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消失的永達師生 高教轉型篇》教育部推私校轉型 校產落入校董口袋

永達技術學院被迫退休教師賴福林指向校園內圖書館大廳內,推疊的電腦主機等設備,皆為教育部獎補助款購入之硬體,賴福林認為校產實在沒理由透過高教轉型落入私人口袋,應回歸公共教育資源。

文/公庫記者黃怡菁

屏東2014年相繼停辦的高鳳數位內容學院、永達技術學院,皆被外界視為「受到少子女化首波衝擊的高教退場。」然而,理所當然地將大學關廠歸因於少子女化,容易讓人忽略台灣私校,其實還普遍存在著家族私有化、校產當家產的嚴重問題。

永達技術學院停辦,就等同「高教退場」嗎?向校方追討欠薪的建築系教師賴福林說,每逢外人問他「永達不是退場了?」「你們怎麼還在開記者會?」他的內心總是氣憤又無奈,甚至不知道該怎麼解釋何謂「高教退場」。教師被迫離職了,學生從課桌椅上消失了,社會大眾以為學校退場了,但董事會根本還沒被解散。

鼓勵高教退場轉型 私校停辦擁有三年改善期

根據私校法,學校遭輔導列管後,有兩種方向可依循,一是教育部以私校法第25條,向法院聲請解除董事會職務,日後再派駐公益董事善後,有機會將私校資產導向公共化;二是依據私校法第70、71條,核定學校停辦並且給予董事會轉型的空間,私校經教育部同意後可改辦其他教育、文化或社會福利事業。

若私校轉型成功,第二種方向無疑是將學校推向私有化的過程,除非私校停辦三年的改善期限已到,仍未轉型成功或重新辦學,才會依照私校法第72條解散原董事會。而私校停辦、解散,進入到最後一關「清算」的流程之前,教職員積欠薪資才會成為優先清償對象。

永達技術學院退場流程的處理上,教育部始終以接管董事會於法無據為由,拒絕以第一種方式讓私校資產導向公共化,而是按照既定政策,給予私校誘因,期望透過高教轉型解決少子女化衝擊。

%e9%81%ad%e8%bc%94%e5%b0%8e%e5%88%97%e7%ae%a1%e5%ad%b8%e6%a0%a1%e6%b5%81%e7%a8%8b

學校遭輔導列管後,可朝向公共化發展,但教育部政策採取高教轉型,政策將導致校產朝私有化發展。

私校董事會遲遲不解散 公共校產恐將私有化

「辦學都辦不好了,憑什麼還來要辦社福事業?」私校董事會得以在法律的保障下借屍還魂,高教工會帶著強烈的質疑與批判。永達技術學院停辦後,2015年董事會提出「台一天賞村」計畫,打算設立「宣道創業中心」、「庇護安養樂園」、「傑人國際村」、「雙福創業村」等號稱可打造出屏東友善高齡環境的社福園區。

永達停辦當下仍握有15億元左右資產,雖然初期的校地、建物為創校董事捐資,但日後的土地、建築、儀器設備,資金來源都還包含了教育部獎補助款、學生學雜費、校務基金、社會捐贈等。高教工會指出,光從民國83學年度到102學年度永達受政府補助及捐贈收入,二十年間就達10億多元。

%e5%8f%b0%e4%b8%80%e5%a4%a9%e8%b3%9e%e6%9d%91

永達技術學院停辦後,提出「台一天賞村」轉型計畫,雖然此計畫審查未通過,但今年7月公庫記者走訪永達校區,仍見此招牌掛在校舍內。

「台一天賞村」預定設立的12項機構設施當中,有8項經營模式列為「投資開發」,民眾使用必須付費。擔心永達轉型美其名為改辦「公益事業」,實際上,則是動用學雜費、教育部獎補助款組成的公共校產,落到董事會私人口袋,再以社福機構名義賺錢獲利。因此,高教工會屢次召開記者會,呼籲校方盡快償還教職員薪水、別再動轉型的歪腦筋,也呼籲教育部解散董事會,改派公益董事重組。

「台一天賞村」轉型計畫,在董事會欠薪爭議未果的情況下,儘管被教育部打了回票,但永達依然抓緊最後一年的改善期機會,繼續提出新方案,今年又以「文教基金會」為名,採教育、社福兩種模式,以終身教育、職訓教育、企業包班和長照安養多元內容做轉型,計畫再次送交教育部審查當中。

永達董事會捲土重來,轉型計畫能順利闖關嗎?這麼恰巧,還躺在教育部修改、研擬的高教轉型條例草案,似乎給了一盞明燈指引。

永達發放教職員慰助金 為消弭爭議加速轉型?

