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民

和小英還是朋友? 巴奈:不可能被騙第二次

採訪 / 管中祥、陳睿哲 ‧ 整理 / 田舒媛

去年八月一日,蔡英文總統向原住民族道歉,並提出劃設、公告原住民族傳統領域土地等具體承諾。但原住民族委員會今年2月14日公布的《原住民族傳統領域劃設辦法》卻將私有地排除,只有公有地的開發需要原住民同意。有原住民運動者認為此舉硬生生剝奪了約100萬公頃的原住民族傳統區域,2月23日在凱道舉行記者會,要求原民會主委夷將.拔路兒道歉下台,隨後並在凱道紮營持續抗議,至今超過十日。

抗議者當中,最受矚目的當屬曾經受邀在總統蔡英文就職典禮上演場的歌手 Panai Kusui (巴奈)。她被視為總統的好友,但在去年總統蔡英文道歉典裡後,即曾於凱道抗議典禮不尊重原住民。當時蔡英文後來親自現身凱道溝通,化解歧見。但在半年後的這次抗議過程中,巴奈在與警方的推擠中倒地、衣服遭拉扯。巴奈與夥伴們就地抗議十日以來,沒有再度感受到來自總統府的誠意。

《燦爛時光會客室》主持人管中祥日前在凱道訪問巴奈。巴奈在鏡頭前談到總統蔡英文向原住民族道歉後這半年,她個人對於民進黨政府的言行觀察,也談到她怎麼看和「小英總統」之間的友誼:

管中祥:除了剛剛馬躍的專訪之外,巴奈也已經在這邊很多天。我在網路直播看到你被拖拉,甚至衣服要被扒掉,非常不捨與難過。你當時的心情是什麼?

巴奈:我沒什麼心情,我就是要在這裡等總統府給我個滿意的回應。因為小英(半年前)說:「你隨時要來你就來啊,不用在這裡等。」可是我們打電話他們都不理我們啊,不是沒有接電話就是接了電話就說現在很忙晚一點再回電話,可是就沒有。

總統道歉半年後 不再是好朋友?

管中祥:可是你已經在這裡九天了,這麼忙,忙到沒有時間、沒有其他人來看你或跟你聊天?畢竟小英也說她是你的好朋友不是嗎?

巴奈:在八月一號對原住民族群道歉的時候,她說我是她的好朋友,我可以接受;可是半年後,她現在說我是她的好朋友,我就沒辦法接受。她就是用騙的嘛。他們不只很聰明,還很會滿口仁義道德──我引用施正鋒老師講的話,就是這樣。

巴奈:我那麼高興又一次政黨輪替,這對台灣社會意義非凡。可是我就覺得自己深深受騙。(吳東牧攝)

因為我不是太聰明,我就是比較慢、需要比較多的時間觀察這件事情。蔡英文說給她時間、「相信我,我是來做事的。」好啊,我相信,而且我那麼高興又一次政黨輪替,我認為這對台灣社會意義非凡。可是我就覺得自己深深受騙。當那布在我們的記者會上講說:「那兩顆請幕僚交給妳 (蔡英文) 的檳榔,我要把它要回來,因為妳不配得到我的祝福!」這對原住民來說是何等的屈辱,給你東西還把它要回來,而且我還告訴妳我不會祝福妳。我覺得這已經是我們最壞最壞、口出惡言就是這樣了。因為我們所有的一切都需要被祖靈祝福──被祖靈祝福的時候會得到獵物,那是祖先給的禮物──所以我們對自己的言行舉止有很多自制,才會得到祝福。我覺得那是一種失望,也覺得很難過,也哭了。

但是我不要再哭了,因為就是有一個強大的、看不到的手在掐著她的喉頭,她可能很想對她的好朋友關心,可是她不能,因為這跟利益有關。誰的利益?當然是看不到的財團的利益。他們永遠都躲在政黨後面。我們一次一次透 過選舉、政黨輪替的循環,然後每次選前說的都做不到,下次要選的時候又承諾──我覺得不用再給任何說法,我要的是具體的作法:你就直接把劃設辦法退回去、讓夷將下台,因為他太可恥了──他這麼粗暴、粗暴、粗暴地對待我們,這樣對嗎?他三十年前站在指揮車上,帶領學生、站在街頭;今天公布這個辦法這麼粗暴,這太沒辦法讓人接受。今天站上凱道,是不得不──除了這個辦法,我沒有別的辦法了。

不後悔總統就職獻唱 但不會被騙第二次

管中祥:身體是弱勢者最後的武器。你用自己的身體去面對這麼龐大的政權,你會害怕或失望嗎?換另一句話來說,畢竟你當時也在總統的就職典禮上唱歌,你會後悔、難過自己做了這樣的事嗎?

