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工, 移民/工

移工遊行要求廢私人仲介制度 反對長照市場化

文/公庫記者許詩愷

今日(4/30)台灣移工聯盟、國際勞工協會等組織率領約四百名外籍移工,提前舉辦勞動節遊行,要求政府廢除私人仲介制度、廢除就業服務法第53條使移工可自由轉換雇主,並反對長照市場化,希望政府保障看護工的勞動權益。

「全台60萬外籍移工替我們完成捷運、高鐵等公共建設,並深入傳統產業和家庭,扛下台灣最基層的各種工作」群眾們先將諷刺標語貼滿勞動部廣場,再步行前往台北車站,最後抵達總統府前舞台,途中台灣移工聯盟成員則對著行人宣講,呼籲大眾應重視移工們的權益。

 

 

而針對仲介制度爭議,台灣移工聯盟成員賴郁棻解釋,目前多數移工來台,或滿三年需換約時,都要向仲介繳交八到十五萬元的費用,而被高額債務約束的移工為了存錢,生殺大權便落入惡質仲介、雇主手中,不敢反對他們的非法行為。賴郁棻認為,政府應介入勞資不對等,更被資方壟斷市場的移工就業環境,當雙方提出需求後,再由政府負責媒合和監督。

「台灣的勞工想換工作時,難道也需要老闆同意嗎?」國際勞工協會專員陳容柔表示,就服法第53條禁止移工轉換雇主,若移工面臨前述的不合理待遇,只能默默忍耐合約到期,變相強化資方的控制力,她更強調,如果政府放任長照服務市場化,照護品質便將隨貧富差距擴大,既造成台灣家庭的沈重負擔,資方也恐在削價競爭下節省成本,降低看護工的勞動條件。

 

 

 

此外在去年1月4日,蔡英文當選前曾和「工人鬥總統」會面討論勞工政策,她承諾會推動「喘息制度」改善移工的勞動環境,但實際上路後,各地社會局卻限制「已雇用看護工」的家庭不得申請「喘息」。陳容柔對此說明,該制度是由官方短期派遣一名居家照護員提供服務,原先預想本方案能幫助外籍看護工得到合理休假,降低他們的過勞情況,如今政府只做了半套,後續仍無聲無息。賴郁棻則痛批「種種放任態度,便證明政府其實不願意承擔對移工、長照的責任。」

 

至於受到相關影響的聲援者中,也有數名身心障礙者乘著代步車加入遊行,其中一名成員坦言,因為照護工作對家人們的負擔太大,他才會不得已聘請看護工幫忙,但聘金和人力等細節都掌握在仲介手上,許多身障者和看護工只能只能遵從仲介們的規則,經常形成「弱弱相殘」。一同聲援的人權公約施行監督聯盟執行長黃怡碧表示,今年初新政府邀請專家來台進行「國際人權兩公約」的實行審查,其中便有委員建議,台灣應盡快提升外籍移工的生活和就業環境,她希望政府別再逃避。

最後群眾們將標語折成紙飛機射向總統府,勞動部則回應,外籍移工屬於「補充性」人力,為避免擠壓本國勞工就業空間,才會限制不得轉換雇主,家事類勞工則不分國籍,目前皆未納入勞基法,勞動部更稱雇主若不想透過仲介,可使用「直接聘僱聯合服務中心」直接聘請移工,他們也會逐步建立仲介評鑑機制。

標籤:,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