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報導, 教育

消失的永達師生 學生篇》我們是大學退場犧牲品

文/公庫記者黃怡菁

2016年夏天,南臺灣炎熱的屏東市區,處處可見鳳凰木熱焰綻放,本該為畢業季拉開序曲的屏東老牌工科學校–永達技術學院,驪歌旋律卻已在兩年前嘎然而止。重回停辦兩周年的校園,司令台、操場,盡是一片荒煙漫草,校樹疏於整頓,枝葉潦倒,覆蓋住一旁象徵培養工科人才的齒輪塑像,而隔壁代表辦學精神的創校人銅像,存在更顯諷刺。

齒輪

無心辦學 永達握有15億校產仍宣布停辦

永達技術學院前身「私立永達工業專科學校」成立於1967年,在七、八零年代,大學與技職專科分立的時期裡,永達是許多南部學子報考五專工科的前三志願。為台灣造就工業人才的永達工專,支撐起經濟發展背後重要的勞動力。1999年,永達改制為技術學院,全盛期學生總數曾將近一萬人。

但到了2006年開始,學校連續更換四任校長;2007年少發教師年終獎金,隔年起,減薪、欠薪接踵而來。接著,校方裁併科系,部分教師在不得已的情況下先行離職,校園教學品質越趨惡劣,日文初級、進階混班上課,美容設計系生被迫修工科課程以抵免無人開課的學分…

即便握有15億5513萬元校產,永達董事會依然決定終止辦學,2014年7月31日申請停辦,教育部八天內火速批准,607名學生沒能捱到畢業,一夕之間成為外人口中的「廢校生」。

「當時在六月學長姐的畢業典禮上,校長還跟我們保證永達不會倒,結果到了八月,我們看新聞才知道學校要關了,真的一陣錯愕…」當下只剩一年就畢業的永達建築系進修部四技學生小林(化名),在學校停辦兩周年後,依然無法忘懷那年夏天,突然其來的高教退場浪潮,是以怎樣的面貌將無辜學生狠狠打翻入海。

img_8775

轉學開銷大 學生咬牙硬撐「差點沒飯吃」

現年34歲的小林來自單親家庭,父親在她八歲時過世,大學時期的學費、生活費、家庭開銷、房屋租金,全靠自己賺錢供給,原本就讀文藻外語大學的她,為了讓妹妹有足夠學費就讀公立大學,於是自己先暫停學業、出社會賺錢養家。

有感於自身從事的工程營造業,需要專業證照技能,才能突破低薪困境,小林最後決定重拾書本,白天繼續工作維持收入、晚上在永達技術學院建築系進修部四技修課,精進本行技能、完成未能完成的學士學位。

小林說,她原本已經打算好2015年一畢業,就會報名考取建築師和土木技師的證照。能否一舉考上是一回事,但至少這是翻身的重要機會,然而,繳了三年學費,永達技術學院無預警說停辦就停辦,校方也沒能輔導學生到畢業,人生規劃霎時間亂了陣腳,除了經濟再次受到考驗,也差點錯失考取專業證照的條件。

當時,永達八月宣布停辦,學生得在一個月內倉促安排九月開學的各項事務,由於永達技術學院為屏東縣市唯一擁有建築系進修部的學校,所以小林和同系學生,最鄰近也只能被安插到高雄的正修科技大學的建築與室內設計系。但眼看就快開學,欲登記校內住宿,根本已經來不及申請,只好在校外租房,且須辭去原本位於屏東的工作,在高雄重新求職。

「當初會讀夜校,就是家境比較不好。」雖然一年可領清寒補助金3萬5千元,但小林 九月轉學到高雄,光是外宿租金就得先自掏腰包近兩萬塊,「現在為了轉學,我積蓄都快消失了,還差點沒飯吃。」在咬牙硬撐的情況下,小林的餐飲花費只好能省則省,「飯菜或麵食會請店家分量加大,一天只吃那一餐就好。」

