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工, 社運發電機, 移民/工

【新聞稿】看見非公民——反薪資脫鉤,要求政策共同決定權!

文/台灣移工聯盟/MENT

反對基本工資與移工薪資脫鉤 —移工越廉價 本勞越悲慘

2018/1/7移工大遊行前,在民進黨政權砍了7天假、為財團開路、減稅並繼續修惡勞基法之後,立院再度傳出民進黨立委為資本家分化本勞、移工的「外勞薪資脫鉤」提案,政策規劃中的「最低工資法」也出現移工薪資脫鉤呼聲。十幾年來,不論國民黨或民進黨執政,不時就會有「外勞薪資與基本工資脫鉤」的聲音出現。然而,真如資本家所言,移工與基本工資脫鉤後,本勞便能加薪、便能減少失業嗎?

民進黨首次執政的2001年,當時的勞委會主委陳菊為了回應資方團體的脫鉤要求,在經發會上提出雇主可從外勞薪資扣除膳宿費。截至目前為止,雇主可以依法從外勞薪資中扣除五千元膳宿費,因此實際上外勞的薪資早就與基本工資脫鉤。

移工薪資脫鉤只肥了資本家,不會使本勞加薪!

然而至今17年來,移工廉價的勞動力讓資本家賺飽飽,GDP每年都成長,但是本勞的薪資有增加嗎?22萬至今沒有法令保障的看護工,原本不成文跟著基本工資調漲,也在2007年被當年的主委盧天麟以看護工不受《勞基法》保障脫鉤掉了,而本勞看護工,有因此而更容易找工作?更不失業嗎?

從統計上來看,台灣的GDP每年成長,但是,自從台灣存在廉價勞動力後,每人平均實質薪資並無成長,更有越來越多的產業,移工本勞的薪資甚至趨同趨低。道理很簡單,一個市場裡如果兩顆橘子,一個大又漂亮只賣5塊,另一個看起來差不多卻賣10塊,誰會花10塊去買橘子。薪資脫鉤,是不分國籍的打壓,是整體勞動條件的惡化,本勞移工將一起承擔苦果。

今天遊行現場除了移工,也有很多本勞團體站出來反對移工薪資與勞基法脫鉤。唯有認清「外勞薪資脫鉤」是長期以來資本家為分化勞工以增加其獲利的技倆,且訴求同工同酬同權,在同一條船上的勞工,才能一起反抗剝削、爭取更好的勞動條件。

共同生活,共同勞動,卻沒有參與政治的權利

台灣引進外籍勞工已經二十五年,且人數逐年攀升,目前已有超過67萬的移工在台工作、生活,其中有的人在台留期限更長達十四年。60幾萬的移工越來越是台灣不可或缺的勞動力。但是不論在製造業、漁業或家戶內,在台移工,幾十年來,一直是最邊緣、最底層的勞動力。而政府制訂的移工政策:「不得轉換雇主」、「高額仲介費」,「家務工無法令保障」等,都使移工們在台灣的處境,形同奴工。

60幾萬移工一起生活在同一塊土地上,為社會運轉付出勞動力,但是他們卻無法參與公共政策的決定權,他們是沒有政治權利的一群人。

移工公投,訴求非公民政治權

移工遊行自2003年舉辦以來,大多訴求改善血汗勞動為主題,然而今年的主題為「看見非公民」,訴求移工政治權,並自2016年9月開始舉辦移工公投活動,正式將移工爭取政治權納進移工運動的進程,希望與台灣社會共同思考以下的提問:

1.在全面執政的民進黨政府推動為資本導引的新南向政策、為資本服務的勞基法修惡,以及為資本開拓市場的長照政策/社會福利制度下,討論「人民對政策表達意見的權力」,別具意義。我們透過在台移工,以其被迫當了20多年「當代奴工」的非公民身份,邀請「公民們」一起思考,高票當選的執政者及代議士們,先透過「民主選舉」的公權力取得,再透過公權力操弄,變更法令、制定政策,所規劃出的台灣社會目前的藍圖,可是你我對於發展的期待、對於勞動及生活的想望?

2.我們也藉此提出討論:面對「家務工無法令保障」、「高額仲介費用」、「不得自由轉換雇主」等,這些使台灣社會存在「當代奴工」的相關移工政策與規定,台灣公民是否真的同意?而這群與我們共同生活已有20餘年、在台已有67萬多人,把生命中最精華的青壯年時光貢獻給台灣的長期照顧、重要建設與產業發展的藍領移工/非公民,對於把他們壓在勞動底層的這些政策制度,是否真的不該有表意決定的權力?3.基於勞動條件的差異,移工和本地勞工對於爭取勞動條件進程已有落差,在面對資本挾公權力之便,一步步創新出愈趨壓迫的新自由主義剝削體制之時,勞工間若再因公民身份之有無,造成陳抗、結社、表意等參與公眾事務的政治權差距,那麼工運中常喊的「跨界團結」豈不因公權力劃分的公民身份與否而擴大了差異?而這樣層層的差距,工運應如何超越面對和處理?

看見非公民:共同生活,共同決定

因此,我們選擇發起非公民的政策投票行動,以行動表達我們的政治宣示:藍領移工不應被當成拋棄式的廉價勞動力,而必需被正視為一群跟本地公民一起勞動與生活,且支撐著基礎產業、長期照護的「非公民」。台灣社會的發展與進程,應該是在台灣共同生活的公民與非公民,一起決定。

一萬一千多名移工參與公投,53個公民團體聯署支持

2017年9月,我們開始了「移工(模擬)公投」的行動。這是移工運動的一個新階段。

台灣移工聯盟在全台灣設置20多個固定及行動票點,從2016年9/17起至12/31止,每個星期日開放移工自由投票。雖然受限於移工假日不足,資訊獲取不易,但活動期間仍有一萬一千多名移供參與投票。同時也有1539名個別台灣公民共襄盛舉,以及53個公民團體聯署支持非公民的政治權訴求。公投題目及投票結果,統計如下:

公投題目非公民票數公民票數
同意不同意無效同意不同意無效
  1. 家務勞工

應有勞動法令保障

11,2343731,5101217
  1. 廢除仲介制度

強制政府對政府直接引進

11,24521441,4397426
  1. 移工

應可自由轉換雇主

11,25017431,4556618
總票數11,3101,539

公民/非公民共同努力,朝向「社會該有的發展方向」

今天遊行隊伍中「不完整的大人偶」,象徵著在台灣社會眾多的非公民。因為國籍的差異、職業的差異以及政治身份的差異,導致他們在長期生活的土地上,甚至對與他們密切相關的政策等也無充分的發言權與決定權;另一方面,這個不完整的大人偶也呼籲台灣公民們,能看見這群長期被排擠在邊緣、壓在底層的非公民們。

遊行最後,所有參與遊行的公民/非公民們,將把印有選票章的旗幟,一起插在土地上,象徵著我們共同努力的方向和願景:在這塊土地上共同生活的人們,能透過對於政策的討論,相互看見;更將以這樣的相互看見為基礎,共同討論出這塊土地應該有的發展方向。

對於公平、對於民主,我們將有新的認識與定義,而期待這樣新的視野,能推進社會有別於現狀的新的發展!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