燦爛時光會客室, 移民/工

《燦爛時光會客室》第193集:沒有選擇的人生 偷渡客悲歌

陳淑敏 / 整理

3月19日,台東海域附近查獲30名越南偷渡客來台,兩人溺斃的悲劇;而遭逮捕的船隻「金春財號」據查過去曾有不少載運偷渡客的前例,偷渡客來台的案例日漸頻繁。

在移工團體、人權團體多年的努力之下,與移工權益相關的就業服務法在2016年已放寬,刪除「3年期滿出境」的限制;然而外籍移工在台處境仍然堪憂,越南偷渡客來台案例也層出不窮,去年也曾發生逃逸移工遭警察槍擊死亡。根據外交部數據,在台灣的越南外逃人數目前高達2萬4千人。

「非法外勞」、「偷渡客搶灘」是媒體上對他們常見的標籤,在現行法令有鬆綁下,為何仍然有大批越南人不採取合法來台管道,甘冒生命風險偷渡來台?燦爛時光會客室本週邀請新竹教區越南外勞配偶辦公室阮文雄神父對談,了解越南偷渡客悲歌!

怨不得人? 跨國移動只是個人選擇?

全球化下,人們的跨國移動變得日常化,不論是觀光旅遊、出差、打工,各種目的的移動路徑與移動條件,往往也反映了跨國移動者背後的社會階級的移動條件。

如同Bauman在全球化現象中提出的「觀光客與盲流」,全球化下的人群流動圖像有兩個族群,一個是有能力決定自己可以往哪移動的「觀光客」,一種是為了生存而被迫遷或無法掌握自己往哪移動的「盲流」。

觀光客旅行是因為他們想要(they want to);盲流旅行是因為他們沒有其他可以承受的選擇(they have no other bearable choice)。

偷渡客遊走在法律管制之外,搭著小船穿越洶湧的海洋來台賺錢,面臨可能喪命獲警察查緝追捕的風險;另一方面社會大眾容易對外來的他者,尤其是非法的群體帶有敵意。

主持人管中祥在開頭即提到:「偷渡客不只是個人意願問題,更涉及國際間的推力拉力。」究竟為什麼在台灣有那麼龐大的越南移工以及非法偷渡人士?阮文雄神父說,來台的偷渡客,主要還是經濟因素,迫使他們來台賺錢謀生。

「在鄉下的人,他們沒有選擇,因為經濟發展在大的都市,基本薪資250塊美金,鄉下只有100塊美金。」

家鄉貧困退無可退 冒險跨海求生

越南人來台灣期待可以找到比在母國更高薪的工作,希望解決故鄉家人的經濟問題。阮文雄指出,尤其一部分偷渡來台的人,儘管曾經來過台灣工作,但仍然沒有還清在越南當地的仲介費;自身的貧困問題尚未解決,曾經來台背負的仲介費又尚未還清,在雙重的經濟壓力下,在已知可能遭遇的風險前提下,眼前只只剩下偷渡一途冒險來台。

在貧困的生活環境下,他們的心理上已經被『條件化』,只有這個方法可以解決他們的困境,他們就冒這個險來台灣。

合法仲介費高達7000美金 若遭遣返債務滾雪球

阮文雄指出:「目前每個勞工來台工作,在越南當地要負債6000~7000美金。」越南當地仲介告訴他們,來台灣的工作輕鬆,一天只要工作四到六小時,大約半年到一年內就可以把債務還清。付出高額仲介費來台後,抵達台灣,越南移工們才發現在台灣的勞動狀況並非仲介口中說的如此美好。不只面臨不斷加班過勞、遭惡質雇主奴役剝削,經常被仲介公司恐嚇要遣返他們。在原本惡劣的工作環境下撐不下去,只剩下逃跑一途。

逃跑,讓合法的移工變成「非法移工」,一旦被抓,就是直接遣返。不只錢還沒賺到身上的債務累積越來越多,只好冒險再次偷渡來台灣。

在台灣礙於各種規定,被抓到的移工變成非法移工,一旦被抓,遣返回母國後,身上背負大筆仲介債務如同滾雪球。在來台還沒賺到錢、負債的沈重壓力下,別無他法,只能透過冒險非法偷渡的手段來台,才能夠還清身上的債務。

不論是合法來台的移工,或是出於各種因素被境管無法來台,只好偷渡來台非法打工的越南人士,阮文雄神父指出,這就是在台灣移工政策不健全下,所造就一連串的惡性循環。

管中祥提問到,過去十幾年來,仲介的問題一直存在,過去越南移工在台灣已經有那麼多悲慘的工作經歷,為什麼他們還是一直來呢?而越南內部又到底是什麼樣的一個國家?

阮文雄指出,在越南鄉下的基本薪資只有100塊美金,且政府當局專制,一般人找工作甚至需要透過紅包;另一方面,越南政府不斷鼓勵當地人出國賺錢,甚至鼓勵人民到柬埔寨、遼國工作,人們也懷抱著離開越南才能夠賺錢的夢想,卻反而離真實的資訊越來越遠。

阮文雄說,「越南本身是一個資訊封閉的國家,教育方式造成人民沒有獨立思考能力,年輕人只能仰賴政府的資訊。在越南現在鄉下村莊只能靠喇叭(地方廣播),當地政府傳遞訊息,他們只能聽這個訊息,沒有機會靠近多樣化的消息。」越南當地提供片面的資訊,在資訊不對等下,導致一批又一批的越南移工來台後,面對期望不符的幻滅,直到遠渡重洋來台之後,才發現被騙。

就業服務法52條鬆綁三年條款 移工處境獲改善?

