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工

風雨中上街爭權益 移工大遊行籲「看見非公民」

文/公庫記者洪與成、趙宥寧
照片協力/kan

兩年一度的移工大遊行今(7)日登場,今年以「看見非公民」為主題,並從勞動部前沿途高喊「Together we live, together we decide.」遊行至至凱達格蘭大道,訴求台灣政府正視移工在台工作、生活、參與相關政策決定的權利。遊行過程中雖然遭逢豪雨,仍有上百位移工與聲援者參與,甚至有來自印尼、南韓與香港的工會團體跨海前來支持。

主辦單位台灣移工聯盟(MENT)製作4個人偶,依體型不同分別名為「大非」、「小非」,其中大非一半的身體是空心的,藉此象徵非公民在台灣的權利並不完整。在勞動部整隊出發前,參與遊行的移工與民眾一同拉起一面寫著「不得自由轉換雇主」、「仲介制度」、「家務工無法令保障」等移工目前在台面臨困境的巨型布條,隨後一起將其撕碎;接著一面「反奴旗」從勞動部前的鷹架緩緩降下,再由群眾高舉著,表達移工不願再繼續忍受如同奴隸般的待遇。

遊行隊伍整隊出發前,一面「反奴旗」從勞動部前的鷹架緩緩降下,再由群眾高舉著,表達移工不願再繼續忍受如同奴隸般的待遇。

台灣移工聯盟指出,根據勞動部最新統計,目前在台移工人數多達67萬人,其中又以製造業移工40.7萬人最多,看護工24.9萬人次之,營造業、漁工也各多達1萬多人。這群移工在台灣成為不可或缺的勞動力,與我們共同生活、工作,甚至是繳納稅款,然而不論在哪一種行業,移工往往是最邊緣、底層的勞動力。而政府制定「不得自由轉換雇主」、「仲介制度」、「家務工無法令保障」等制度,更讓移工在台處境跌入深淵,形同是一種奴役。

參與遊行的移工與民眾一同拉起寫著「不得自由轉換雇主」、「仲介制度」、「家務工無法令保障」等移工目前在台面臨困境的巨型布條,隨後一起將其撕碎。

除了上述三項讓移工飽受剝削的政策之外,近日勞動部在預計明年提出的《最低工資法》草案,討論本勞、外勞薪資脫鉤的議題引發外界關注。台灣移工聯盟表示,自台灣存在廉價勞動力之後,雖然台灣GDP每年都成長,但每人平均薪水就是不曾漲,甚至有不少產業中的本、外勞移工薪資一同走下坡。台灣移工聯盟強調,薪資脫鉤將成為不分國籍的打壓,社會也將一同承擔整體勞動條件惡化的苦果。

然而,移工引進台灣25年來,卻未曾讓他們有對於自身相關政策充分表達意見、進而影響決策的機會。為了讓社會大眾了解移工處境,同時讓非公民得以表達對自身相關政策的意見,台灣移工聯盟在去年9月發起史上第1次、為期3個月的「移工公投」,設定三大議題,分別為「家務勞工應有勞動法令保障」、「廢除仲介制度,強制政府對政府直接引進」、「移工應可自由轉換雇主」,以行動表達政治宣示。雖然不具法律效力,仍有超過1萬1000名移工參與公投,同時也有1539位台灣公民共襄盛舉、53個公民團體連署支持。

在遊行終點,台灣移工聯盟在主舞台上公布為期三個月的公投結果。其中在「家務勞工應有勞動法令保障」中,同意票有1萬2744張、不同意15票、無效票90張;「廢除仲介制度,強制政府對政府直接引進」同意票1萬2684張、不同意95張、無效票70張;「移工應可自由轉換雇主」同意票1萬2705張,不同意83張、無效票61張。

現場公布為期3個月,由1萬1000多位移工、1000多位台灣公民一同投票的移工公投開票結果。

活動最後,台灣移工聯盟以這3個月以來的「移工公投選票」,將人偶「大非」的另一半身體填滿,期望能以這次由非公民親身表態的結果,作為爭取非公民政治權的第一步。現場參與遊行的民眾,也把印有選票章的旗幟一同插在台灣土地的模型上,期望以相互看見作為基礎,「共同生活、共同決定」,一起努力、討論這塊土地的發展方向。

【延伸閱讀】

《燦爛時光會客室》第172集:25年爭不到工作保障 移工模擬公投投什麼?

世大運走向國際 台灣移工幾無政治權利

「非公民」爭政治權利、勞動保障 移工公投正式開跑

台灣移工聯盟以這3個月以來的「移工公投選票」,將人偶「大非」的另一半身體填滿,期望能以這次由非公民親身表態的結果,作為爭取非公民政治權的第一步。

現場參與遊行的民眾,也把印有選票章的旗幟一同插在台灣土地的模型上,期望以相互看見作為基礎,「共同生活、共同決定」,一起努力、討論這塊土地的發展方向。

凱道前的音樂表演,許多移工隨著節奏敲擊塑膠桶、手舞足蹈、呼喊口號。

來自印尼、南韓與香港的工會團體也跨海來台聲援,表示支持本次移工遊行的訴求。

 

標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