1/5永達生中輟? 5科系生 找不到鄰近對應校系安置

永達停辦時學生被安排轉置的包含高屏地區的正修、高苑、和春、美和、樹德、輔英、大仁、東方、慈惠醫專等技職校院,台南的崑山、中華醫事科技大學,更遠的還有新竹的中華科大以及桃園創新技術學院共14間學校。

但當時應受安置的625名在校生,其中接受教育部轉置的學生僅498位,剩下的109位永達學生,後續狀況為何?教育部現任技職司長馬湘萍表示,「有些可能是自行申請轉學,所以不在教育部的追蹤名單。」

不在轉置名單內的109位永達學生,究竟多少比例沒再繼續升學?教育部未進一步提出數據,僅說明當初轉學他校的498人,目前已畢業人數為286生,「其餘可能還在唸。」而根據校方近期向教育部二度提出的轉型計畫中,109生當初都是「放棄安置」的,日間部佔45人、進修夜間部38人、進修學院假日班23人、外籍生3人,自行於期末轉學者18人,並沒有被計算在109生內,因此可推估2014年永達停辦當下,輟學生達五分之一。

%e6%b0%b8%e9%81%94%e5%ad%b8%e7%94%9f%e5%ae%89%e7%bd%ae%e7%8b%80%e6%b3%81

以小林的建築系進修部四技為例,與她同屆同班生共7人,最後只有3人轉學後,繼續完成學業。其中家住枋寮的兩位學生,經不起天天通勤高雄,皆放棄就學;另外兩位同學,也因工作位於屏東,轉學到外縣市修課不符合現實狀況,課業停擺。至於小林的大一升大二學弟賴景亮的班上更慘,幾乎全軍覆沒,如今只剩一人繼續就學。「白天工作到晚上六點半我都還在營建工地掃地,根本趕不過去高雄上七點的課。」賴景亮解釋,無法同時兼顧工作和課業的結果,只能輟學。

轉學面臨的困境不僅於此,即便克服食宿、通勤、經濟等問題,永達技術學院包含建築系進修部在內,至少有5個科系班別,無法找到學制相對應的鄰近學校,其實建築系進修部被轉置去的正修「建築與室內設計系」,也並非正宗「建築系」。但依照《專門職業及技術人員高等考試建築師考試規則》,只有本科系「建築、建築及都市設計、建築與都市計劃科、系、組」領有畢業證書者,得以直接申請應考,否則得再通過考選部學分審核認可,才具考取建築師執照資格,讓學生直呼轉學根本只是「硬塞」到其他校系。

安置說明會學生憤怒提問 教育部回應敷衍草率

檢視教育部面對建築系,最攸關的考照問題,當初如何處理?回顧停辦當下2014年8月18日,時任教育部技職司副司長饒邦安帶領專員南下永達舉辦的安置說明會,影片中建築系學生在Q&A時間多次舉手發言詢問官員「教育部能確保建築系不管轉去哪間學校,都可以報考建築師執照嗎?」「『建築系』才能考照,但正修的『建築與室內設計系』真的可以嗎?」

一場四百多位學生、家長出席的安置說明會,Q&A問答時間僅40分鐘左右,學生們如同熱鍋上的螞蟻,各科系生都把握機會,積極揮手、呼喊,盼教育部能看見自己的焦慮,給予機會發問。「轉學後的學分抵免,能不能講清楚?」「交通住宿怎麼辦?」「轉置的所有一切細節要認定,不要學校不甩我們的時候,教育部又推給學校,最後我們欲哭無淚。」

建築系、生物科技系、機械工程系…等學生家長一一拋出質疑,不安與惶恐瀰漫整座大禮堂,但當時負責回應的官員饒邦安幾乎都以「私下個案處理」含糊敷衍學生。發給學生的轉學志願表,還附上切結書,要求學生必須認同安置結果,否則後果自行負責,氣得學生們當下拉高分貝語帶哽咽朝著官員怒吼「切結書,我們要為我們什麼東西負責?」「學校完全沒和學生溝通,今天如果你也是坐在下面的學生,你覺得你有好好安置嗎?」