就業服務法在2016年已修改,刪除「3年期滿出境」的限制,管中祥針對這點詢問道,三年期滿出境已鬆綁,難道沒有對移工的處境更有改善嗎?

阮文雄神父認為,NGO團體當然非常高興,畢竟推動修法已經推動了十幾年。只是沒想到最後修法通過,又看到新的現象。上有政策下有對策,目前得到的利益,仍然是仲介居多。

現在依據勞動部規定,有三種條件可以讓公司引進勞工,可徵求外籍人力需求的公司,公司類型可分為第一順位、第二順位與第三順位。

第一順位的公司有基本條件可引進外籍勞工,排序優先、申請門檻較低,但只能接「初次招募名額」;而在台灣最需要人力的,卻是第三順位的傳統製造業的工廠,申請資格卻又不比第一順位。

即使移工申請到延長三年在台,如果要到工廠工作,第三順位的工作廠卻不能夠聘僱「續聘勞工」。仲介公司反而建議移工回去越南再回來台灣,部分勞工就順著仲介與雇主的要求,先回去越南兩三個月,又多付了一筆仲介費再回來台灣。

阮文雄指出,這反而形成了一種弔詭的現象,明明台灣非常缺乏底層勞動人力,但缺工的工廠找不到人,勞工又找不到工作,人力供需明顯出現問題。

「在台灣的雇主卻不雇用從越南回來的勞工,持續對勞動部申請更多的外勞人力需求。台灣對外籍勞工的人力需求越來越大,但是在台灣的越南移工又找不到工作,新的勞工又一直進來。」有的仲介從中操作,形成「黑仲介市場」,在越南當地,勞工要多花7~8萬,透過黑仲介找到下一份工作。阮文雄質疑,其種恐怕有仲介與雇主共謀的嫌疑。

阮文雄認為,問題的根源,還是在政策方面必須全面取消仲介制度,不少NGO移工團體認為,台灣政府應該直接採取「國對國的直聘」;另外在外勞轉出/聘僱制度方面,全面取消順位限制,才能夠解決移工逃跑、仲介制度、侵犯人權的事件一再發生。

管中祥總結道,偷渡客的現象,不純然是經濟的問題,還有移民母國的政治問題。如神父所說,即使就業服務法做了修正,但是仲介制度不改,中間涉及剝削、資訊不對等。仲介角色應該扮演重要的把關者,才能阻止悲劇不斷發生。

遠渡重洋來台後 生活過得更好嗎?

管中祥好奇問到,偷渡客來台灣到底過著什麼樣的生活呢?生活真的過得更好嗎?

阮文雄指出,偷渡客順利來台之後,情緒上與身體上反而被仲介公司控制把持。「偷渡客在台灣長期活在緊張、憂慮的狀態;沒有健保,生病沒辦法看病;女性可能會被轉介去做非法賣淫工作,男人容易被毒品集團操控。」由於遊走在法律之外,鎮日躲躲藏藏,長期精神上的恐慌緊繃,更造成不少悲劇發生。

逃跑移工憂警追補 身心壓力大意外頻傳

阮文雄曾經幫忙過一名案例,一名婦女在工廠工作途中,因為聽到外面的警察巡邏車響,一時恐慌按錯機器按鈕,機器直接截斷左手;有些移工在被警察查緝過程中,從高樓墜下直接死亡。在山上的農工,7、8個人住在4米小房間。有的女性偷渡客在台灣意外懷孕生子,有婦女在非法診所生產,出血死亡,就算孩子順利生產下來,孩子淪為黑戶也沒有受教權。不少移工因為終日活在法律之外,更容易淪為人蛇集團控制的對象。

離鄉背井來台 家鄉親情難維繫

阮文雄聽聞越南友人表示,在越南當地離婚率非常高,已有家庭子女的多託付給祖父祖母養育,在越南當地子女的教育問題、家庭破裂在當地已經是很嚴重的問題。移工跨海離家隻身來台,無法兼顧母國的家庭關係。在台灣的孤單生活,遂產生一些情感問題,更間接導致原本的婚姻失和。

新南向政策應擴及人道關懷 阮盼國對國直聘、落實自由轉換雇主
管中祥認為,移工的問題不只是個人的經濟問題,更涉及到國家與國家之間的政策,如台灣政府積極推動新南向政策,但新南向政策不僅僅是經貿關係的推動,更該保障移工在台人權。

阮文雄認為,最大的問題還是在於仲介制度:「我來台灣快三十多年了,一直在講,要解決仲介制度,仲介制度存在,債務很重導致很多問題,應該直接取消採國對國直聘。」

其次,不少逃逸勞工因為被境管成了黑名單,阮文雄認為,如果政府持續用境管、黑名單方式控制移工,偷渡客的問題仍然不會解決。阮文雄認為,取消境管、放寬合法來台打工限制,才有可能徹底解決偷渡客的問題。

最後,政府更因落實移工在台自由轉換雇主,以及保障家庭幫傭的勞動權,以上措施才有可能進一步避免勞工逃逸,衍生後續一連串的非法移工困境。

管中祥總結到,台灣政府的新南向政策不只是經濟發展,人權保障與人道交流,更是台灣能不能走向國際社會的關鍵。希望政府能夠將南向政策擴及人道關懷。

【延伸閱讀】
《燦爛時光會客室》第127集:廢除三年出國一日 外勞能擺脫奴工待遇嗎?
《燦爛時光會客室》第172集:25年爭不到工作保障 移工模擬公投投什麼?
《燦爛時光會客室》第174集:移工逃跑中九槍 警方給不了的真相?!

標籤:,