裡,性別相關施政,同樣可以燃起民眾對政治的希望。

就像連結起不同族群的區公所職員一樣,聽障同志組織代表山本芙由美,有類似的心得:「我實在非常高興,淀川區第一次辦理和同志的意見交換會,題目就有聽障同志,聽障同志有『聽障』與『LGBT』兩種身份,是複合型的社會少數,要怎麼解決相關困難,還有許多要學習的地方,希望淀川區可以成為,包括聽障同志在內,各式各樣的人都能順利生活的社會。」如同前面提到的諮商專線可以另約面談,淀川區的許多同志服務都備有手語即席翻譯。

 

LGBT-5

圖片:淀川區公所第一次同志意見交換會,以聽障同志為主題,學習用手語來溝通聽障同志事務。

圖片:淀川區公所第一次同志意見交換會,以聽障同志為主題,學習用手語來溝通聽障同志事務。

小結

同志活動備有手語翻譯、顧及不同身份同志的淀川區,目前還沒有實施登記制(評估中),但因為在各個層面的積極友善作為,在日本一樣蔚為話題,可見登記制或婚姻平權,只是同志權益的一個面向;同志如何要求、評估政治人物或政治部門的友善程度,還有許多可以切入的角度。

反過來說,對於社群出身的候選人也是一樣,自2001年台灣首兩位同性戀立委參選人詹銘州、陳文彥開始,同志參政已不是新聞,但發展到今天,同志政見的詳實程度,卻不見得與時俱進,當年詹銘州提出包括伴侶權在內的「工作社福」、「公民參政」等八大項完整同志政見,而如今是否存在著,青出於藍、兼顧不同身份同志的、具體詳盡的施政藍圖?──被稱為「LGBT模範自治體」的淀川區,是同志可以借鏡取經的理想鄉。

***〈台日同志新聞〉是作者在weReport調查報導公眾委製平台上,募款集資中的案子(剩不到20天可以捐了!),如果你對本文這樣的系列報導有興趣,歡迎到這個網頁認識提案內容並線上捐款支持。http://we-report.org/proposal/9686

標籤:,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