今年七月底,永達董事會、教職員從屏東北上,來到時代力量黨團辦公室,與高教工會、教育部官員圍著會議桌排排坐。永達代理校長李耀松、董事會機要秘書同時為家族成員的王義賢穿著襯衫西裝褲,與官員肩並肩坐同一側,而穿著POLO衫,成員幾乎全數失業的教職員們,則與高教工會坐在對面邊。

是什麼風吹來?讓壁壘分明的勞資雙方難得願意在法庭外協商談判?原來,永達重新申請轉型計畫的同時祭出一筆款項,並告訴教師職員若校方可順利處分仁武校地的租用權和地上建物,其處分價金將優先以「慰助金」名義發放給被迫離退的教職員們,依據董事會制定的年資標準核發,每人上限50萬元。

然而領取慰助金,教職員須簽同意書,永達董事會葫蘆裡究竟賣什麼藥?變賣資產難道要推給教職員作為背書嗎?教職員在高教工會的陪同下,決定面對面商討,一探究竟。

發放慰助金的用意為何?高教工會要求校方說明清楚,但協調會議上,反倒是教育部技職司張姓專員多次替永達董事會發言、補充意見,且開宗明義表示「慰助金」是董事會對教職員的「人道關懷」,過程中甚至數次提及同樣字句,好似慰助金是天賜恩賞。

至於代理校長李耀松,解釋慰助金須簽同意書原因時,脫口說出「放棄抗爭」,高教工會秘書長陳政亮當場質問董事會「抗爭」包括什麼?包不包含欠薪訴訟?李耀松才又趕緊澄清慰助金和官司是兩回事,而此時的教育部技職司張姓專員再度幫腔、消弭質疑。

永達和教育部口頭上否認發放慰助金的用意,是為了擺平教職員對校方追討欠薪的訴訟抗爭,但翻開永達再度提出的轉型計畫申請書,內容提及尚在立法階段的高等教育創新轉型條例第16條,訂立出慰助金規則:「私立大專院校經主管機關核定停辦、…其教職員依據相關法令辦理退休或資遣時,學校法人得提供教職員優退慰助金,並由主管機關提供部分補助。」

永達點出了慰助金構想來自於高教轉型條例草案,接著計畫申請書裡的這段–條文說明裡這樣寫著:「…茲考量渠等人員係遭遇非自願性失業而離開教育現場,為降低渠等人員反彈,爰於法定退休及資遣給與外,鼓勵學校法人得視學校財務狀況提供教職員優退慰助金,並由主管機關提供部分補助。

慰助金的真正用意,從永達轉型計畫申請書裡,找到了答案,說到頭來,根本不是教育部技職司張姓專員口中的「人道關懷」,只是為了高教轉型政策能盡早交出成績單、私校永達董事會得以趕在改善期限內成功轉型社福機構。

Image8

永達技術學院總資產於2014年7月31日退場時,仍高達15億5513萬元,高教工會發現,停辦的兩年多來,永達支出的金額卻高達3億元、資產縮水1.7億。擔心校董家族五鬼搬運,高教工會多次呼籲教育部立即解散永達董事會。

台灣就讀私立大專院校的學生高達七成,六成以上教職員任職於私立大專院校,目前已有35間學校遭列管,若以永達作為高教退場的前例來看,學校停辦到轉型過程中,未來三十多所學校也比照辦理,將嚴重犧牲全台師生工作權受教權,而辦學不佳的私校董事會們卻能脫身免於懲處,還能換個身分繼續營利,而這之中,加速教育公共財推進私人領域的最大幫兇,無非就是教育部。

甚至,高教轉型條例為鼓勵私校改辦文教、社福事業,在土地變更方面規定「為使私立大專院校改辦程序流程更便利…各目的事業主管機關應優先協調都市計畫主管機關,辦理迅行變更程序。」政府一再拋出誘因,連快速通關的辦法,都事先替私校清出暢通管道。

民進黨政府沿用國民黨舊思維,高教工會辦公室主任陳書涵感到相當遺憾,陳書涵說,即便民進黨新政府在私校法的修改上,規範增設公益董事,但問題的真正核心還是私校法開了轉型後門,「你沒有在私校法把防線做好,未來高教轉型條例通過,其他私校如果看到永達轉型後的獲利,比辦學更大,只會加速將學校辦到倒而已!」(未完待續)

 

系列專文:
消失的永達師生  學生篇》我們是大學退場犧牲品
消失的永達師生 教職員篇》四散漂流 工作難求
消失的永達師生 訴訟篇》永達藐視私校法 教職員二審上訴追薪、討尊嚴

消失的永達師生 怎麼辦篇》問題私校政府接管 資產納入公共使用

募款計劃:我們為什麼要作這個專題報導

標籤:,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