而針對建築系考照問題,教育部在安置說明會上的態度同樣草率粗糙,饒邦安當時只用一句話回答學生「問過考選部了,這部分(轉去正修)沒有問題。」就趕緊跳過學生的疑慮,形式上點了幾位同學發問,卻給不出具體回答,安置說明會結束前,饒邦安留下四百多位沒被解決問題的學生家長,堅持帶著公事包長揚離去。不過,建築系進修部學生也不甘示弱,持續向教育部爭取受教權益,且發動聯署聲明,要求教育部開設有別於正修科大建築與室內設計系的「建築系專班」解決考照問題。教育部事隔一周後,再派專員單獨與建築系生開會,坦承「今天早上」才又和考選部確認過,正修科大「建築與室內設計系進修部」的確不能直接考取建築師執照。

數次與教育部官員反映、協調、開會,也一度被官員拍桌斥喝「叫你轉就轉,意見那麼多!」但這群學生在轉學後兩個月,用積極、不妥協的態度終於爭取到永達專班,轉學後,校方得照原來建築系學分授課。「如果當初可以在永達畢業,我們連土木技師都可以考,因為老師都幫我們算好學分了。」儘管專班解決建築師執照問題,想考取雙證照的小林,在土木技師執照方面,因學分抵用問題導致她錯過土壤力學課程,應考資格無法被考選部認可,經過百般波折,才又讓教育部同意由正修科大教師,一對一開課,協助她完成課業。

「以前都覺得師長說什麼,就做什麼,但現在已經懂得為自己爭取了,不能事事妥協。」多折騰了一年,2016年夏天,小林正式取得建築師、土木技師學分資格向國家報考證照。

教育部輔導安置永達技術學院在學學生聲明書

面對校方遺棄,永達學生自行發起「教育部輔導安置永達技術學院在學學生聲明書」,向教育部爭取受教權。

教育部火速批准永達停辦 學生:我們是犧牲品 

「倒校的時候,你教育部什麼都不知道,那還蓋章批准學校停辦!」一張公文判生死,小林直言痛批「我們都是這場高教退場的犧牲品。」永達2014年7月31日申請停辦,教育部前部長吳思華同年8月6日一上任,就馬上批准,7日宣布停辦。永達師生哀鴻遍野之際,吳思華當下反而得到外界「有魄力」的肯定,上任一個多月後,拋出五年內要讓大學減到100所以下計畫,以解決高教過剩問題,也被外界視為「教育部長提出了少子女化的高教解方。」

但處理高教過剩的手段,該如此粗暴嗎?當時為何沒能等到學生畢業再停辦?教育部現任技職司長馬湘萍於受訪時強調,2013年教育部要求永達提出改善後,出動專案小組六次訪查監督,發現永達裁減科系、併班嚴重、學分抵免相當不尋常,已無法提供學生正常的教學現場,所以認定應立即停辦,不過馬湘萍也坦承,沒能讓學生念到畢業再離開確有不妥,若未來大學繼續發生倒閉潮,教育部將要求校方「先停招再停辦」,該校生可選擇轉學,亦可選擇原地畢業。

經歷大浪無情襲捲的狼狽、獨自攀爬上岸的無力,即便成為前車之鑑,這波高教退場最大的受害者,仍是學生自己。

賴桑學生

永達技術學院建築系教師賴福林與進修部輟學生賴景亮重返空蕩校園。

系列專文:

募款計劃:我們為什麼要作這個專題報導
消失的永達師生  學生篇》我們是大學退場犧牲品
消失的永達師生 教職員篇》四散漂流 工作難求
消失的永達師生 訴訟篇》永達藐視私校法 教職員二審上訴追薪、討尊嚴

 

消失的永達師生 高教轉型篇》教育部推私校轉型 校產落入校董口袋

標籤: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