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報導, 教育

消失的永達師生 教職員篇》四散漂流 工作難求

文/公庫記者黃怡菁

永達技術學院停辦兩周年,被逼退的教職員們該何去何從?追討校方欠薪的一審官司敗訴後,仍有35位教職員持續上訴。公庫記者依據可取得的二審訴訟團教職員名單,逐一訪查近來現況,在連繫上的29位教職員中,超過五成在被迫失業後,至今還是沒有工作。

若將教師、職員分開來看,能在大專院校繼續擔任教職的教師比例兩成不到,且皆為「兼課」性質,無穩定薪資收入、超過半數教師仍然失業,至於轉業的教師,只有一人已考上公職,其餘兩人務農、一人轉任宗教神職人員,一人改行電機設計,但也都感慨薪水待遇大不如前。

職員失業後,同樣超過半數沒有工作,僅一人在廟宇擔任廟務人員、一人靠著兼課、接案子維持生計,其中一位職員雖找到政府約聘僱工作,但一年期到,又再次失業。

永達二審教職員訴訟團現況_4

永達二審教職員訴訟團現況,教師超過半數如今失業沒工作,兼課收入不穩只能賺取鐘點費,寒暑假並無收入。

失業教職員 四處兼課工作難求

停辦當下53位被迫退休的教師,平均年齡53歲,孩子多半還在讀大學,家庭經濟重擔只能暫時由另一伴支撐,甚至已經開始「吃老本」,走一步算一步;而被迫資遣的11位教師,平均年齡僅45歲,其中有教師的孩子才要上小學,經濟壓力正要開始。

少數得以在高屏地區兼課的教師,嚴格來說屬於「非典型勞工」,當時永達8月宣布停辦,但大專院校通常5、6月就已訂好9月開學後的課表,教師除非在永達教書的時候,便已同時在他校兼課,否則都有空窗期。加上近年不論公私校都出現教師缺額緊縮的現象,有教師告訴記者「其他學校教師都自身難保了」,實在很難輪到永達教師得到正式的教職工作。

當初帶領教師們追討欠薪、抗爭的建築系教師賴福林為例,雖在屏東大學兼課,看似還留在教育界,但薪水一個月只有8000元,且不見得每學期都能開課,「這樣的工作算正職嗎?」今年5月與高教工會合辦記者會踢爆永達停辦後,董事會已揮霍校產3億元是「假退場、真掏空」,當時賴福林也心寒地指出,學生、老師對董事會而言「就像垃圾一樣」被踐踏。

儘管有少數訪查到的教師,生活起居以高雄為主,離開永達技術學院後,還能奔走在高雄應用科技大學、高雄師範大學、高雄海洋科大、樹德、高餐等校之間,開設通識課。不過,以國立大學副教授職等鐘點費795元計算,某位受訪教師一個月在四所學校兼課,學分數幾乎已達副教授每週兼課上限的十二小時,累計鐘點費頂多三萬元左右,相較過去正常給付的月薪七萬,連一半都不到,而且寒暑假也得不到鐘點薪資。

職員方面,續留在職4人、被迫退休職員9人、被迫資遣5人。訴訟團中,有職員好不容易在永達技術學院,熬了四年的約聘雇升等正職,卻又遭逢欠薪,乃至於失業,如今載浮載沉,進了鐵路局擔任約聘人員,一年到期又再度失業。

電機系師轉田園務農 「貨車壞掉也不敢修」

「種香蕉跟教書,心情的落差就是有薪水領,跟沒薪水領,差滿多的。」永達技術學院兩年前停辦,擁有中山大學光電博士學歷、被迫退休的電機工程系教師李立民,如同多數永達教師,離開學校後,就再也沒有以正職教師身分於其他大專院校任教。

「有時候口袋真的沒錢耶!等香蕉賣個幾百塊,才去加油;貨車壞掉也不敢修,直到檳榔賣了一萬多塊,才又覺得可以修了。」礙於所長光電學的設備、雷射儀器昂貴,難以自行創業,李立民改捲起袖子,在父親留下來的農地種植香蕉、檳榔維持生計。年收入一路從校方過去正常給薪的百萬元,到打折、欠薪後的六十多萬,持續下滑到現今的二、三十萬。

民國七零年代,李立民先是在中科院擔任技士,婚後有感於父母親年事已高,身為長子的他決定回到家鄉屏東任教,永達技術學院一待就超過二十年。經歷過永達技術學院風光時期,也一路伴隨學校走向關廠,恰巧自己罹患鼻咽癌,適逢學校開始走下坡,當時的他,已經鮮能付出體力與心思,全神貫注於校務。直到2008年的某天,翻開存摺發現薪資進帳金額被扣減,才知道這場私校捲起的狂風暴雨,正一步步往師生逼近。

IMG_9093

永達電機工程系教師李立民被迫退休後,留在家鄉種植香蕉等作物維持生計。

教職員陷入無助狀態 教育部補踹一腳?