巴奈:不會。我真心對她有很大的期望。她是一個女性,對女性來講這意義非凡。對我個人來講是很高興的,對民進黨政府也是充滿期待,只是現在就是徹底失望,被騙、被騙、被騙。今天開記者會,民進黨的立委也不出來跟我們站在一起,他們就是聽黨的旨意。我們堅持站在我們應該站的位置,總不能大家都去當官嘛,總是要有人還可以好好睜大眼睛監督這個政府都在做什麼。

我只是比較笨、我只是比較慢,可是你不可能再騙我第二次了。我雖然很單純,日子過得很快樂,可是我也要學得聰明一點,不要再被騙。年輕時,我寫《流浪記》是在寫我十七歲第一次自己坐火車從台東到台北,從台北車站坐計程車到西門町。我問計程車司機多少錢,他說四百塊。我那時候不敢問為什麼那麼貴、不敢跟他討論,我連問這個問題的能力都沒有,我後來才知道我被騙。我就是這樣一點一點慢慢學,因為我願意學習,所以我今天才可以站在凱道上面無所畏懼。我沒有什麼好害怕,我沒有什麼可以輸的了。

盼八方馳援 只要不被趕就不擔心

管中祥:其實對她(蔡英文)來講或許已經騙到了,甚至你已經幫她增添了滿多光彩。她可以不用再騙你,可是她可以不理你。如果她不理你怎麼辦?

巴奈:長久以來中華民國政府需要原住民包裝時,就邀請我們上台;當他們要犧牲原住民的時候就不熟了。

管中祥:這跟過去只要在慶典上面找原住民去唱歌跳舞是一樣的。

巴奈:是啊,他就是把你打趴在地,然後把你抬走。即便她(蔡英文)口口聲聲說你是她的好朋友,我不會再相信了啦,不用有說法,我們聽多了,所以就直接給我們做法。

管中祥:但是你們在這裡九天了人又那麼少,她一直不理你怎麼辦?

巴奈:只要守住不被清走,我就不擔心。所以我真的很希望路過、方便陪我們夜宿的朋友,請用你的身體來聲援我們。因為我們不想被清走之後再回來,我們就變成不理性的人,我們沒有要不理性,我們是沒有別的辦法了。主流媒體對我們一點也不關愛,這個議題也不討好。所以我現在也在規劃我凱道的第一張專輯,請朋友們幫忙寫歌,我要在這裡錄音。我不知道要出一張、兩張還是三張,我都可以做,我就是在這裡等。等到我死的那一天還不給 (答案) 的話,看看有誰可以繼續等。當然是希望明天就可以回家,對不對?但沒有人可以知道。

管中祥:如果現在要請你向你的老朋友,包括夷將、包括蔡英文說句話,你想要跟他說什麼?

巴奈:做政府應該做的事,把它做出來。也許我們會從接下來的作法裡面再一點一點拾起希望,那就要看你們的作為是什麼。就是這樣,非常簡單。

巴奈:面對政府的背信和失格,我們一起反抗!

【同步閱讀】《燦爛時光會客室》第145集:道歉不知何處去 傳統領域一場空?

【了解必讀】
原住民傳統領域排除私有地 原民團體痛批政府袒護財團
《燦爛時光會客室》第116集:小英秀完謙卑原民轉型正義盡日付流水?

【延伸閱讀】
和小英還是朋友? 巴奈:不可能被騙第二次
馬躍.比吼:道歉只是開始,我們不會放棄爭取權利
蔡英文道歉之後,就能和解?

巴奈:我就是在這裡等。等到我死的那一天還不給 (答案) 的話,看看有誰可以繼續等。(吳東牧攝)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