大學教師薪資分為本俸、學術研究費、主管職務加給等,而光是學術研究費就佔據薪資的一半左右。永達始於2007年惡修教師勞動條件,少發半個月年終獎金,隔年正式停發並開始實施減薪政策,學術研究費被校方打七折;2009年,學術研究費七折再打七折,等於一半的學術研究費都拿不到,額外的導師費、超鐘點的鐘點費也同樣被扣減。

到了2013農曆年前,教職員準備包給長輩、小孩的紅包錢,已不知道該如何籌措,因為那時的他們,開始一連八個月領不到薪水,校方積欠薪資達1億8000萬元以上,逼得教師同年9月包車北上抗爭,呼籲教育部接管董事會。陳情時,一名戴口罩的潘姓助理教授,甚至隔空對著他的中央大學土木所教師,也是時任教育部長蔣偉寧喊話:「你不能這樣放任你的學生,這麼可憐悲慘,八個月沒有薪水!」

對於接管董事會的訴求,時任教育部副技職司司長饒邦安當下搬出《私校法》第25條,回應教師們,董事會違反法令或捐助章程且限期改善未改善者,才得以向法院申請解散董事會,「而且教育部不能接管喲!」氣得現場永達老師和高教工會直接怒嗆官員「欠薪還不算違法嗎?」

在2015年《教師待遇條例》還沒催生立法前,當時的《私校法施行細則》第33條即規定,私校教職員薪給準用公校之規定,永達從薪資打折到積欠教師薪資,已明顯違反該條文,且迫使校內教職員從兩百多人自行離退到剩下停辦時的六十多人,不但以惡質手段違法解雇,根據《教師法》第15條,學校減班、停辦、解散時,校方和教育部都有責任協助老師輔導遷調或介聘。

但私校教職員面臨校方欠薪,苦等不到主管機關教育部的即時救援,非得過了六、七年,學校瀕臨潰散,處境才得以現形,而當下教育部只想盡快推動高教退場,交出「高教轉型成功」的成績單。至於失業後的工作媒合,數十位訪查到的教職員均表示,教育部沒有給予實質性的幫助,號稱的轉介平台只是「空口說白話」。《教師法》第15條並無能保障私校教師,更別說行政單位職員,只能隨風飄散自求多福。

永達欠薪

2013年9月,遭欠薪的永達教師北上控訴教育部瀆職,要求教育部接管董事會,但停辦至今,永達董事會仍未解散,且二度提出轉型計畫,期待將校地轉為他用。圖片來源/公庫資料庫

李立民

永達教師李立民2013年也參與抗議行動。圖片來源/公庫資料庫

賴福林

永達抗爭教師代表賴福林至今持續帶領教職員打官司,追討學術研究費等欠薪。

遠走他鄉打工度日、修養身心 教職員盼重新出發

知本溪汩汩流淌,台東風災過後一周,山林毀壞,老舊三合院樑木框架搖搖欲墜,屋瓦窗戶已不知去向。永達運動健康與休閒系教師陳松盛,被迫退休後,跨越了中央山脈,來到台東知本,只為遠離熟悉卻殘酷的校園。

「面對學生很慚愧,不想再和學生見到面。」沒能把學生帶到畢業,是陳松盛身為教師在學校關廠後難以面對的瘡疤。而失業對陳老師的家庭經濟,比起其他教職員,更是雙倍衝擊,因為自己的太太,也是永達教師。

陳松盛

永達運休系教師陳松盛,失業後轉往台東觀光飯店業打工,因體力難負荷等因素已離職暫緩工作。

學校關閉,等於全家慘遭斷糧,但陳松盛當下也不打算留在高屏兼課,「與其遭受不必要的眼光」不如嘗試轉行。由於運動健康與休閒系過去有著豐富的飯店產學合作經驗,陳松盛因此決定轉向服務業,於台東朋友開設的飯店旅館業,從事勞力性質工作,內容包含飯店前台清潔、雜務辦理、冷氣硬體維修等,每日工時10小時左右,薪資兩萬一千元到兩萬六千元不等。只是,五十多歲的他,已不再年輕氣盛,體力負荷不了長工時,維持兩個多月即暫緩飯店工作,目前決定先待在知本山區調養身體,重新出發。

陳松盛2

陳松盛民國74年進入永達任教,校方薪水打折至停辦期間,總共被欠薪約161萬元。

八個月的積欠薪資, 2014年學校停辦前雖已償還,但2008年開始實行的減薪政策(薪資打折),累計積欠教職員六千多萬的薪水,到現在還沒有著落。永達在官網上片面宣稱「已無積欠離退教職員薪資」,教育部於近日受訪時亦強調「永達技術學院跟教師之間沒有欠薪問題」,然而,現實生活中,教職員們和高教工會,卻如同小蝦米對抗大鯨魚般,還在進出法院與永達董事會搏鬥、上訴追討欠薪當中。(詳見系列報導後續訴訟篇)

回顧2014年10月立委蘇震清偕同教師、校方、教育部召開的協調會中,永達老師問的一句:「教育部究竟是聯合學校董事會,再踹老師一腳?還是會再站在老師這邊?」答案在兩年後,呼之欲出。

系列專文:

募款計劃:我們為什麼要作這個專題報導
消失的永達師生  學生篇》我們是大學退場犧牲品
消失的永達師生 教職員篇》四散漂流 工作難求
消失的永達師生 訴訟篇》永達藐視私校法 教職員二審上訴追薪、討尊嚴

標籤:, , ,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